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不受控制

    叶梓茜一直在尝试去掩饰自己藏在袖口里的手上戴的戒指,但今日的叶铮延似乎根本就没有心情去注意到她的这些小动作。

    “小茜……”

    “嗯?”

    叶铮延却是又沉默了下来,他只是用着一种叶梓茜看不太懂的目光看着她。

    叶梓茜出声道:“爸,你今天怎么啦?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呀……”

    从小到大,叶铮延在同叶梓茜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站在一个平等的角度上,来进行交流和沟通的,从来也都不会拐弯抹角。

    叶梓茜总有预感今天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讲,才会如此的这般欲言又止。

    叶铮延看着叶梓茜,他缓声开口道:

    “小茜,等你高考之后,就出国去念书吧……刚好这次的高考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就当作是一场普通的考试就可以,成绩的好坏影响并不大,至于国外的学校,爸爸都已经给你联系好了。”

    如果说先前叶铮延跟叶梓茜第一次提起出国的事的时候还只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今日的叶铮延却像是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决定和准备,只不过是知会叶梓茜一声罢了。

    叶铮延从来都不会如此的专制强硬。

    叶梓茜一时难以接受,她反应过来开口说道:

    “什……什么联系好学校?什么出国?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爸你之前都没有跟我商量过被,为什么就突然做了决定,我记得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想要出国念书,我只想呆在国内上大学,你为什么……”

    叶铮延出声安抚道——

    “你放心,不是让你一个人出去,这次爸爸也会跟你一起出国,我们直接移民去y国。”

    “移民?”

    叶梓茜霎时瞪圆了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突然要移民?那我们以后都不回国了吗,爸爸你的工作呢?”

    叶梓茜忽然有种很强烈的预感,爸爸像是瞒着她什么事情似的。

    这些日子以来,叶铮延频繁的出差,但叶梓茜也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工作越来越忙碌——

    所以并没有觉察出什么异样。

    而如今她的心头竟是越发萌生出了不安来。

    “爸,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告诉我,不然为什么好好的,我们突然要移民呢?”

    这个房子里几乎随处可见叶铮延的心血,包括阳台的鲜花,庭院里的一草一木。

    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

    叶梓茜知道爸爸一直都是一个念旧的人。

    从她从记事之时起,就是在这长大的,这里到处都充满了她儿时的回忆——

    更别说,如今还加入了许多关于虞渊的记忆。

    而移民就相当于要把这些东西通通一并割舍掉。

    直接地砍断所有的痕迹。

    “爸……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原因?”

    叶铮延面上一闪而过的疲惫,他出声解释道:

    “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因为一些工作上调动的原因,爸爸想要把生意慢慢转移到国外去,而现在刚好有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

    “真的只是因为这样吗?”叶梓茜皱着眉头反问道,像是有些不太确信叶铮延说的话。

    回避着女儿探究的视线,叶铮延接着说:

    “嗯……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爸爸会处理好的,那边的学校爸爸也都已经给你联系好了,等我们到了只要再去学校面试一下就可以了。

    ——是以音乐为主的艺术类院校,y国数一数二的学府,你不是喜欢钢琴吗?等到出去之后,你就只要好好的继续念书就可以了。”

    叶铮延像是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很明显不是一时的决定。

    叶铮延本来想等到叶梓茜高考过后再跟她说的,但现在时间越来越紧了。

    而要出国去念书,高考的成绩对叶梓茜而言也并非是至关重要的。

    叶铮延已经准备要订机票了,所以他还是选择在今夜就告诉叶梓茜这件事。

    禁不住地抬手去抓住叶铮延的臂膀——

    “爸……”

    叶梓茜但是真的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她一开口就可以觉察到满腔的情绪都归拢到了一处。

    叶梓茜恳切地开口,几近称得上是乞求了:

    “……我不想要现在出国去念书。”

    她怎么可以现在离开呢?

    在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想要与另外一个人携手共同拼搏、共同展望未来的时候——

    她怎么可以背弃自己的诺言,

    做那个先离开的人呢?

    “爸,我真的不想要出国,如果你真的只是因为生意上的事需要出国的话,我可以……我可以自己待在国内上大学,我现在都已经长大了,成年了,我能够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我的。”

    叶梓茜的语气听起来格外恳切——

    她似乎迫切的想要找理由去说服叶铮延改变他的决定和想法。

    从小到大,其实叶梓茜一直很少违背叶铮延的意愿,她一直都是很懂事听话的。

    这是第一次,她急迫地想要让叶铮延感受到她心底最真实强烈的想法。

    叶梓茜希望能够仗着叶铮延对她的溺爱和娇惯,兴许能够让他改变主意。

    叶铮延只说:“你不能留在这里。”

    叶梓茜难以接受地提高自己音量反问道:

    “为什么……爸,我都已经成年了,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在爸爸的眼中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孩子,爸爸怎么可能不担心呢?今后我们大概率都不会回国了,难道你要让爸爸自己一个人待在国外吗?”

    叶梓茜面上难掩的矛盾和纠结:

    “我至少……可以先在国内上完大学,再说了,不是还有假期吗?只要一放假,我就出国去看你,平常也按时跟你视讯通话,这样也不行吗?”

    陷入了两难的矛盾境地,叶梓茜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说到底,你只不过是因为放不下那个叫虞渊的男孩吧?”叶铮延一语道破——

    他像是看穿了叶梓茜忐忑不安背后的患得患失。

    叶梓茜下意识为自己辩解道:

    “不仅仅是虞渊,还有安素,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还有这栋房子里所有的记忆,爸你就舍得吗?为什么就非要移民不可呢?”

    这件事情真的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叶梓茜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

    她像是忽然找到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如此心慌和不安的原因——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预示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不受控制的变数。

    让叶梓茜有种苍白的无力感。

    叶铮延闻言神情微怔了一下。

    他环顾着屋内四周的摆设,目光看起来似乎一时之间变得晦涩莫深,这个房子里头保留着太多他与过世妻子的回忆。

    叶铮延的大半辈子几乎都是扎根在这里的。

    有太多记忆连叶梓茜自己都未记得,但对于叶铮延来说都是记忆深处最为珍贵的存在。

    他又何尝舍得呢?

    似轻叹了一口气,叶铮延缓声说道:

    “这件事情已经决定了,我会订一个礼拜后的机票,这几天你就先好好准备高考吧,考完试再说,有需要告别的人……也可以好好告别一下。”

    “爸……”叶梓茜又叫了一声。

    她的声音清晰可见的沾染上了微哑的哭腔,目光含水,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叶铮延最是见不得她这副样子

    也害怕自己会心软——

    偏偏这一次,他是万万心软不得的。

    所以叶铮延必须要足够狠心。

    从小到大头一遭,叶铮延无视着自己女儿眼角滑落的泪水,僵直地站起身来。

    他像是周身被浸透了疲惫,神色肉眼可见的憔悴了,整个人的身形看起来似乎都消瘦了一整圈。

    而陷入自己情绪的叶梓茜来不及去注意和心疼。

    叶铮延像是平常一样普普通通地开口:

    “好了,明天还要上课,快去洗洗睡吧。”

    话音落下,叶铮延就迈着步子,缓缓走向楼梯口,他伸出手扶在木质的扶手上。

    躬着身子慢慢走上了楼。

    独留下叶梓茜自己一个人僵直地坐在沙发上。

    她的指尖攥得紧紧的,新戴上手的戒指咯得她的指尖生疼——

    她却似无反应的迟迟未松开手。

    脸上的泪水像是被打开了开关,不知道如何关上,一经决堤一颗颗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怎么也止不住。

    压抑到隐忍至极的哭声,抽抽噎噎的声音,仿佛能往人的心尖里钻,胸口止不住的疼。

    走到楼梯拐角处过去的叶铮延一直停留在原地,再也迈不开步伐,他一直紧紧抓着扶手,力道重到整个指节都已经泛白了——

    男人的身影像是隐隐在颤抖,强撑着不动。

    他微微佝偻着身子,仿佛下一秒就要被什么重担的东西给压垮。

    看起来摇摇欲坠又不堪一击。

    叶梓茜从来都不是一个任性的人,她也不会去对着叶铮延撒泼、发脾气争论些什么。

    偏偏她也了解自己父亲的个性——

    他会做出这个决定必然已经是没有办法了,他从来都不会强迫她去做什么事。

    上一次爸爸跟她提起出国的事,兴许那时候还留有余地,而现在怕是已经没有了。

    这个决定再也没有人可以动摇了。

    而越是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叶梓茜越是满满的心慌。

    那她该怎么办?

    她该如何去跟虞渊解释?

    爸爸甚至说他们以后都不会回来了,连一个具体的归期都没有,她又该如何开口要他等她呢?

    他又凭什么会一直留在原地等她?

    从小到大,叶梓茜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世界如此灰暗过,仿佛下一秒就要崩塌。

    明明在上一秒,她才觉得自己处于一个极乐的世界中,在这一刻就像是忽然坠入一个无尽的深渊。

    还在不停地往下坠落。

    没有人愿意拉她一把。

    她也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

    因为哭得实在太过用力,叶梓茜忍不住微微啜泣,她抬手去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水。

    怎么也擦不净。

    眼睛哭得发肿,眼底涩得直疼。

    叶梓茜很少这么哭过,如果眼前有一面镜子的话,她能看到自己此时的样子有多狼狈。

    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却毫无用处。

    叶梓茜回到房间之后,却是一整夜都没有合眼。

    更深露重之时,叶梓茜忽然握住自己的手机,下了床铺,直接走出庭院的大门。

    手机的界面一直停留在和虞渊的对话框。

    屏幕从亮起到暗下,再被重新按起。

    此时的叶梓茜迫切地想要见到虞渊,想要跟他说话,想让他再出声哄哄她。

    但叶梓茜在走出家门之后,却是在巷子里久久地站立,没有动弹。

    她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巷子里头那么的黑,只有几根老旧的街灯,时常还会有的一闪一闪的熄灭。

    叶梓茜只能盯着那昏黄的路灯所透来的微弱的光,盯得久了,眼前便是一片的模糊。

    周身都被仓惶无助所包围着。

    叶梓茜看不清楚——

    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

    还没做好准备如何跟虞渊坦诚这件事,叶梓茜也躲闪不了和虞渊的接触。

    一宿没睡,叶梓茜隔天早上去到学校的时候,脸色看起来异常憔悴,眼眶中泛着红血丝。

    虞渊以为她是不是生病了。

    叶梓茜只是含糊地解释道:

    “没什么,我只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虞渊的目光被另一处吸引了注意力。

    他看了一眼叶梓茜空着的指尖,缺了什么东西。

    神色微顿了下,出声问道:

    “……我送给你的戒指呢?”

    昨天晚上叶梓茜给虞渊戴上戒指后,他就没有取下来,如今也还好好戴在手上。

    虞渊今早起来,还免不得受到了戎安筠一番追问和取笑,心道自家儿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没想到动作竟然如此的迅速,连戒指都送了,看来自己这儿媳妇是跑不掉了。

    叶梓茜听到虞渊的话,瞳孔微缩,她吞吐地出声解释道:

    “我……我把戒指给收起来了,我怕带来学校不小心弄丢,而且也怕我爸会忽然问起,我就……暂时先收着了。”

    叶梓茜的神色看起来有些许的小心翼翼。

    像是怕虞渊会不高兴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