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一向没有礼貌

    今天的天气实属有几分夏日的气息,让叶梓茜生出想吃冰淇淋的想法——

    她便直接散步走到前头街角的24小时便利店去买冰淇淋,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顺带着还给自己的“粮仓”补充不少存货。

    穿着粉色卫衣和白色牛仔裤。

    一手拿着冰淇淋,一手晃悠着整袋的零食。

    叶梓茜慢慢地往家的方向走回去。

    几口冰淇淋入肚,加上晚风一吹,还真是一股从胸口钻出的透心凉——

    实在是太惬意了!

    叶梓茜享受得微眯起自己的眼睛,不经意抬眸,突然看见前方的一道身影。

    迎面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就在离她不远的位置。

    眨巴了下眼睛......

    叶梓茜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快就记住了他?

    许是因为太巧了,单今天就碰见过几回。

    叶梓茜一下子就认出虞渊。

    他还穿着白天在学校时穿的衣服。

    手腕曲起,将手机放在耳旁,看起来正在与人通电话,他的神色瞧着竟比在学校时温和不少。

    不再是那么冰冷漠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色。

    叶梓茜心想着也许只是夜晚的灯光柔和的缘故。

    亦或者隔着一段距离是她的错觉也不一定。

    咬下口中的冰淇淋。

    叶梓茜边往前走着,神思着要不要上前去打个招呼。

    毕竟是新同学,她不能失了他们六班学生的友善,可他看起来正在忙的样子,要不就算了?

    他兴许都不认识自己。

    叶梓茜还记得他早上在楼梯口一副没礼貌的样子......

    原本还在犹豫要装作不认识还是上前去打招呼,虞渊已缓缓走过来。

    相隔的距离拉近。

    似是已打完电话,虞渊拿下放在耳旁的手机。

    抬起眼——

    两人的视线刚好在空中交汇。

    不知为何,叶梓茜就是觉得他应是认出了自己。

    此时若不上前打招呼的话,似乎会显得更加尴尬。

    思索片刻,叶梓茜握着手中还未吃完的冰淇淋,还是迎了上去:

    “嗨,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儿?”

    虞渊并未立即出声回答,但至少脚步有停下来,没有像今早在楼道时那么直接地走开不理人。

    那真是相当没礼貌了!

    两人对视,从眼神中叶梓茜确定他认得自己。

    想到他是转学生,不会也是刚搬来B城吧?

    叶梓茜试探地开口问——

    “你是……刚搬来这附近的吗?”

    叶梓茜他们一家在这已经住了很多年,这街道附近的住户,叶梓茜大多是见过的,也都很熟悉。

    怎么说也是在这条街上长大的崽,叶梓茜很肯定她先前并未在附近见过他。

    虞渊轻皱眉头,只淡淡应了声:“嗯。”

    而后便直接绕过挡在跟前的叶梓茜走开。

    虽说这次他好歹是应了自己一声,但叶梓茜却意识到——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这样无视自己,

    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手中的冰淇淋开始融化,滴落些许到她的手背上,叶梓茜忙把冰淇淋塞进自己嘴里——

    狠狠地咬了两大口。

    转身去追那已经往前走的身影,叶梓茜出声喊道:

    “喂!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这样不理人啊!没有人跟你说过这样……”

    话还没说完,叶梓茜正往前追过去,却没预料到前面的人会突然停下来。

    她险些就那么直接地给撞上去。

    竟分神想到她怎么会老往别人身上撞?

    这都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了。

    好在这里她及时地刹住了车!

    手脚敏捷,连带着还不忘把自己手中的冰淇淋挪开,没有祸害他的白毛衣。

    叶梓茜还来不及表扬一下自己的心善。

    虞渊已转过来,目光凉薄:

    “你有事吗?”

    男孩的神色看起来已有点不耐。

    可能不止一点点。

    而是非常。

    对着一张冷脸,叶梓茜犹犹豫豫地吐出刚才未说完的话:

    “你这个人……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虞渊看着她,像是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你不会是还在为早上我在楼梯口撞到你的事生气吧?我又不是故意的,我都已经跟你道过歉了,要不……我再跟你说声‘对不起’就是了。”

    她不记得她还有什么其他地方惹到过他。

    这人未免也太小肚鸡肠了吧?

    叶梓茜在心中小声嘟囔着:怎么说也是同班同学,现在还算街坊邻居了。

    他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虞渊冷淡地问:“你很喜欢给人道歉?”

    叶梓茜语噎:“你......”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蹬鼻子上脸吗?

    她算是第一次见识到。

    如果说梁云飞算是话多怼死人的,那虞渊绝对是话少还能堵死人的那种。

    叶梓茜觉得这人不是真的脾气太臭,就是有人际交往障碍!

    “我一向没有礼貌。”虞渊看了眼叶梓茜,又补充了句。

    怕的就是这种明明有自知之明,却还厚脸皮的人。

    “怎么说我们现在也是同学了,还算是新邻居,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这人的脾气这般坏,一定没有什么朋友!

    虞渊看着叶梓茜的眼神像是多了丝探究。

    像是先前也曾受到这样有意识的“纠缠”。

    静默片刻,虞渊出口的话语是:

    “我对你不感兴趣。”

    叶梓茜几乎一下子就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她也拒绝过不少的人,却从未像他这般直接的。

    重点是——

    她什么时候表达过她对他有意思了?

    这人也太自恋了吧?!

    不知道究竟是气的还是羞的,叶梓茜的面色霎时涨红。

    在虞渊甩下话再次走开时,都没好意思再追上去。

    叶梓茜觉得再靠上前就搞得她真像是对他图谋不轨似的。

    嗔怒地瞪视着虞渊的背影。

    看他转弯走进了一个巷口。

    气得叶梓茜大口把快融化的冰淇淋塞进自己嘴里——

    还降不下火。

    这个家伙,她算是记住他了!

    叶梓茜的性格向来很好,对着时常针对自己的丁灵诗都从未当面表现出什么坏脾气。

    倒真是很少会被这样气到。

    她一回到家,连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的叶铮延都一下子瞧出她心情不好。

    明明出去带了一整袋零食回来,却是随手丢在了沙发上。

    叶梓茜盘腿坐着,背靠沙发抱着个枕头,看起来兴致不高。

    “你这是怎么了?出门又遇到人遛狗了?”

    叶铮延猜测地问道。

    他知道自己女儿最怕的就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