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宣示主权

    只是一对简单的铂金对戒,款式看起来低调中又透着淡淡的奢华和独特。

    在女戒的上方镶着一颗八角形的小碎钻,不会显得突兀,凑近一点看可以看出在那碎钻上闪烁着淡淡的粉紫色的光芒——

    此刻在路灯之下更显出耀眼的亮光。

    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叶梓茜的心跳下意识的有些加速。

    呼吸微滞。

    不同于项链和手链,戒指所代表的含义实在是太过于特殊了。

    这一点叶梓茜觉得虞渊不可能不知道的。

    但她更害怕是自己多想,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

    “戒指......你……送我戒指做什么?”

    “你说呢?”

    虞渊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又把问题抛回去给了叶梓茜,让她自己来说。

    像是真的可以让她自己的定义这个戒指背后所包含的意义似的。

    叶梓茜有些许微怔,她问:

    “那我说什么就可以是什么吗?”

    虞渊似大方的允诺,不紧不慢道:

    “可以。”

    一向都相当谨慎理智的人,却是第一次开口给了这样的承诺,像是可以不计较自己任何的利益和得失,无条件附和——

    这其中的含义已经很明显了。

    就是叶梓茜想要怎么解读这个戒指都可以。

    虞渊都认同且答应。

    但其实,虞渊还是很坏。

    因为有些话他自己不开口说,却是想要由叶梓茜的口中说出那些话。

    越跟虞渊相处,在越了解了他后,叶梓茜就发现这个人的骨子里根本就恶劣得很。

    下意识抿了抿自己的唇。

    叶梓茜抑制不住自己嘴角上扬的笑意:

    “你知不知道是不能随便送女孩子戒指的?”

    虞渊微挑了下眉心,用他惯有的冷淡嗓音说:

    “这是我第一次送女孩子戒指。”

    被哄开心了。

    叶梓茜笑得别开了眼。

    又转过头来,看着虞渊说道:

    “那你......你这是要向我求婚吗?这未免也太简单敷衍了吧?我有这么好骗的吗?再说了......我又还没有答应要嫁给你......”

    边说着,叶梓茜又躲避开自己的视线,她感觉自己的心口碰碰的直跳,脸上都禁不住泛起了热意。

    虞渊当然不可能把这当做是自己的求婚。

    此刻听着叶梓茜如此说,他难得出声调侃道:

    “之前都已经要把自己的嫁妆给我了,你以后不嫁给我,想要嫁给谁?”

    上回虞渊母亲忽然晕倒住院的时候,叶梓茜就拿着自己的存折要给虞渊了——

    而叶铮延曾经跟叶梓茜开过玩笑,说那些存着的钱以后是要给她当嫁妆的。

    虞渊上次就拿这件事情取笑过叶梓茜。

    没想到又来。

    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叶梓茜羞恼道:

    “我上次就说了是借你的,又没有说要免费送给你,你不要胡说八道了……”

    他这说得好像她是多心急地想要嫁给他似的。

    传出去的话,她不要面子的吗?

    虞渊朝着叶梓茜问道: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要嫁给我?”

    叶梓茜立即出声反驳道:

    “我又没有这么说,你这人怎么总是自说自话?你是不是故意的,明明送戒指的人也是你,说让我自己怎么理解都可以的人也是你,现在又这样,不然你自己说,你送我戒指做什么?”

    叶梓茜就发现这个人真的就是坏透了,总是喜欢无缘无故地捉弄她,还装着一副无动于衷的神情。

    面含娇嗔,叶梓茜定定地看向虞渊,似乎想要就直接地望进他的眼睛里。

    虞渊的目光并没有丝毫闪避,脸上的神情绝对称得上是温柔的,他缓声开口道:

    “说任你怎么解读都可以,是真的,虽然不是我的初衷,日后我必然也会准备一个更正式的求婚,但你想要把这当作是求婚戒指也可以。

    ——意思是我不会再送其他任何女生戒指。

    你可以用这个戒指套牢我,跟所有人宣示主权。

    就算我们真的没有在同一所学校,也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我可以答应你,每天都带着这个戒指,让别人知道我已经有主了。

    所以,你究竟有什么好担心的?

    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叶梓茜下意识地否认道:

    “我......我没有……你今天是怎么了?”

    叶梓茜的脸上难掩动容。

    她的眸光轻闪着,已经是今夜第二次泪目了。

    一次是刚才在教学楼“喊楼”的时候。

    一次便是现在了,听着虞渊所说的话。

    “我怎么了?”虞渊反问道。

    叶梓茜笑中带泪地说道:

    “你今天的话很多耶,很少听到你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而且还是情话……”

    这一点儿都不像他。

    叶梓茜是真的从来都没有从虞渊的口中听到如此动人的情话。

    他很少会这么哄她的。

    “不喜欢?”虞渊不浅不淡地反问道。

    神色似斟酌。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竟然还有心思说他话多。

    叶梓茜连忙否认道:

    “谁说我不喜欢的,我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你以后要多说一些这样的话,培养一下自己说情话的技能,听到没有?”

    如今叶梓茜被虞渊惯得——

    都敢如此大胆地提出自己的要求了。

    虞渊倒是一本正经地反问道:

    “情话说多了还有用吗?”

    叶梓茜小声的嘟囔道:

    “对别人不知道,反正只要是你说的,对我应该就是管用的。”

    只要是从虞渊口中说出口的情话,叶梓茜觉得自己应该都是受用的。

    这样说起来好像有些没出息——

    但谁让自己就是被虞渊给吃得死死的呢!

    她认栽还不行。

    虞渊听到叶梓茜嘟囔的话语,不禁勾唇笑了笑。

    他抬起手,轻摸了一下叶梓茜微躬下来的头,温声说道:

    “所以,不要怕。”

    闻言,叶梓茜立即抬起自己的眼,定定地看向虞渊,她的眼睛在路灯下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光,眼底所映照的身前人的面容格外清晰。

    虞渊缓声的话语——

    仿佛是给叶梓茜吃了一颗定心丸。

    让她的整颗心都霎时变得安定了下来。

    不再惶恐,也不再不安。

    说到底,虞渊能够直接地感受到女孩的不安。

    虞渊想要给叶梓茜,也只不过是一个安心罢了。

    叶梓茜柔声应道:

    “……我不怕。”

    扬起几近璀璨耀眼的笑容。

    叶梓茜又接着说道:

    “不过我还是会好好努力的,我会努力跟你考上同一所大学,因为我不想要跟你分开。

    我无时无刻都想要待在你的身边,不需要用戒指来宣示主权,我就要做你行走的标签,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一个人的。”

    谁也不能觊觎。

    虞渊看着叶梓茜温和地笑了笑。

    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语音简短,却似掷地有声。

    给叶梓茜以信服的力量,叶梓茜的整颗心都像是被厚厚的暖意给包围着——

    她像是忽然有了迎接未来任何可能到来的狂风骤雨的准备。

    无论是什么,她都亦无惧。

    轻柔的将盒子里的戒指取出来。

    叶梓茜才发现那戒指的内圈还纂刻着英文字母。

    是他们两个人名字的缩写。

    叶梓茜的女戒上面纂刻着的是虞渊的名字。

    将戒指递给虞渊,叶梓茜说:

    “你先帮我戴上。”

    在虞渊接过戒指之后,叶梓茜就将自己的左手伸向他。

    因为常年都练习钢琴,叶梓茜的一双手照顾得很好,本来就生得极为漂亮,白皙修长,骨骼纤细,根根分明。

    此时,她正温柔地看向虞渊。

    等着他为自己戴上戒指。

    虞渊将戒指戴在叶梓茜中指的指头上——

    项圈缓缓地向里推进。

    到了指节的底部。

    竟是刚刚好的镶嵌在那里。

    仿佛它本来就是该待在那儿的,

    叶梓茜笑了笑,惊喜地说道:

    “刚好合适。”

    眉心微微上挑,叶梓茜问:

    “你不会是偷偷地量过尺寸吧?”

    仿佛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叶梓茜立马又接着说道:

    “我也帮你戴。”

    一手抓着虞渊的手,一边缓缓的将戒指套进。

    叶梓茜柔声道:

    “是你说的,我可以用这个戒指来把你套牢,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叶梓茜一个人的了,你连目光都不可以多停留在别的女生身上一秒钟,你听到了没有?”

    虞渊只是浅淡地点了个头。

    他的目光柔和得有些不像话。

    叶梓茜控制不住地抬起自己的手,她踮起脚尖,伸手去捧着虞渊的头。

    一向都不喜与旁人有肢体接触的虞渊对于叶梓茜的容忍度已经算是够高的了。

    毕竟这个动作似乎连戎安筠也没有机会做过。

    叶梓茜说道:

    “你今天怎么会这么乖啊?也太可爱了吧!”

    今天晚上的虞渊实在是太温柔了,连带着让叶梓茜觉得心软得一塌糊涂——

    仿若是掉进了一个蜜罐子里头。

    整颗心都浸泡在了其中。

    没过多久,虞渊就垂下了自己的眼眸,他就安静地看着叶梓茜踮起脚尖——

    脸缓缓地靠近自己。

    叶梓茜轻闭上了眼帘。

    她的睫毛轻颤着。

    双唇的柔软相贴。

    触碰。

    一个带着甜蜜和喜悦气息的吻如预期般降临。

    蜻蜓点水似的浅尝辄止。

    没有丝毫的越距。

    叶梓茜慢慢退开些许,闪着些许晶亮的眼看着虞渊,呼吸像是有些失了速。

    在叶梓茜启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虞渊却是突然地一步靠上前,抬手抓住叶梓茜的手臂,将人一把拉进怀中——

    紧紧地抱住。

    叶梓茜可以听到虞渊的呼吸声,感受到从虞渊的身上所传来的温度。

    还有似乎频率完全一样的心跳声,隔着胸膛一起跳动着。

    虞渊一手揽着叶梓茜的腰,另外一手上移到掌住了她的后脑勺。

    太过熟悉的预感浮上了叶梓茜的心头——

    果不其然,虞渊只与她对视了一秒之后,便蓦地吻上了她的唇。

    之后,叶梓茜便是彻底失去了任何的言语能力了。

    属于对方的气息通过相贴之处如同是浪潮一般的席卷而来,让叶梓茜无力招架,亦无法进行任何的思考。

    说实话,两人的吻技其实都称不上是高明的,都只是凭着一腔的热情,笨拙又真实。

    毕竟的确也没有什么练习的机会。

    可即便只是这样,便足以让叶梓茜觉得自己的心脏狂跳,头皮发麻。

    心尖止不住的微颤……

    叶梓茜慢慢地从被动的状态中反应过来。

    她伸手反搂住了虞渊的身子,似小心翼翼地尝试着想要去回吻——

    却不想虞渊因为这个小小的举动而越发用力。

    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怀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吻才结束。

    两人的额头相抵,眼神有些迷乱,呼吸都变得有些许的急促。

    谁都没有开口多说一句话,但是通过这个吻,以及饱含着情意的对视,两人都已经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

    带着自己心爱的戒指,叶梓茜几乎是浸透着喜悦心情回到家的——

    将自行车放在了院子的车库里,叶梓茜连走上石阶都是蹦蹦跳跳的。

    进了门,换完鞋之后,叶梓茜才打开了客厅的灯,却是忽然吓了一大跳。

    叶铮延竟是微仰着头靠在客厅的沙发上。

    看起来像是在闭目养神,又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抬起一只手支靠在自己的额头上。

    叶梓茜忙出声说道:

    “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开灯呀?是喝酒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叶铮延在灯亮起的那一刻就已经睁开了眼睛,缓缓坐起来了,微哑的嗓音说道:

    “……小茜回来了?”

    许是真的累了,他的声音中透着明显的疲惫。

    叶梓茜走上前去,在反应过来什么之后,又连忙把自己带着戒指的手塞进了校服的袖口里。

    她走上前坐在了叶铮延的沙发边——

    “爸,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我去给你泡蜂蜜水。”

    边说着,叶梓茜就要站起身来,却是被叶铮延轻抓住了手臂:

    “不用了,爸没有喝酒。”

    “那你是累了吗?怎么不回房间休息,就在这楼下靠着呢?”

    叶铮延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女儿,答非所问道:

    “小茜,你快高考了吧?”

    叶梓茜点了点头,说:

    “是啊!今天已经4号了,没剩几天就要考试了,晚上学校里头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还给我们喊楼助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