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总要有先来后到之分吧

    好在因为安素放学补了好一会儿作业,现在已过了放学高峰期。

    但校园路上还是有不少的学生。

    烟城中学一惯设有周六读书日活动。

    说是读书日,实则大多时候也是教师讲课、自习,外加一些测验考试。

    好的是周六不用晚自习,很多住宿生下午放学便可回家。

    不少人认出了叶梓茜和何阳朔。

    有的已经停下来观望;

    有的甚至掏出手机来准备拍照。

    叶梓茜几乎可以想象到下周大家又会多了什么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

    不禁觉得头更疼了。

    不懂为什么这些事总会找上她。

    尴尬地叹了口气,叶梓茜说:“学长,我想我之前已经把话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真的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即便性格再温柔,叶梓茜在拒绝人时向来都不留任何余地,也没有什么先从朋友做起的委婉说法。

    所以她自认为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以他的身份,又何苦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下身段来找她。

    究竟是何必呢?

    叶梓茜记得她听安素说过,校园论坛上还有人开了赌帖——

    赌何阳朔要跟叶梓茜表白几次才能把女神追到手。

    真的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何阳朔朝叶梓茜道:“我记得你先前拒绝我的理由是你想以学业为重,但我听说你最近和你们班新来的转学生走得很近,那个叫虞渊的。”

    叶梓茜一时语噎。

    什么叫做和新来的转学生走得很近?

    她根本连话都没有跟虞渊说过几回。

    何阳朔怕是也听说了她给虞渊送情书的传闻吧?

    还是也看到了校园论坛的帖子。

    说得如此婉转,是想给她留面子?

    但——

    何时轮到他来过问这件事了?

    他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她呢?

    叶梓茜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何阳朔走上前一步:“记得我之前也跟你说过,若你哪天有心思想交男朋友了,是不是可以优先考虑我?”

    语声微顿,他又补充道——

    “总要有先来后到之分吧?”

    何阳朔自信自己的条件并不比那个转学生差。

    他也更了解叶梓茜。

    “学长……这不是什么先来后到的问题吧?”

    感情之事,虽然叶梓茜先前并未接触过,但也知道这东西向来是强求不得的。

    说什么先来后到未免太强词夺理了些。

    何阳朔说:“出场顺序总归是有差的吧?那个人才转学来烟城几天,你就那么轻易接受他吗?”

    叶梓茜刹时梗住。

    这都哪跟哪啊?她算是真的见识到谣言的威力了。

    连何阳朔都误解到这个地步。

    偏偏叶梓茜知晓他虽看起来温和,却是有几分执拗的。

    看他这一副较真的模样,像是今日非要听叶梓茜说出她究竟喜欢虞渊什么不可?而他究竟比那个人差在哪?

    何阳朔:“我听说他拒绝你了。”

    叶梓茜:“......”

    手中捧着花束,何阳朔更靠前递向叶梓茜。

    “你就不能考虑考虑我吗?我一直在等你。”

    何阳朔问:“还是说他回心转意了,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和那个叫虞渊的转学生。”

    叶梓茜顿时觉得脑壳更疼了,她知道以何阳朔有几分自傲的性格,若她直接认了,他应该是不会再来纠缠她。

    犹疑片刻,叶梓茜尴尬地笑了下,说:“额......也不算吧,这不还没追上嘛,我正追着呢……”

    给了模棱两可的回答,才松口气。

    何阳朔又问:“那个虞渊究竟好在哪里?”

    叶梓茜:“……”

    她侧身想要避开何阳朔的眼神。

    却不想抬头就看到一个身影从旁边走过。

    愣了下,叶梓茜整个人僵住:“……”

    不带这么背的吧?

    她生平第一次做亏心事,竟然就这么当面被人给撞破了?!

    从他们身侧经过的人正是——

    虞渊。

    男孩的眼神从头至尾都没有看过来。

    叶梓茜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刚才说的话。

    看着虞渊渐渐走远的身影。

    叶梓茜忽然说道:“学长,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甩下这句话。

    叶梓茜直接抱着书追了出去。

    还保持拿着花的动作,何阳朔皱眉看向叶梓茜跑出去的身影。

    猜出她追过去的那人是谁。

    握着花束的手顿时整个攥紧,仿佛下一秒就要把那花束狠狠甩开。

    在旁边瞧见这一变故的同学们都惊呆了——

    简直就是一出大戏。

    还有人及时拍下了照片,直接上传到学校论坛。

    【迅速来围观!惊天大新闻!】

    “天啊!现在这什么状况,是在上演什么狗血三角恋吗?”

    “本人刚好在线围观了这出大戏!”

    “何学长这是第几次跟叶梓茜表白了,未免也太痴情了吧?我也想要这样的追求者!”

    “叶梓茜这是甩开何阳朔去追谁啊?光看穿校服的背影也不知道是哪位啊?有在现场的同学出来图解下。”

    “楼上同学一定是最近水论坛水得少了吧?那人是虞渊。”

    “虞渊?!就是那个把我女神的告白信丢进垃圾桶的人?”

    “呵呵...果然真是渣男惹人爱。”

    “何学长也太可怜了吧!学长看过来,后援会里还有一堆你的迷妹啊!”

    “为叶梓茜真的是不值得。”

    “这个虞渊究竟是何方神圣?”

    ……

    还不知自己又处于热议之中的叶梓茜,匆忙追上虞渊。

    明明他是用走的,而她时用跑的,叶梓茜却觉得自己追得很辛苦。

    不是男孩的腿长,步伐太大,就是她实在没什么运动细胞。

    “喂!”

    叶梓茜刚跑到虞渊身前,还在不住地喘气。

    “你……你刚才没听见我在叫你吗?”

    轻皱下眉,虞渊看着又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叶梓茜先出口解释道——

    “我可先声明啊!我……我并没有喜欢你的意思,上次那封信你知道本来就不是我写的,今天……今天刚才我说的话,我只不过是借……”

    叶梓茜不敢直接说她刚才是拿他来当挡箭牌。

    虽然她的确是那么做了。

    还想再说些什么,叶梓茜忽然看见虞渊抬手从自己耳朵里取下蓝牙耳机。

    叶梓茜:“(借)你的名字……”

    虞渊问:“你说什么?”

    叶梓茜:“……”

    整个人顿时愣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