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叶梓茜,你不要招惹我。

    所以他刚才从头到尾都没听到她说了什么?

    而她自己心虚紧张,还一股脑急着冲上来跟人解释。

    实在是太丢人了吧!

    不知该不该庆幸他戴着耳机没听到自己的话。

    叶梓茜一时间想找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笑着看向一脸漠然的人,她尴尬道:“额......其实也没什么,我只不过好奇,你叫虞渊……你爸妈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啊?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转移话题。

    听到叶梓茜的话,虞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并未立即出声回答。

    天色已有几分昏沉——

    竟是忽然下起雨来。

    叶梓茜被闷雷声惊得分了下神。

    南方的天气向来都是说风就是雨,一年四季皆是如此。

    不稍片刻。

    天空就开始下起小雨来。

    未出声回应。

    虞渊绕过叶梓茜直接往就前走了。

    叶梓茜反应过来地抓住与自己擦肩而过人的袖子,问道:

    “喂……这雨马上就要下大了,你带伞了吗?不然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反正他俩家离得近,蒋叔也已经在校门口等她了。

    她可以捎他一程。

    趁现在雨还小,他们一起冲到校门口。

    总比他就这样淋着雨走回去强吧?

    “叶梓茜,你不要招惹我。”

    虞渊沉声开口,是冷冰冰的话语。

    不知是因为淋了雨还是为何,他的神色看起来显得格外凛冽。

    这是叶梓茜第一次听到虞渊叫自己的名字——

    却是被他难看的脸色给震慑住了。

    “我......”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仅仅只不过是好意而已。

    忽然觉得莫名的委屈......

    叶梓茜僵直地站在虞渊身侧。

    脸色些许发白。

    如鲠在喉。

    “听懂了吗?”虞渊说,“听懂了就别再来烦我,我没兴趣跟你这个大小姐玩过家家的游戏。”

    甩下这句话,

    虞渊轻挣开叶梓茜抓着自己的衣袖。

    直直往前走开。

    这应该是虞渊跟叶梓茜说过最长的一句话——

    却不想竟这样刺人。

    从未受过这般的冷语。

    紧抿着唇,叶梓茜轻攥住自己的指尖。

    在细雨中不知躲避,忘了动弹。

    “小茜!”

    安素不知何时撑着伞跑到了叶梓茜的身边,为她遮挡住越来越大的雨势。

    叶梓茜闻声回神,看向安素有些着急的脸。

    安素:“你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在楼下等我的吗?我一下来就没见你人影,还有这外头下着雨呢,你也不知道找个地方避避,就这么站着淋雨,你犯什么傻呢?”

    抬手轻擦拭自己鬓颊上的雨水,叶梓茜低声答:“我没事……你怎么跑来了,你的自行车呢?”

    “下雨天骑车太麻烦了,还是让它在车棚里待着吧。”

    共撑一把伞,两人慢慢往校门口走去。

    “那我一会儿让蒋叔先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了,有直达的公交车很方便的,你淋了雨还是早点回去吧,不然叶叔叔肯定又该担心了!”

    安素从来不是会朝叶梓茜客气拘泥的人,她说不用便是真的不用。

    *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

    紧闭着的窗户隔绝了些许外头的雨声。

    叶梓茜坐在车后座,雨水打在车窗上,发出噼啪作响,朦胧模糊得看不清玻璃外的景象。

    抬手按下半边的车窗,叶梓茜的眼神下意识向外看去。

    大雨没过多久,似乎就湿了这一整座城市,路上行人,行色匆匆。

    叶梓茜没过多久就看到那道身影。

    他就如同她所预料的一般,压根就没有撑伞——

    而是直接走在风雨里。

    男孩仿佛像是察觉不到周身的雨势。

    比起旁边那些因为没带伞而在雨中不停奔跑的身影;

    还有那些在路旁屋檐下躲雨的人。

    他就那么不疾不徐地走在雨中。

    简直就如同是个异类一般突兀。

    与周遭画面有些格格不入......

    转眼间,车子已驶过了那个身影。

    “蒋叔,停车!”

    叶梓茜忽然开口道。

    蒋承平闻声,有些疑惑地将车子平稳地停靠在路旁,转过头看:

    “怎么了?小姐,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学校了吗?”

    轻摇了下头,叶梓茜问:“蒋叔,车里还有备用的伞吗?”

    “有的。”

    蒋承平伸手,从车前座抽屉里取出一把折叠的灰蓝色格子伞。

    “小姐是看到同学了吗?要送伞给谁,不然让我去送吧?”

    “不用了。”

    抬手接过蒋承平手中的伞,叶梓茜直接开门,下了车。

    “小姐,你自个儿别忘了打伞啊!外头雨大,该淋湿了!”蒋承平在后头喊。

    一边忙熄火,取过自己身旁的伞。

    叶梓茜下了车后,虞渊刚好走到离车停靠地方不远的位置。

    抬眸就看到了叶梓茜。

    叶梓茜如今瞧着他脸上的神色还有些许犯怵,犹疑。

    微握紧手中的伞,叶梓茜朝虞渊大步走了过去。

    男孩的眉间轻蹙,脚步终是顿住。

    什么话也没说,叶梓茜走上前——

    直接把伞塞进虞渊的怀中。

    连看都没抬头再看他一眼。

    转身又直接朝车的方向走回去。

    蒋承平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正匆匆走过来——

    忙小跑上前两步替叶梓茜撑伞。

    开车门,遮着她上了车。

    关上车门,转身绕到驾驶座之前,蒋承平侧身看了眼拿着伞,站在雨中的虞渊。

    两人的目光交汇。

    男孩的气场倒有些超乎年龄的成熟,并未有丝毫示弱。

    最后,蒋承平只朝虞渊点了个头,便转身回了驾驶座。

    坐进车内——

    蒋承平发现叶梓茜一直在注意着后视镜。

    画面中的男孩皱眉拿着自己手中的伞,却迟迟都没有动手打开。

    那样子倒像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难解决的问题。

    瘪了瘪嘴,眼见雨势越来越大,叶梓茜不懂得虞渊究竟是在犟些什么?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仅仅只是接受别人释放的善意,对他而言就真的那么难吗?

    他就像周身长满了刺,不允许人靠近。

    “小姐......”

    蒋承平出声唤了句。

    “嗯?”叶梓茜回过眸光。

    蒋承平说:

    “在雨下大前,还是快回家吧?”

    最后看了眼后视镜里的人影,叶梓茜收回视线,说:“走吧。”

    车子平稳地驶离。

    雨势未有丝毫的减弱。

    后视镜里的那个站立的人影变得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模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