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得宛若璀璨的明珠

    学校的作息,将近12点才放学,一点半又开始午自习,间隔时间短,若要来回家吃中饭显然会很匆忙。

    ——所以即便是走读生,中午一般都会选择留校,饭后就可以直接回教室温习功课、做作业。

    梁云飞一下课就去“勾搭”新同学,热心地要带虞渊去食堂。

    班上的“八卦通”樊弘也赶去凑热闹。

    说梁云飞是“六班一霸”一点也不为过。

    但并未带有太多贬义。

    从烟城中学校门口出去向左拐,走一多公理路——

    可以看见一家私立的大医院。

    就是梁云飞他家开的。

    医院院长先前是梁云飞的爷爷梁嘉祥,虽然也还未退休,但如今院长变成梁云飞他爸梁荣参了。

    所以大家都知道梁云飞的家境殷实。

    若非根基够深,以现如今的形势,一家私立医院想在哪怕是二线城市真正扎根生存,又要站稳脚跟,办得出色,不是件容易的事,也不仅是钱的问题。

    梁家是有名的医生世家,没有人怀疑梁云飞以后可能也会学医,当一名医生然后接管家里医院。

    许是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梁云飞从小家教甚严。

    作为孙子辈的独苗,梁家上下对这孩子寄予极大厚望。

    多方管教。

    奈何梁云飞生性不喜受束缚,着实“顽劣”得很。

    好在成绩算是名列前茅。

    但梁云飞在学校向来无法无天。

    虽不到成日胡作非为的地步,可毫无疑问——

    一有什么事梁云飞绝对是班里带头使坏的那个。

    平日里最敢同老师犟嘴,时常连老师都捉弄。

    可以说是所有科任老师心中的“头号麻烦人物”。

    史文耀三天两头都得抓他去教导处训上两句。

    即便如此。

    梁云飞在学校还是很受欢迎的。

    且不论优越的外形,还是校篮球队队长。

    梁云飞身上有贵公子的气质,又有一种痞帅的傲气,自然相当讨得女孩子喜欢。

    也许连他自己都未意识到——

    梁云飞可以说是班级凝聚力的重要人物。

    通常只要有梁云飞在的地方,旁边一起的人就不会少。

    性格又开朗,梁云飞一放学就开始发挥“同学爱”主动找上虞渊。

    虞渊的脸色从头到尾冷淡至极,但梁云飞却像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拐带着虞渊直接往学校食堂走。

    这样俩男生无论走到哪,自然都是焦点。

    何况是这茶余饭后的热闹时间。

    梁云飞就不用说了,本就是学校风云人物,一路走过去,有不少外班人同他打招呼。

    还有樊弘这个“话唠”在,气氛怎么也冷不下来。

    班上有不少女同学跟着梁云飞、虞渊他们去到同一个食堂,点了差不多的菜。

    然后挑了个靠近他们的位置,坐着观望。

    虞渊没有穿校服,在人群中本就格外突出。

    仅仅是一中午时间,整个年段都传开了——

    都知道六班来了个超帅的转学生,比起梁云飞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

    假期综合征一时难以调节,下午上课时教室里头不时响起哈欠声。

    像是会传染似的。

    一下午都在老师们的训诫敲打声中度过......

    好在开学第一天,学校惯例不用晚自习。

    叶梓茜被安素骑着自行车载到校门口时,蒋叔已等了好一会儿。

    同安素道别,叶梓茜坐上车,说:

    “蒋叔,你又来早了?”

    “刚到一会儿,小姐今天开学感觉怎么样?有什么新鲜事吗?”

    “倒是没有,一个寒假没见大家都没太大变化。”

    叶梓茜正说着,忽然看见路边一个高大的身影。

    下意识按下了车窗,往外看去。

    车子缓缓驶过,她果然看到那张还有些陌生的面容——

    虞渊戴着耳机,正沿着路边独自走着……

    “小姐?”

    “啊?”叶梓茜回神,转过头。

    蒋承平问:“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不过我们班来了个很奇怪的转学生。”

    “奇怪?哪里奇怪?”

    叶梓茜犹豫了会,答:“......说不上来。”

    蒋叔原名蒋承平,在叶铮延身边做司机多年,也算是看着叶梓茜长大的。

    蒋承平知晓叶铮延向来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女儿,无论有多要紧的事,叶铮延宁愿自己开车,都不会让他误了接小姐上下学的时间。

    许是因为夫人走得早,叶铮延对这个女儿确实溺爱。

    究竟疼到什么地步呢?

    拿一件事来说,叶梓茜的枕头下压着块纯金的佛牌。

    这块佛牌是叶铮延亲自到庙里头长跪一日,经主持开光后所得。

    是求回来保叶梓茜夜夜安睡的。

    那时候,叶梓茜还很小,有段时期睡得极不安稳,时常做噩梦,半夜都会惊醒。

    叶铮延也不知上哪听得这法子有用,便亲自去庙里求了个佛牌回来。

    也不知怎么的,还真有点效果。

    后来叶梓茜当真睡得安稳了不少。

    只有被人护在手里、含在嘴里、被视若珍宝般宠大的孩子,才得这般如此。

    叶铮延从来也没想叶梓茜需多有出息,多富贵成才,唯愿也不过是她能够平安长大。

    好在这十几年,叶梓茜确然一路顺遂,无忧无虑。

    生得宛若璀璨的明珠。

    *

    车子没过多久就驶到叶家门口。

    蓝牙识别,庭院大门自动打开让车辆进入。

    目之所及是个不小的庭院。

    在B城,只要是早年有点积蓄的,想要有个带院子的房子还不算难事。

    但要有庭院还要配有一栋这般精巧的别墅却是极少数了。

    连门口半弧状的长阶梯,都是名贵的大理石所造。

    这样的房子,就是路边经过的人都要忍不住多瞧上几眼,难免心生艳羡。

    天气和暖,庭院内的玉兰花开得正盛,一朵朵迫不及待地绽放枝头,映照着碧蓝色的天,美不胜收——

    那是叶梓茜平日站在屋内最喜欢观望的一处风景,从她房间窗户的角度往下看,院中花树高低错落都能尽收眼底。

    太阳快落山了,懒洋洋地晒着......

    院中有棵青枣树,正结了好多熟透的枣子,把枝杈都给压弯了。

    那是叶梓茜最喜欢的果子。

    院里还铺有花圃和草丛,不少花草平日基本都是叶铮延亲自在照料的。

    自然不是舍不得花钱请园丁,只不过是叶铮延自己的兴趣。

    做这些事能让他静心,亦是修身。

    旁人怕是很难想象,总在生意场上运筹帷幄的叶铮延,回到家中换上身花匠服,在院内裁剪花草是一副怎样的光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