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初露锋芒

    叶梓茜不知道虞渊是忘了带回去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只道这家伙怕是刚来还搞不清楚状况吧?

    竟然敢不做英语作业?

    要知道,六班学生忘做什么作业都不会忘做英语作业的!

    这才刚来就敢犯白老师的禁忌——

    简直无疑就是在找死。

    虞渊在叶梓茜略带几分同情和唏嘘的注视下,

    从书包外格拿出一支笔。

    微低下头。

    男孩直接就在卷上开始写答案。

    看他那副样子,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就在那张卷子上写下ABCD了。

    叶梓茜惊得微睁大自己的嘴。

    她瞧着平均一题也就几秒钟,根本没有过脑子的时间。

    不带这么嚣张的吧?

    这家伙真是勇气可嘉啊!

    如果他开口求她一下的话,说不定她还可以勉强借他参考一下。

    以叶梓茜对白婧的了解,虞渊就这么写完卷子交上去,让白老师瞧见这明显是应付了事的作业——

    肯定会比没写作业的下场更加凄惨的。

    叶梓茜看他依旧凉薄如水的神色,

    没多久就已经“瞎写”到卷子背面了。

    觉得他应该是不会听取自己的建议。

    算了。

    还是让他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好了。

    想到上午第三节就是英语课,叶梓茜看虞渊的目光更加同情了。

    在早读铃声响后的三秒,虞渊把整张英语卷子填完了。

    接过他递来的卷子,叶梓茜都觉得有些棘手。

    抱着一叠卷子去办公室。

    方才叶梓茜站在虞渊身旁等的时候,班上很多同学都看见了。

    也都瞧见虞渊在短短十分钟内把卷子填完了。

    同样是早上来补英语作业的梁云飞都觉得虞渊相当有胆魄,朝他挑眉,抱了抱拳。

    颇有几分难兄难弟的姿态。

    *

    上午第三节,在上课铃响时,白婧踩着细高跟走了进来。

    教室内极为安静。

    白婧走路时高跟鞋的声音,六班同学早就听出了门道。

    隔着老远便知是谁来了。

    自然安分。

    安素每每瞧见白婧那又高又细的鞋子,不懂白老师是如何忍受得了——穿着这么高的鞋子上课久站,还在学校里爬上爬下,走来走去的?

    着实算是个狠人啊!

    不过高跟鞋的确是提升气质的利器。

    白婧在校园内无论走到哪,都是道绝佳的风景线,惹得众人侧目,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

    毫无疑问,白婧绝对是烟城中学老师里数一数二的美女。

    更别说她还是单身。

    自然惹人注目。

    谁也不知晓究竟是谁能够把这朵鲜花真正采撷而下。

    走上讲台,白婧本就高挑的身材立在上面显得更高了。

    她的手里拿着教材——

    还有今天早上叶梓茜收上去的英语作业。

    一手将红色的保温杯放到桌旁,拿起英语卷,白婧温柔地开口道:

    “我们学校的寒假时间也不算是特别长,怎么有些同学这记忆力流逝得有点太快了吧?总不会是因为太久没做英语卷子觉得手生了不成?那是不是还得要多练练,才能回到你们该有的水平呢?”

    总是这样,白婧无论是开心还是生气的时候,说话都是温声细语的。

    所以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句话是要表扬还是批评你?

    但像现在这很明显是发怒的征兆。

    就如同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此时越温柔就越让人觉得害怕......

    “啧”了一声,白婧说:“不会是有人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是昨天开学我随手发的一张卷子,就不会仔细看了吧?是不是啊?梁云飞。”

    直接抓了个典型,白婧接着问:“这是你的水平该给我写出来的卷子吗?你这不会是今天早上来学校后才现赶出来的卷子吧?”

    此话一出简直是正中红心。

    班上有些同学,白婧才带了半年时间,但他们一个个是什么样的德性,她都一清二楚。

    轻叹了口气,白婧直接一锤定音:

    “看来这周有必要来一次英语考试了,给大家练练手感,找回做英语的感觉。”

    话音一落——

    班内顿时控制不住地响起哀嚎声。

    英语考试简直就是他们的噩梦!

    不同于学校月考、大考的卷子,只要是平常白婧自己出题的测试,那题目绝对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更不用说她如今是被惹得不悦了,就想在开学初敲打他们,那卷子的难度都不需要多说了。

    把已改过的卷子发给前排几个同学和叶梓茜。

    白婧让他们迅速把卷子发下去。

    “对了,要说一下,这次还是有几个同学做得不错的,一百道语法题,梓茜只错了三道,冯余山错了五道,在这还要重点提一个同学......”

    白婧轻柔的话语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力。

    “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虞渊。”

    正在发卷子的叶梓茜抬头看向虞渊,瞧见他不知何时竟然戴上了个金色丝边的细框眼镜,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稍显不同。

    只有轻微的近视,虞渊平时只在必要时候才戴眼镜,比如上课时为了看清楚黑板和屏幕。

    白婧说:“虞渊做得也还不错,只错了四道。”

    “卧槽!”

    在竞争激烈的烟城中学,同学们向来推崇“强者”,可以说类似是约定俗成的法则。

    周围有同学直接发出了惊呼声。

    连叶梓茜都惊讶得睁大了双眼。

    虞渊那张英语卷子是怎么写出来的,她比谁都清楚。

    她原以为他这次肯定要挨白老师的批了,却不想竟会是表扬?

    白婧接着说道:“我听你们班主任说你在原学校的成绩还不错,看来的确如此。”

    并不清楚今天早读课前的情况,白婧说这话还有些状况外,不理解其他同学惊讶的心情。

    要知道他们早上可是很多人,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虞渊在十分钟内随意刷完那张英语卷的。

    速度之快!

    甚至连叶梓茜都觉得他根本就是胡写的。

    可如今老师说他只错了四道题。

    虽然还比她多一道,但那张卷子叶梓茜昨天晚上是认认真真完成的。

    她并没有计时,但和今天早上虞渊的速度是万万比不上的。

    只能说是绝对的实力。

    叶梓茜多看了眼虞渊。

    原以为只是相貌长得好些,却不想竟还是个学霸。

    坐在虞渊身旁的人都已经躁动了——

    但虞渊面容的神色却从头至尾没有太大改变,只是轻皱了下眉头。

    “怎么?难不成......这卷子是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