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节日的粉红色彩

    喉咙还残留着几分辣意。

    安素又咳嗽了声,开口解释说:

    “真的没有,你就别瞎猜了,有的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最好是哦!你瞒着谁都不准瞒着我的,我们可是说好了,以后我还要给你当伴娘的。”

    叶梓茜看着安素认真地说,像在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

    “好,你这个最美伴娘!”

    安素不是在哄人,叶梓茜绝对算得上她见过最美的。

    边吃着烤串,喝着冰可乐。

    晚风吹拂,实在是太惬意。

    少年心事中的烦心总是少的。

    因为在那时,对未来都有太多的期许。

    而似乎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付出努力就都可以得到。

    *

    叶梓茜抬眼,看到蒋叔不知何时已走到马路的对面。

    她站起身,询问地看向蒋叔。

    蒋承平抬起手,朝叶梓茜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叶梓茜掏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机。

    才发现一整天下来,手机不知何时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朝安素说:“安安,我手机没电了,我爸应该是看我没回去,电话又打不通,打到蒋叔那去了。”

    “反正也吃得差不多了,那你快先回去吧,蒋叔也还等着要下班呢!”

    叶梓茜点点头,起身去拿包。

    安素看着她走过马路。

    拿起自己一直放在桌上的手机。

    亮屏。

    上头没有任何的未接来电和信息。

    手机的电量还过半,却似乎并没人关心她为何这么晚还没回家。

    妈妈此时说不定还在公司加班,又或者突然有事出差了。

    安淑雅时常有急事需要出差,一年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天上飞。

    有时是坐上飞机才想起还没和安素说一声。

    总是在下了飞机后,匆忙开机给安素去了个消息。

    有时已经很晚了,安淑雅并未收到安素的回复,想着她是睡了。

    安素在回到家后总觉得很冷清,即便阿姨总会等她回家,帮她热好饭菜后才离开。

    安淑雅并不知道,即便再晚,安素也总会在收到她消息后才睡去。

    不常通电话,即使有,也只简短的几句话。

    这似乎已是她们母女俩的习惯。

    背书包。

    戴好围巾。

    安素骑上了停靠在路边的单车。

    乘着晚风……

    慢慢往家的方向回去。

    叶梓茜和安素的家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也不好顺路接送她。

    安淑雅也提过要给安素配个司机,被她拒绝了。

    安素还挺享受每天骑着单车上下学的,似乎可以感受这座城市脉搏的节奏——

    除了遇上南方每年的梅雨季。

    雨成日下个不停。

    才会觉得骑车着实麻烦了些。

    虽然安素有时也会喜欢淋雨。

    *

    学校里关于叶梓茜和虞渊的传闻,没有丝毫停歇。

    甚至还衍生出各种版本。

    叶梓茜本人并不关心,但安素时常在她耳边念叨。

    不禁让叶梓茜觉得有些好笑——

    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东西,怎么能编出那么多的故事来?

    传得叶梓茜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了。

    连班上同学有时也会拿他们两个起哄。

    让叶梓茜觉得有些局促烦扰。

    虞渊看起来倒像丝毫不在意。

    没有多大反应,任由同学们开玩笑,看起来也不像生气的样子。

    所以同学们才会愈加放肆。

    这几日,校内也越发躁动起来。

    只因又到了一年一度特殊的日子——

    情人节。

    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们对这类节日更是敏感在意。

    提前就开始数着日子。

    精心备好礼物。

    无论是有男朋友的,没男朋友的;

    还是正处于暧昧期就差捅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的;

    亦或者是暗恋已久,想借机表白的。

    都会压抑不住自己心头的悸动想要有所行动。

    一切都赋予了这个节日特殊的粉红色彩。

    *

    2月14号,如约而至。

    早晨又是险险地踩点进教室。

    早读铃声刚响。

    老师还未进教室。

    连叶梓茜这个向来后知后觉的人都感觉到教室里弥漫的粉红气息。

    不少人的桌前都摆放着礼物。

    梁云飞和叶梓茜课桌上堆的礼物如同往年一样壮观。

    安素也收到不少,她看到人的直接就还了,没看到的又被她没心没肺地拿去散给其他同学——

    像就是要以这种方式告诉送礼物的人下次不要再送了。

    今年的情人节对叶梓茜来说依旧没什么特别的。

    若不是安素在她耳旁念叨,叶梓茜恐怕连日子都记不住。

    对这种节日叶梓茜向来都不怎么在意。

    甚至有些头疼。

    因为当日总会莫名被塞满一堆礼物和情书,处理都不知如何处理。

    而且她总需要在这样的日子,应付一些不相关的人——

    就比如眼前的景象。

    安素去办公室补交作业。

    拿着本英语原著,叶梓茜就站在教学楼旁的凤凰木下等人。

    此时并非是夏季,还未到凤凰花开的季节。

    要不然满树盎然的红意会煞是好看。

    叶梓茜站着看书,神色几分专注。

    “叶梓茜......”

    听到声音抬起头。

    眼前的人,叶梓茜是认识的。

    不禁又有些头疼。

    如果不算接下来男生可能会做的事,叶梓茜也没记错的话——

    这人先前已经跟她表白过三次了!

    叶梓茜的确记不得每个跟她表白过的男生,但是何阳朔,叶梓茜却是记忆深刻。

    因为他实在太刷存在感了。

    除了实在过于顽固,表白次数多。

    还有便是叶梓茜刚入校时就听说过他。

    何阳朔比叶梓茜大一届,现在是高三毕业班的学长。

    因为是以市中考状元考进烟城中学,入学时便很有名气,且每年都当选优秀学生代表,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为什么说他刷存在感?

    因为何阳朔不仅是校学生会会长,还是校广播站的副站长。

    每周升国旗的时候都能在主席台上看见他的身影。

    每天晚自习前的校广播,时常都能听到他播报的声音。

    加之安素每每听到时,都会拿他来跟叶梓茜打趣。

    所以她真的是想装作不记得他都难......

    “学长,你……有事吗?”

    余光往教学楼方向瞟了眼,叶梓茜心道安安这丫头怎么还不下来?

    何阳朔说:“叶梓茜,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

    男孩的手里还捧着一束粉色的玫瑰花。

    意思的确相当明显。

    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