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还在使小性子

    从兜里掏出手机,叶梓茜擦了擦屏幕上的雾气。

    打开手机浏览器。

    不知为何,叶梓茜鬼使神差地在搜索栏上打出当日男孩在黑板写下的名字——

    虞渊。

    却不想这两个字竟是真的有出处。

    百度百科上头写“虞渊”指的是日没之处,形容太阳落下的地方。

    太阳落下的地方......

    那不就代表失去光明的黑暗和深渊吗?

    叶梓茜一时有些分神,想象着这个名字是否还有什么好的期许?

    或许是因为太阳每天都会落下再重新升起,所以虞渊的意思也可能是承载太阳?

    她始终相信父母给孩子取名时是抱有美好希冀的。

    *

    虞渊原以为自己同叶梓茜仅有的几次交集中,他已把意思传达得很清楚了。

    包括方才在学校内,她冲过来拦着他。

    虞渊想着他们两人的交集应该到此为止了,她看起来就是个被人娇宠的大小姐,应是极要面子才是。

    被他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驳面子,识相的话应该早就会离他远一点了。

    但叶梓茜会停下车来给他递了一把伞。

    这个行为的确是虞渊没有想到的。

    他觉得些许疑惑。

    甚至觉得叶梓茜的做法是愚蠢傻气的。

    *

    隔日。

    叶梓茜又照常到虞渊桌前收作业,但却不出声,只是伸手敲打两下他的桌板。

    叶梓茜本就是站着的,下巴微抬起显示出几分倨傲。

    虞渊看出她像是在生气使小性子的姿态,且这模样摆明是故意使给他看的。

    只针对虞渊一个人。

    交了作业后,虞渊从抽屉取出一把伞。

    递给叶梓茜。

    是昨天她拿给他的那一把。

    睁大眼睛微讶地看向他,叶梓茜不禁想到如果不是昨天她走得太快,他说不定就会直接当场把伞还给她。

    微抿着唇,叶梓茜将那把伞接了过来。

    “谢谢。”

    男孩的声音不高不低,淹没在已开始早读的同学们的读书声中。

    并不大声,但叶梓茜却是听得极为真切,清清楚楚。

    竟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最后她也只是看了虞渊一眼,便抬脚走回自己座位。

    虞渊不知为何看懂了叶梓茜的神色——

    她像是在说我给你伞和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些话惹我生气了是两码事。

    是还在使小性子的意思。

    *

    体育课上。

    老师安排同学们做了几个简单的热身运动后就让其自由活动。

    在烟城中学这样的学校,的确高压,平日集扎堆在如山的作业之中,学生很少有走出教室喘口气的机会。

    所以不到真的大考,或是什么特殊情况,教师们通常仁慈地不会去私自占用同学们的体育课时间。

    此时,叶梓茜和安素正坐在操场栏杆上,悠哉地晒着太阳。

    晃悠着长腿,几分闲适。

    “小茜,你跟虞渊闹别扭了?”

    斟酌用词,安素忽然开口问道。

    早晨虞渊还伞时,安素可是注意到了。

    在安素看来,就虞渊转学来的这些天,好像一直都跟小茜不对盘。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虞渊似乎跟所有人都不太对盘,一视同仁的冰冷和漠然。

    他也不像是故意针对小茜的。

    可能天生就是个石头或冰块吧?

    “没有,我跟他能闹什么别扭?”

    他们两人压根就不熟,勉强算是同学,连朋友都称不上能闹什么别扭。

    而且叶梓茜觉得以虞渊那个秉性,谁能跟他吵得起来?

    他根本就是闷声气死人的性子。

    “我今天早上在论坛看到了……”安素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说。

    “嗯?”

    叶梓茜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向她。

    安素把帖子上的照片翻出来,拿给叶梓茜看。

    瞧见论坛上好多人又在看图说故事,评论也是五花八门的。

    叶梓茜有些哭笑不得地把昨天的事跟安素简单阐述了下。

    安素当下就被气到了——

    “所以说他都那样对你了,你还把伞借给他?你给他伞干嘛?你就不该那么好心,干脆直接让他淋着雨走回家就好了!”

    “可是他今天早上有跟我说‘谢谢’了。”

    虽然她并没有回应他,但这似乎是虞渊第一次对自己用礼貌用语吧?

    真是难得。

    安素直接曲起手指,敲打了两下叶梓茜的额头。

    “你这傻丫头啊!本来就是你大度,就算他跟你说‘谢谢’也是应该的,难不成你还要因为他的一句‘谢谢’就对他感恩戴德啊?你是不是之前被虞渊给虐惯了呀?”

    叶梓茜有些无辜地抬手摸了下被安素敲打的额头:“没有啦!我只是觉得他可能也不是那么无礼,兴许只是性格本来就有点孤僻吧?说起来昨天一开始也是我理亏......”

    虽然昨天虞渊带着耳机没听到,但的确是她自己做了亏心事才会心虚追上去解释的。

    “孤僻个鬼啊!他肯定就是性格太臭才没朋友的,所以说你干嘛要拿他当挡箭牌啊?你拿梁云飞当挡箭牌都比拿他靠谱。”

    “是何阳朔先提的虞渊,我原本只是想着将计就计把他给打发了,我也没想到虞渊会突然从旁经过,不过,我怎么不知道这事都已经传到高三去了?”

    安素叹声道:“我的大小姐,你长点心吧!这都过了好些天了,你给虞渊递情书的那个帖子到现在还是校网的热门帖,而且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加上昨天那个何阳朔情人节给你送花的新帖,恐怕谣言这一阵子都不会消停的了,除非大家找到什么更劲爆的谈资,不然难啊!”

    叶梓茜:“……”

    伸手搂了搂她的肩膀,安素说:“好啦,你不要不开心了,反正呢,从我们入学起,你的花边新闻在学校里时常都会有,也没停过,不差这一桩两桩的,你就看开点吧!”

    虽然本就不甚在意那些闲言碎语。

    但是叶梓茜听安素这么说,并没有觉得被安慰到,倒是有几分哭笑不得。

    不过午间的凉风吹了过来,轻抚过发梢及眉眼......

    叶梓茜还是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

    此时阳光正盛,他们所坐的这处栏杆刚好在一棵大榕树旁。

    树荫投下一处阴影,倒是分外凉爽。

    她们可以听见从前方篮球场传来的热烈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