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觉得虞渊长得帅吗

    “怎么?难不成...这卷子是抄的?”

    瞧着班内这非同寻常的气氛,白婧试探地问道。

    “不是的,老师。”叶梓茜出声替虞渊解释,却没敢多言。

    她总不能说虞渊这张卷子也是早上来学校赶的。

    挑了挑眉,白婧是相信虞渊的,因为他的成绩她的确事先和赵世亮了解过了。

    方才白婧口中的“还不错”,却是远远不止“还不错”而已。

    虞渊刚转学到这个新班级,白婧亦不想让他太过锋芒毕露,毕竟他如今还未完全融入这个班集体。

    白婧点了下头:“好了,各自拿着自己卷子先看看,我们待会讲评。”

    发完最后一张英语卷,

    叶梓茜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

    下意识看了眼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个人。

    虞渊已经低下了头,

    额前的碎发轻掩住他戴着的眼镜,但未收敛他周身微凉的气质。

    即便是如今已经穿上烟城中学的校服,坐在教室中,男孩还是莫名的异常突出。

    *

    高中生的一个通病,不说是叛逆,而应该说是非常有自己的主见和规划。

    特别是烟城中学的学子,大多数成绩都极为优异,更是如此。

    所以时常出现这样的情景——

    无论站在讲台上的是哪一位科任老师,课讲得再声情并茂。

    坐在底下的学生,手头的课本或试卷底下都会压着作业。

    而且绝大概率不是本堂课的作业。

    更甚,越是成绩优异者越是如此。

    这种情况说来很有趣,就像是某种可以拿来比较、凸显自己的优越感。

    但对于六班同学而言,有一种特殊的情况是——

    英语课。

    只要是白婧的课,同学们便不敢放肆。

    自然不是都从一开始就如此会看脸色,如此乖巧的。

    六班在年段里头是出了名的野马,敢去拔老虎胡须的事他们一开始也是做了不少的。

    只是没过几次,到后来都被白婧给驯得服服帖帖的了。

    六班同学从白婧的身上学到的最大的认知就是——

    女人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生物,

    尤其是那些外表看起来极度温柔,没有任何攻击性的。

    更具欺骗性。

    *

    上午放学,虞渊不急不缓地收拾好自己东西,起身独自朝教室外走去。

    “喂......虞渊!”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男孩的脚步顿住。

    “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吧?没看到我还在补作业吗?竟然都不等等我?”

    梁云飞从后头大步跟上来,朝虞渊说:

    “走吧,哥今天带你去另外一个食堂。”

    虞渊看着梁云飞的神色有几分莫名,冷淡开口道:

    “我知道食堂在哪。”

    昨天虞渊已经自己绕学校走了一圈,对学校建筑楼的位置有了大致了解,的确不需要再让梁云飞领路。

    梁云飞挑眉,双手环抱在胸前:“所以呢?昨天我带你去了食堂,用我的校园卡请你吃饭,之后还带你去开了校园卡,难道这么大的人情,你今天不应该请我吃顿饭吗?”

    这话说得一气呵成,倒有几分像是提前就打好腹稿似的。

    虞渊:“......”

    虞渊觉得梁云飞这种厚脸皮的风格倒和他认识的某人有些相像。

    远在A市在打游戏的卓逸宸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喷嚏。

    “走吧。”

    虞渊最终只吐了两个字,便率先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勾了勾唇角,梁云飞笑着跟上去。

    烟城中学食堂的饭菜是按照星期每日编排食谱的。

    学生通常坐在教室里头就能推算出今日各个食堂做的饭菜是什么。

    想着想着,有时候魂就已经飞到食堂里了。

    叶梓茜还好,但安素就是极为典型的吃货。

    因为常年练舞,安素从小要维持体型,时常需要忌嘴,许多高热量、高脂肪的食物是轻易碰不得了。

    常理说物极必反,越是如此压抑,安素就越是想吃。

    学校三个食堂每日的菜谱,安素都是烂熟于心的。

    就比如今日是周二,学校B食堂有安素最喜欢吃的鱼香肉丝和佛跳墙。

    所以一下课,安素就直接拖着叶梓茜跑去食堂了。

    想吃上那新鲜出炉的第一口饭菜。

    每每中午到食堂吃饭的时间总让叶梓茜有些许不适,因为总能引来不少围观和注视。

    偶尔还会上演有男同学公然来表白的戏码——

    虽说食堂真的算不上是个浪漫的告白地点。

    坐在安素对面,看她一脸满足地吃着餐盘里的饭菜,叶梓茜的嘴角闪过柔和笑意。

    不知晓她的笑又暖化了多少旁人的心。

    梁云飞和虞渊一起走进食堂时,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好看的人待在一起,总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

    两个高大的男生一块走进来,自然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叶梓茜抬头,不经意也看到他们。

    安素咬着自己嘴里的肉,顺着叶梓茜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含糊道:

    “梁云飞这家伙为什么走到哪,都一副这么骚包的样子?”

    咽下嘴里的饭,安素接着说:“还有啊,他什么时候跟那个转学生那么熟了?”

    瞧见已有同学拿出手机在偷拍了,安素笑着说:

    “不过那家伙才来了两天,似乎就已经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了,人气都快赶上梁云飞了,昨天已经有别班的同学来跟我打探他的消息了,都知道老赵不知上哪儿挖来的校草转进我们班了!”

    抬眸发现叶梓茜依然看着梁云飞和虞渊的方向。

    安素忽然开口问道:“喂!小茜,你觉得他怎么样?长得帅吗?”

    说实话,在叶梓茜身边那么久,安素见过的同叶梓茜表白的人自然多得去了。

    但却很少看到叶梓茜对哪个男生真正感兴趣,通常她都不会多看两眼。

    更甚者,叶梓茜是那种走在路上碰见曾经跟自己表白过的人,她都认不出来的。

    说起来也怪伤人心的。

    安素都怀疑她是不是有间歇性脸盲了,不然怎么会没心没肺到这样的地步?

    “啊?”

    叶梓茜听到安素的话像刚回过神:“安安,你刚才说什么?”

    “我问你,你觉得虞渊长得帅吗?”

    重复了一遍,安素的音量提高不少,顿时引来了不少坐在旁边的人侧目。

    叶梓茜的脸色涨红。

    她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被安素的问话搞得有几分窘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