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是从哪个学校拔来的校草?

    “真的假的,男的还是女的?”

    理科班男女比例严重不协调。

    六班45人里女生仅15人。

    但六班男生还可以炫耀他们“在精不在多”,毕竟像叶梓茜、安素这样的一个能顶其他班好几个。

    即便如此,要能再来个美女那是再好不过了!

    樊弘叹了口气——

    “男的,等会儿女孩们可得矜持点,备好纸巾,口水记得擦一擦啊!”

    安素笑说:“呦,那是得有多帅?帅到惨绝人寰的那种吗?”

    女生们内心已经沸腾,面上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激动。

    等到老赵将人领进来,躁动的教室骤然变得安静下来——

    能听见细微的抽气声。

    不经意抬头,叶梓茜也微睁大双眸。

    众人心道——

    乖乖,老赵这是从哪个学校给人拔来的校草啊?

    长得也忒帅了吧!

    男生的个头太高,站在只有170出头的老赵身旁,优势尤为明显。

    身穿白色高领针织衫,搭配灰蓝色休闲裤,腕上戴着银色的表。

    在一众穿着校服的学生中,显得更为成熟。

    加上高大挺拔的身形和俊朗如雕刻过的五官,衬着略带凉薄的气质,简直就如同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实在是太养眼了!

    除了看起来不苟言笑。

    应是不好接近。

    瞧着教室内压抑不住的躁动,老赵咳嗽了声,说:“这是本学期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和大家打声招呼吧!”

    只见新同学拿起一根粉笔——

    在黑板写下“虞渊”两字,复杂的笔画,笔迹却肆意利落,略带锋芒。

    然后,一句话也没说。

    “……”

    众人期待的目光:“???”

    赵世亮显然没想到新来的转学生这么有个性,直接无视他暗示的眼神,就这么干干冷着场。

    连简短一两句自我介绍也没说。

    看到老赵吃瘪,梁云飞看热闹地没忍住轻笑出声——

    这新来的倒是颇对他的胃口。

    “咳......那个,那你就先去坐四组最后空着的位置吧!”

    虞渊的个头太高,坐那也不算委屈。

    没有异议地直接往教室后头走。

    期间,虞渊毫无疑问受到全班同学的注视,包括叶梓茜。

    叶梓茜就坐在四组靠过道的位置。

    虞渊走下去会经过她。

    叶梓茜瞧他的目光没有丝毫停留,看样子倒像是不认识她。

    又想——

    他本来就不认识她!

    原来是转学生,

    怪不得敢不穿校服。

    不过,叶梓茜严重怀疑这人随身携带空调,不然那张脸怎么能那么冷?

    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低气压。

    飘走的思绪被老赵的声音拉回神:

    “同学们,新学期新气象,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已经是高二下学期了,从今天开始,你们的高中生涯就已经过半,开启后半程,也该收收心了,接下来每一步都要脚踏实地、全力以赴,能不能做到啊?”

    “能......”

    回答他的是同学们懒懒散散拖得老长的声音。

    “当然,如果有些同学不够努力的话,可能行程就不是过半,而要再延长了。”

    梁云飞回嘴道:“老赵,不带这么拐着弯地诅咒人的啊!”

    除了对待学习严肃些,平日里赵世亮都与学生打成一片。

    六班学生大多不怕他——

    梁云飞是最喜欢和他唱反调的一个!

    老赵笑了:“梁云飞,这么懂得对号入座,看来还是有点思想觉悟的嘛?”

    安素说:“老赵你就别昧着良心夸他了,这家伙最缺的东西就是——自知之明了!”

    不少同学笑出声。

    梁云飞啧了声:

    “老赵,你看安素新烫的泡面头好看吗?她管那叫做蛋卷头。”

    老赵:“......”

    众人大笑!

    安素眯眼,拍案而起:“梁云飞!!!”

    *

    即便再念叨着不想开学,在学校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老赵派班里的男生壮丁去总务处搬了一整个年段的书。

    光是发新教材和教辅就花了大半天时间。

    烟城中学是B城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光练习册就比其他学校多出好几本。

    毕竟每年百分之九十几的本科上线率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

    眼见课桌上越堆越高的课本——

    几乎是高中生的常态了。

    同学们埋头在新书上龙飞凤舞地写下自己名字。

    课本发完,已临近放学时间。

    老赵说:“还有时间,要不课本拿出来,我们开下新课?”

    “老赵,你饶了我们吧!还有十五分钟就下课了!”

    梁云飞说着晃了晃自己手腕的表,“被你叫去当了一上午的苦力,大家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一听这话,赵世亮都想开口骂他不懂笨鸟先飞!偏偏梁云飞又有嚣张的资本,他的成绩向来都很漂亮。

    但对比之下,语文算是梁云飞的短板。

    老赵故作语重心长道:“马上就高三了,梁云飞,你也该有点危机意识了,光数理化好可不顶用,有本事你先给我做到考试作文不跑题?上次让你去买的作文选买了吗?”

    噗嗤......

    安素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老赵斜看她一眼:“安素,你还笑?梁云飞那个叫偏科,咱们要不也努点力,看能不能先偏上一科怎么样?”

    梁云飞闻言嘴角勾起,朝安素挑眉摊了摊手,言下之意——

    这话可不是他说的,是她自己“自取其辱”。

    安素的脸颊微红,气鼓鼓地瞪了梁云飞一眼。

    其实,安素成绩并不算特别差,她本来就是作为舞蹈特长生考进烟城的,成绩在这一众学霸当中自然是不够看。

    若放在其他学校也能勉强算中等水平了。

    *

    第一课就是古文,生物钟还未调过来的众人又困又饿,读课文时声音拖得老长——

    倒生出几分古人读文时摇头晃脑的味道。

    在下课铃声打响时恢复生气,同学们蜂拥着走出教室,去往食堂。

    烟城中学除了有个全B城最大的图书馆外,特别有名的就是学校食堂了。

    作为一所公办而非私立高中,烟城中学校内能建有三栋食堂实属难得。

    而且食堂厨师也是专门聘请来给学生设计餐食搭配的。

    这样的标配甚至超过那些以基础条件优越著称的私立中学。

    烟城中学奉行的原则是——

    强健的体魄自然是优异成绩的基础。

    高中正是关键性阶段,更别说最后的高三冲刺,每天超负荷的学习量。

    学生日常饮食尤为重要。

    食堂还为高三学生划出专门的用餐区,更为安静舒适。

    无须和其他学生挤着排队,这已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