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这里的一切都挺好

    “我可以学。”

    虞渊并不觉得做饭是一件多难的事。

    “要学也应该是我学,儿子你平时还要上课,今年九月你可就要升高三了,妈妈可要好好照顾你的,你什么都不需要管,只要好好学习就可以了......”

    虞渊退一步说:“那你就叫外卖。”

    虞渊知道她本就做不来这些事——

    也更没有必要为了他去学。

    眉尖紧蹙。

    在这方面,虞渊像是有着某种抵触和倔强。

    戎安筠瞧见男孩眉宇间与那人极为相似的神色,不禁又有些晃神,胸口处突然升腾起一股钻心刺骨的疼痛,眼眶的酸涩难忍。

    她忙侧过头,别开视线。

    虞渊走到厨房看了眼残局,拿起手机开始点外卖,一边问:

    “今天的药吃了吗?”

    戎安筠敛了心神:“当然吃了,儿子你在我的手机上定了那么多个闹钟,隔几小时就响一次,我能忘了吗?”

    拉了拉坐回身旁儿子的胳膊,戎安筠又问道:

    “儿子,今天去新学校怎么样?还适应吗?老师对你怎么样?有没有认识新同学啊?烟城中学已经是B城的重点高中了,虽然还是比不上你原来在A市的学校......”

    边说着,戎安筠的面容上又浮现出几分愧色......

    沉默片刻,她开口道:

    “儿子,要不你还是......”

    “挺好的。”

    虞渊直接出声打断了戎安筠未说完的话。

    “这里的一切都挺好,我能适应。”像是要强调些什么,虞渊看着戎安筠又补充了句。

    儿子从小到大就没让她操过心,戎安筠也知晓她向来都左右不了他的决定。

    只不过这次,明明是她自己的任性——

    戎安筠并不想让儿子为了她,搭上自己的人生。

    还是在如此重要的高中阶段。

    他不应该跟着她来到这里,让他继续待在那个人的身边,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是眼前还是未来。

    戎安筠是个很好懂的人,她的情绪几乎都显露在脸上。

    几分挣扎、几分内疚和难过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虞渊眉尖皱了下:“妈......”

    “嗯?”戎安筠看向他,眼底似有些迷茫。

    虞渊尽量温和地说:“你知道我高中的课程都已经自学完了,待在哪里都一样,我答应你,课业我一定不会落下的。”

    知晓自家孩子的个性,他也鲜少向自己解释这么多。

    戎安筠知道孩子是在安慰她。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抬手轻抚了抚虞渊的发梢,戎安筠柔声说:

    “我的儿子那么优秀,一定在哪里都可以的,妈妈最相信你!”

    许是一直被照顾得很好,戎安筠一直是个温柔到极致的人。

    怕也只有她能如此碰触虞渊而不被躲闪。

    虞渊向来排斥与他人有过多的肢体接触,连来往多年的友人亦是如此。

    *

    外卖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就直接送到了家门口。

    好在戎安筠烫到的是左手指尖,并不影响吃饭。

    虞渊给她递了筷子。

    两人无声吃着饭......

    气氛是淡淡的柔和。

    虞渊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不停地亮起,微信消息不断。

    那是个只有三人的群,而现在一直在“蹦跶”的只有一人——就是卓逸宸。

    卓逸宸:“喂!三少你人呢?你今天真的没来学校报到?!”

    卓逸宸:“你之前说要转学的事情是真的?我TM以为你又在耍我呢?没想到你竟然玩真的!”

    虞渊:“......”

    卓逸宸:“所以你说的你爸妈闹离婚的事也是真的?报纸上登的你爸的绯闻不会也是真的吧?我先前看到都没敢问你!”

    卓逸宸接着连发了几个惊吓的表情。

    靳尚:“......”

    靳尚:“卓逸宸,是天都能被你给聊死。”

    靳尚:“所以三少,你什么时候回来?不是真准备就待在B城不回来了吧?”

    卓逸宸:“今天语彤那丫头听说你的事,还跑来我跟前哭了好久,快把我给烦死了!不过三少你去的地方是B城啊?那里怎么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我有空能去找你玩吗?”

    靳尚:“......”

    卓逸宸:“这寒假也过得太快了吧,老子觉得才睡了几觉就又要回学校那鬼地方了!”

    靳尚:“不过三少,以阿姨目前的身体状况,是不是......还是待在A市会比较好?”

    靳尚原本欲言又止,但还是问出了口。

    垂眸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文字,虞渊拿着筷子的手微顿。

    戎安筠瞧他一直时不时地看向手机,笑着问道:

    “这么快就认识新同学了?”

    在戎安筠看来,自家儿子的个性向来是独来独往,是个相当慢热的人,这么多年,他身边比较有来往的朋友一直就那么几个而已。

    虞渊:“是靳尚他们。”

    “哦,是他们啊。”戎安筠沉默了会说,“你突然转学了,他们一定很舍不得你吧?”

    戎安筠的话音刚落,卓逸宸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许是因为虞渊一直没在群里回他消息。

    放下筷子,虞渊站起身。

    “我吃饱了,出去走走。”

    虞渊担心提及卓逸宸等人,戎安筠又会开始自责内疚。

    而他并不会安慰人。

    也不会哄人。

    戎安筠温柔地说:“好,别走太远,可别迷路了,早点回来。”

    虞渊看着把自己当小孩,柔声细语的戎安筠,静默,还是点了点头。

    出屋门之后,才接起卓逸宸的电话。

    习惯性把手机拿得远些,虞渊果然听见卓逸宸因为激动嗓门过大的声音。

    “三少,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成失踪人口了!你这没良心的家伙,竟然抛下我和靳尚自己跑去逍遥了!”

    坐在餐桌上的戎安筠,在虞渊走出去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愁绪爬上了眉眼之间。

    放下手中的筷子,再提不起丝毫胃口。

    *

    此时虽是冬日,但B城属南方,气候本就偏暖些。

    今日白天时的艳阳,倒是硬生出几分夏天的感觉。

    此刻晚间,太阳落下后,才有了些许微凉的清寒......

    叶铮延难得亲自下厨,叶梓茜吃得老饱,很给面子地多吃了碗饭。

    最后还戴上手套,徒手解决了盘里剩下的半盘虾。

    实在是撑得慌!

    她出来路边散步,顺便消消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