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那条狗追了我三条街

    叶梓茜最怕狗。

    时常走在路上遇到狗时,人家狗明明狗没有来招惹她,她自己都能被吓到。

    但是叶铮延瞧着她如今这副样子,倒不像是被吓到的样子。

    反倒像是受了什么挫。

    看着自家女儿,叶铮延在等她回答。

    有些沮丧地点了点头,叶梓茜说:

    “是啊……那条狗追了我三条街。”

    叶铮延挑了挑眉,那是相当惨了……

    他有点同情自家女儿了。

    “老爸不是告诉过你吗?下次出门你再遇到狗的时候千万不要跑,也不要主动靠近它,你就催眠自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直接无视它,它就不会来攻击你了。狗是通人性的,你怕它它是知道的。”

    歪着身子靠在沙发,叶梓茜将整个头都埋进抱枕里,心想——

    没错,根本就是她自取其辱,她就该直接当作没看到,无视那个家伙!

    叶铮延又问:“不过,家里附近有野狗吗?竟然能追你三条街?”

    “新搬来的。”叶梓茜眯起眼,满眼怨念。

    叶铮延:“……”

    *

    虞渊要走进家门时。

    口袋里的手机又发出震动声,屏幕不停地闪烁。

    掏出手机,虞渊看了眼上头的来电显示,眸光霎时沉了下去……

    整个人瞬间变得有些阴翳。

    到震动声停止,虞渊都没有接起电话。

    冷凝的静默。

    原本亮起的楼道灯光因为安静又暗了下来。

    周身掩没进黑暗之中,面无表情,眸如沉墨。

    虞渊紧握着手机。

    转身又下了楼梯,在走出楼道后,才抬手回拨过去电话。

    没过多久,手机那头传来一道声音,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和傲气——

    “怎么不接电话?刚才在做什么?”

    没有过多的关心和慰问,虞谦直接开口冷声问。

    虞渊在接这通电话同方才接卓逸宸电话的面色完全不一样。

    “有事?”虞渊冷冷反问。

    在脾性这一点上,父子俩倒是极为相像。

    “去新学校了,怎么样?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在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吗?”

    知道虞渊今天转学去了新学校,就像是在他们的周围装了摄像头,随时随地监视他们母子俩的一举一动。

    即便是到了距离A市有一千多公里远的B城,都像是有一层密不透风的网在笼罩着他们。

    逃离不开,挣脱不得。

    以虞家几近可以呼风唤雨的势力和手段,要查到戎安筠和虞渊两人在哪里落脚,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戎安筠也从未想过要有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并不是偷偷地离开,她在走之前就已经同虞谦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哪怕他顾及着他所谓令人信赖的商业形象,顾及着虞家的产业——

    并不愿同她签订那份离婚协议书。

    戎安筠也万万没有办法再和虞谦同住在一个屋檐之下。

    也不出戎安筠所料,虞谦的确派了私家侦探一路跟着他们母子,事无巨细地汇报他们母子俩每日的情况。

    虞渊毕竟是虞谦的独子。

    也是虞家名义上唯一的正统法定继承人。

    戎安筠也知晓虞家不可能就这么放任虞渊一直同自己在外。

    如今每一天的平静日子,都像是她偷来的。

    不知何时就都要还回去了。

    她什么都不怕了,就是为难了自己的孩子。

    要因为她的任性,同她遭这份罪。

    虞渊站着的不远处有一辆废旧的垃圾车。

    名副其实的含着金钥匙出生,从小到大生活的环境,虞渊不可能完全适应这里。

    但即使条件再差,都没有比接到父亲电话这一刻更让虞渊觉得胸闷、窒息。

    “你也说了,这是我的人生。”

    而你,即便有血缘关系,也无权干涉。

    听懂对方话语背后的意思。

    电话两头皆是沉默。

    但仿佛能透过电流察觉到对方的情绪波动。

    “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你妈着想。”

    虞谦顿了片刻,补充道:“你该劝劝她。”

    即便说这样的话,男人语气也听不出丝毫示弱。

    眸色一片漆黑,虞渊答:“你最没资格说这样的话。”

    戎安筠的痛苦和心酸,包括她所做的选择——

    这一切都是虞谦造成的。

    他凭什么有资格可以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些话?

    这一次,电话那头的沉默持续得更久了......

    相互对峙。

    僵持。

    互不退让。

    虞渊握着手机的手攥得死紧,青筋清晰可见。

    虞谦说:“什么时候想回来了,给我打电话。”

    在男人之前,虞渊的眉心一拧,率先挂断了电话。

    宛若天色,周身的气息沉如黑墨。

    *

    隔天一早。

    叶梓茜难得破天荒地没踩点到校,早了些许。

    在早读前,开始收英语作业。

    叶梓茜是英语课代表。

    昨天开学第一天,虽然并没上英语课,但白婧还是踩着放学的点,进教室发了张语法卷——

    简直就是变态,引得同学们一阵哀嚎。

    没人敢不做英语作业。

    就算有敢没写的,也会乖乖早点来学校,在早读前把作业补好或者是——抄好。

    所以叶梓茜每次收英语作业还算收得比较轻松。

    拿着叠卷子,

    收到教室最后面。

    走到虞渊桌前。

    叶梓茜曲起手指,敲了敲他的桌板。

    虞渊已经换上了烟城中学的校服,是昨天赵世亮给他拿的。

    烟城中学的校服有三个标准颜色——红、蓝、绿。

    除了些重要场合会需要统一颜色,平时并未强制学生固定穿哪一套,同学们通常都是轮流换着穿。

    虞渊今天身上穿着的是蓝色校服,内里只搭了件简单的白T。

    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净。

    在人群中依旧格外醒目。

    让班上不少同学觉得,那些说校服太丑的,实则根本不是衣服的问题,而是穿的人的问题罢了

    校服穿在新同学身上,

    明明就很好看啊!

    听到敲击声——

    虞渊抬头看了叶梓茜一眼。

    叶梓茜似不想同他多说话,只是晃了晃手中的英语卷子。

    一改平日里待人的好脸色,叶梓茜就差把“我在生你的气”这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像是意识到什么,虞渊轻蹙下眉,而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卷子。

    低头扫了眼,叶梓茜惊讶地睁大眼睛。

    那张卷子格外干净,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没写——

    正是叶梓茜此刻要收的英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