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高中生活某种意义上极为枯燥。

    午自习前教室里挺安静。

    有人小声地说着话;

    有人趴在桌上稍微小睡会;

    还有人已经戴上耳机开始做作业刷题......

    大家安安静静,各做各的事。

    互不干扰。

    摘下耳机,叶梓茜拿起保温杯,起身准备走后门出去接水。

    才发现虞渊不知何时回了教室。

    此时,男孩正戴着眼镜,手里拿着笔微低下头在刷着物理题,微蹙的眉尖像是在思考什么。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方才走回教室时安安对自己说的话。

    葱白的指尖握着白色保温杯的瓶身。

    叶梓茜脚步未顿地直接走出后门。

    接水时,身边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叶梓茜侧头:“你怎么也出来了?”

    方才不是在便利店买过水了?

    安素轻叹道:“看你出来,我也出来透口气。”

    身为艺术生,在这样的高中里学习,安素的课业压力着实挺大的,她也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般没心没肺。

    接好水,两人相携往回走。

    靠近教室时,看见门边站着个女生,正不住地往里头张望着。

    安素问:“同学,你找谁啊?”

    那女孩闻声转过头来,神色有些许紧张,手里紧紧攥着一个精致的信封。

    叶梓茜挑眉,瞧着这情形,几乎瞬间就猜到是什么状况。

    她和安素对视了眼,正准备直接进教室时——

    那女孩忽然走上前来,将手中的信封塞给了叶梓茜。

    安素惊得差点没拿牢住杯子,瞪大眼睛看向叶梓茜。

    什么玩意?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她家小茜的魅力已经到了男女通吃的地步了?

    女孩吞吞吐吐道:“请......请帮我交给你们班的虞渊!”

    只丢下这么一句恳切的话,女孩直接害羞紧张地跑开了。

    “喂......”

    叶梓茜未说完的话卡在了喉咙口。

    她觉得手中的信封有些热乎的烫人。

    和安素就那么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再看向手里多出来的信。

    叶梓茜语噎:“......这东西还能代劳的吗?”

    她自己是收到过不少情书,但是以这样的形式收到,要去给别人帮送情书的,还真真切切是头一回。

    叶梓茜自己都没给人送过情书。

    拿着手中的信,叶梓茜求助地看向安素。

    安素摆了摆手说:“你别看我哦!我可不去,人家是把信交给你的。”

    送情书这种事,安素也是没有丝毫经验,但她又转念一想——

    方才那女生莫不是个缺心眼吧?!

    她找谁不好?竟然会找小茜帮忙去给男生送情书?

    这心得有多大啊?

    简直就是病急乱投医。

    脑袋里装的是浆糊吧?

    叶梓茜说:“他这不是才刚转学过来第二天吗?怎么就会有人给他送情书啊?”

    未免也太过草率了点吧?

    那这情书明显就是现写的。

    安素手支着下巴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是又忘了吧,昨天还有新入学的高一学弟跟你表白呢!”

    说完又补了一句:“这年轻人的感情来得太快,果然就像是龙卷风啊!”

    叶梓茜:“......”

    沉默了会,她说:“可是也没到写情书的地步吧?”

    简直太夸张了些。

    安素说:“这还是其次,不过那女生的脑子是短路了吧?让你去代送情书,她也不怕虞渊会看上你?”

    叶梓茜:“......”

    她不禁想到虞渊昨天晚上说对她不感兴趣的话。

    皱了下眉,安素问:“我们要是不把信件送出去会不会太缺德?”

    叶梓茜斟酌地说:“要不......这信我先留着?等下次碰到那女生我再把信还给她?她总会想再来打探下结果吧?”

    “你说她连信都不敢亲自送,要是她没收到回复,以为是被拒绝了,她还敢出现在我们班吗?”

    叶梓茜:“......”

    接下来的状况就是——

    叶梓茜硬着头皮走进教室。

    安素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她只能在精神上支持她了!

    站在后门位置片刻,叶梓茜才朝虞渊的课桌走过去。

    原本正低头刷题,身边突然投下一道阴影。

    虞渊微抬头看向来人,

    眉尖刹时一蹙。

    怎么又是她?

    虞渊自认为已经把话讲得很清楚了。

    “有事?”

    男孩凉声问道。

    虞渊话音一出,在原本就不算吵闹的教室中,其余同学几乎都听见了。

    像是不约而同似的,大家都停下手头上的事,有的还在旁人的提醒下摘了耳机。

    都朝坐在教室后靠窗,虞渊所在的位置看过去。

    叶梓茜看着虞渊。

    两人一坐一站。

    像是在斟酌语言,叶梓茜什么都没说就直接先拿起手中的信封——

    递给了虞渊。

    教室里瞬间响起清晰的抽气声。

    有同学惊得张大了嘴!

    这要是换作任何一个其他女生他们都不会这般惊讶。

    重点是这个人是叶梓茜啊——

    是不知道已经拒绝了学校多少男同学表白的叶梓茜。

    烟城中学出了名的不可采撷的高岭之花。

    而现在叶梓茜竟然在给虞渊递情书!

    旁边看着的同学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似乎还能听到空气中夹杂着一些心碎的声音。

    只是那个被递情书的人脸上却未见丝毫喜悦的心情。

    刚打完球回来的梁云飞瞧见教室里的场景微讶。

    他直接走到安素的课桌旁靠站着,手肘碰了碰她的肩膀:

    “喂......现在这什么情况?”

    小茜竟然看上那小子了?

    安素回过头,看到梁云飞在离自己那么近位置,微愣了下,而后说道:

    “一言难尽,你自己看吧。”

    虞渊看向叶梓茜手里的情书,眉头蹙紧。

    叶梓茜出声解释道:“额......这个是方才外头有个女生,让我代为转交给你的。”

    她连那女生叫什么名字都来不及问。

    但这信里想来也一定有署名。

    不少看热闹的同学却觉得这是叶梓茜的掩饰之词,信八成是她自己写的吧?

    也是,连安素都觉得那女生是个缺心眼。

    谁会找叶梓茜替自己代送情书?

    虞渊听了叶梓茜的话,神色并未有太大波动。

    叶梓茜拿着信封的手就那么直接僵在半空中。

    脸色有些许尴尬。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都不伸手来接信的吗?

    叶梓茜就那么瞪着虞渊,眼神示意他。

    虞渊看了片刻,才放下手中的笔,抬手接过叶梓茜手里的信封。

    而后手向后伸去——

    并未转过身就直接把信丢进身后不远处的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