第136张 高考在即

    十年磨一剑。

    只为这一场也许是青春的最后一次全力以赴。

    伴随着晨起之时天空飘落的朦胧细雨——

    高考如期而至了。

    雨天骑车十分不方便,就算是撑伞也免不了要被淋湿。

    虞渊这几天以来难得第一次收到叶梓茜主动给他发来的信息。

    叶梓茜让虞渊跟她一起坐车去学校。

    虞渊并没有拒绝。

    似乎只要是关乎到虞渊的事,叶梓茜就可以放弃掉自己的一切的坚持和原则。

    只要能不影响到对虞渊来说重要的高考,即便是自己现在跟虞渊待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叶梓茜觉得异常的煎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叶梓茜还是毫不犹豫地邀请了虞渊。

    本来就算今天没有下雨,原本叶铮延就坚持要让蒋承平开车送叶梓茜去学校的。

    毕竟是高考这样特殊的日子。

    叶梓茜和虞渊一同坐在车后座。

    两人一左一右,不算挨近。

    车内的气氛异常安静,只能听见从窗外传来的淅淅沥沥的细雨声,似有节奏地在敲打着车窗。

    两人似乎比第一次同坐一辆车时还要疏离。

    像是有莫名的东西隔挡在两人之间。

    连蒋承平都感觉到了异样透过后视镜看向坐在的两个人。

    明明才只过了不到几天的时间——

    说到底,叶梓茜的心就像是已经被层层叠叠的浓雾给笼罩住了,看不清楚任何方向,找不到哪一个出口,也挣脱不得。

    虞渊或许还没有猜到是什么原因,但他也并没有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开口去问。

    是故,两人皆是沉默。

    即使现在是早高峰的时间,车辆还是一路畅通无阻,周围附近的小学,中学部都宣布停课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为高考学子让路。

    透过带雨的玻璃,依稀可见沿途还拉了许多为高考考生加油的横幅。

    待车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虞渊先下了车。

    在叶梓茜下车时,男孩已经撑好了伞就在车边,像就是为了等着要给叶梓茜遮伞。

    虞渊的动作自然,未带任何拘泥和示弱讨好。

    明明是如此温柔绅士的举动,叶梓茜却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胸闷得厉害。

    原想开口拒绝,言明自己有伞,但当叶梓茜抬眸看向虞渊沉静的眼之后,叶梓茜却是一句话也说出口了。

    叶梓茜知道自己如今的行为就像是无缘无故地对他耍脾气,太任性了,而虞渊一直都是个聪明的人,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而虞渊的纵容,还有他温柔的举动,只会愈加让叶梓茜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向他“招供”。

    虞渊看着叶梓茜,温声开口道:

    “走吧。”

    蒋承平摇下车窗,鼓励道:

    “小姐,高考加油!”

    “谢谢蒋叔。”

    叶梓茜隔虞渊两人一起共撑一把伞往学校里走。

    雨水从伞尖上往下坠落,形成细密的雨帘,隔绝了一方小小的天地。

    察觉到伞明显的朝自己倾斜,叶梓茜皱着眉头,发现虞渊左侧肩膀都已经被伞上滴落的雨水给打湿了。

    叶梓茜原想要抬手将伞给推过去的。

    但还未抬起手,动作就顿住了。

    最后无奈,叶梓茜只能将自己的身形更靠近虞渊一点。

    虞渊似乎是觉察到叶梓茜的动作,眼中一闪而过的柔和。

    两人并不是在同一考场。

    在楼梯拐角处分别的时候。

    虞渊出声唤住了叶梓茜:

    “梓茜……”

    叶梓茜微怔了下才反应过来,其实虞渊叫她名字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

    “……嗯?”

    已经走上了几级的台阶,叶梓茜转过头去看着虞渊,等着他开口。

    虞渊用他惯有的浅淡嗓音说道:

    “考试加油。”

    回想起自己那天晚上对虞渊所说的话——

    她告诉他她一定会努力的,会好好的加油争取跟他考上同一所学校。

    而如今,这一切的设想都犹如泡沫一般易碎。

    再听到虞渊口中的这一句加油,叶梓茜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

    她费力地朝着男孩扯出了一个笑容,缓声道:

    “嗯……你也是。”

    *

    今年的考生还算是幸运的,并没有遇到科目题目出得偏难的卷子。

    若遇到有人问起考得怎么样的时候,叶梓茜也只会点到为止地说一声:还好。

    大家便以为是正常发挥,都在射程范围以内。

    安素因为早已经被预录取,所以这场考试对她而言并没有太大压力,而她如今更担心的事也不是这个——

    安素更担心的是叶梓茜。

    她这几天一直格外关注叶梓茜的状态。

    起初看着她和虞渊像是吵架了,安素还以为是不是叶梓茜跟虞渊坦诚了,后来才知道根本就是叶梓茜单方面的在逃避和冷战。

    考试这两天,安素几乎是一出考场就跟在叶梓茜身边的,叶梓茜越是表现得像个没事人一样,安素就越发担心。

    为期两天的考试也比预想当中过得更快些。

    当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广播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整个学校的氛围才像是在刹那之间都松懈了,下来。

    最后一门课是英语,也是叶梓茜最喜欢和擅长的科目,叶梓茜的考场座位刚好被安排在窗边——

    在做英语试卷的时候,叶梓茜一直听到从窗外传来的不绝于耳的蝉鸣声。

    盛夏的蝉鸣,仿佛要宣泄自己所有的生命力。

    禁不住的抬头望向了窗外,入目是满眼盎然的绿意,叶梓茜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些伤感,那就是这样的声音,她以后兴许再也听不到了。

    如同她再也回不来的,这三年的高中青春。

    在这段最纯粹的岁月里,虞渊毫无疑问的,是叶梓茜生活当中色调最浓烈的那抹色彩。

    那个在高二那年,带着周身的耀眼走进叶梓茜生命力的少年,让叶梓茜第一次尝到了,被人牵动着所有情绪的心情。

    再没有人能够如此。

    考试结束后,高三的毕业典礼是被安排在隔天早上,而谢师宴则是被安排在考试结束的当天。

    晚上,有同学提议说想喝酒,方丈原本开口说道我们这这么多人怎么能聚众喝酒呢?你们之中应该有人还未成年吧?

    没想到一直也都一板一眼的老赵竟然破天荒的出来说道——

    “也就这一回了,就让他们放开来喝吧。”

    这松口引得同学们高声附和,别提多兴奋了。

    庄仲秋在旁边出声取笑道:

    “反正你们现在喝进去晚点说不定都哭起来了。”

    一群嘴硬的说着自己绝对不会哭的同学,结果到了最后,一起唱歌的时候哭倒了一整片。

    有很多人去敬酒,同老师合影留念。

    白老师毫无疑问是人气最高的,没过多久就会有同学上前来敬酒,同她合照,她感觉自己笑得嘴角都要僵了,但还是依旧保持着良好的表情管理。

    其次最忙的就是老赵和庄仲秋了,庄仲秋今天穿的格外骚包,头发上精致的发蜡足以可见细节,在一众老师之中尤其的突出——

    若不是大家都知道老庄这几年都对白老师死心塌地,情有独钟有求而不得的,说不定会有学生请求老庄等上她几年的。

    姚老师年龄大了,而且她向来不怎么沾酒,只好以茶代酒回敬同学们,甚至还敢以茶来劝酒的,还格外理所当然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憨厚,可爱的像个孩子似的,怪不得人家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杯。

    连一向都不怎么受同学喜欢的老常难得的人气也不错,其实因为大家觉得以后也没有什么机会可以灌老常的酒吧?平常一直都是被压榨着的,难得可以反过来一次。

    没有任何逃避的理由,叶梓茜还有虞渊同安素,梁云飞他们坐在同一桌。

    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许是为了保持清醒吧,叶梓茜今天晚上一口酒都没有碰。

    反倒是虞渊,叶梓茜就看着他从开宴起,似乎已经喝了不少的酒。

    只要是敢上前来敬虞渊的,他几乎都是来者不拒的。

    那么多杯酒下了肚,虞渊的脸色看起来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

    依旧是浅淡漠然。

    眼见着并没有人来敬酒,虞渊也会拿起桌上的酒杯自己喝,叶梓茜按捺不住的抬手制止住了他:

    “你不要喝了。”

    先看了一眼叶梓茜抓着自己手腕的手,虞渊然后才抬起眼看向她,不紧不慢地说:

    “没事,没有醉。”

    虽然从来都没有看到虞渊喝醉过,但是叶梓茜也不知道他酒量的深浅,但他觉得他今天喝的已经够多了。

    叶梓茜:“够了,再喝就要醉了。”

    虞渊于是用着一种很深的目光盯着叶梓茜看了好半晌,而后才缓缓放下了自己的酒杯。

    梁云飞看到后出声取笑道:

    “虞渊,你还是真是被小茜吃得死死的。”

    桌上不少喝了酒的似乎胆子大了不小,也都出声嘲弄道——

    “是啊,简直是妻管严呀!”

    “梓茜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把虞渊给训得服服帖帖的,快点说来听听呀!”

    眼看叶梓茜的脸上一闪而过的脆弱,安素霎时觉得心疼了起来,连忙出声道:

    “好啦好啦,我们家小茜脸皮比较薄,你们就别取笑她了。”说完,安素还转过头朝梁云飞说了句:

    “还有你,吃你的饭吧,那么多菜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众人就眼见着梁云飞明明被骂了,似乎挺开心的样子,看着安素傻笑了起来。

    惹得安素连忙避开了梁云飞的视线,这个人为什么看着她这样笑?

    莫不是真的喝醉酒了?

    宴席一直持续到了十点多才散场。

    这一程以来,有笑也有泪。

    算得上是一个提前的短暂的告别吧。

    叶梓茜和虞渊一起打车回家,虞渊今夜是真的喝了不少的酒,因为坐在车厢内,叶梓茜都能闻到从他的身上传来的似有若无的酒气。

    在车还未驶到家的时候,虞渊忽然开口让司机靠边停车。

    叶梓茜忙出声问道:

    “怎么啦?觉得不舒服吗?”

    虞渊并没有立即出声回答,只是先付了车费。

    两人一同下了车,站在并没有特别多人的街道。

    并排着沿着街边往前走,虞渊率先开口道:

    “先前你每次喝醉了酒,都会吵着要在半路下车,还一定要让我看你走直线,为了证明你没有醉。”

    叶梓茜先是微愣了一下,然后才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她问道——

    “所以呢?你这是准备要学我耍酒疯吗?”

    “我没有喝醉。”

    “有哪个喝醉了的人会说自己是喝醉了的?”

    “提前下车是因为我有话要问你。”

    虞渊的话听起来格外的清醒,他像是早已做好了准备。

    叶梓茜的神情霎时怔住了,脸上的笑容收了回去,脚下的步伐直接顿住了。

    虞渊往前走了几步,并没有听到回答,他一转过头,才发现叶梓茜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脚步,并没有跟上来。

    两人隔着几步的距离,叶梓茜正站在一个街角的路灯下面,暖黄色的光晕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住了,她的头顶,肩膀,甚至于睫毛上都包裹着一层软软的黄光。

    叶梓茜站在那里,她微垂着眼睛,手指下意识的轻攥着,她的脑海当中回荡着昨天晚上叶铮延对她所说的话,乱哄哄的让她整个人没有办法思考。

    明明是盛夏,叶梓茜确实觉得自己整个人不住的有些发寒,指节发凉。

    虞渊往回走到叶梓茜的身边问: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觉得有点冷。”

    白天闷了一整天的雨没有下下来,今天夜里的气温并不算低。

    虞渊轻皱了下眉头,他问叶梓茜:

    “……很冷吗?”

    不知为什么,叶梓茜又下意识地摇了摇自己的头,仿佛她刚才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虞渊对叶梓茜说:“你穿得太少了。”

    如今是盛夏,叶梓茜并不可能穿的多,她没有接话,只是看着虞渊,缓声问道:

    “你说……要问我什么话?”

    叶梓茜可以逃避躲闪,不主动的去提及,但若是虞渊主动提起的话——

    叶梓茜并没有信心自己能够对他说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