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了名的高岭之花

    广播通知让同学们到礼堂参加新学期开学典礼。

    叶梓茜拉着已经快要和梁云飞动起手来的安素走回位置,沿路同目光触及的同学微笑示意算是打招呼。

    班长冯余山看到叶梓茜笑着同他打招呼时,下意识挪开视线,面色微僵,似是被她脸上明艳的笑容刺到。

    ——能容纳三千人的学校大礼堂。

    高二同学刚好被安排在最中间位置。

    台上的情况看得十分清晰,一览无余,上头坐着不少学校老师和领导,都是些熟面孔。

    由烟城中学教导主任史文耀宣布新学期开学典礼正式开始——

    礼堂内不约而同安静了下来。

    对于平日里没事就喜欢到处巡视,没收手机,纠学生日常行为规范,每周学校大会都要对学生一通批评教育的史文耀,同学们见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躲都还来不及,简直就是“瘟神”。

    学生们私下便给史文耀取外号“方丈”。

    叶梓茜和安素坐在排尾位置,对于周遭同学的注视并非仿若未知,只是她大多已经习惯了。

    两人挨得极近说话。

    众所周知,叶梓茜和安素两人好得跟连体婴似的,旁人以为她俩是因为家世皆好才玩得到一块去,实则不然。

    更多的可能是同为单亲家庭长大的惺惺相惜吧。

    安素家境的确相当不错,母亲安淑雅是个商场女强人,一手创立AG珠宝设计公司。

    叶梓茜和安素是发小,多年同学,性格互补感情一直很好。

    中考时叶梓茜考入了烟城中学——是B城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

    以安素平时的成绩她就算是踮着脚也够不着烟城中学的录取分数线,好在另辟蹊径,最终凭借舞蹈特长生被破格录取。

    两人别提多高兴,为了庆祝还一起去旅行了大半月。

    高二文理分科时,安素毅然决然地和叶梓茜一起选了理科,照她自己的说法就是——

    对于学渣而言,根本就没有文理科的区别嘛!

    反正都差不多,她都不会。

    叶梓茜听了简直哭笑不得。

    开学典礼的流程每学期都不变,实在枯燥。

    安素小声说:“小茜,你看老赵那万年不变的黑框眼镜,实在是太抢眼了!”

    叶梓茜弯了弯嘴角,老赵是他们班主任,也是年段长,自然坐在上头。

    老赵原名赵世亮,是六班的语文老师。

    叶梓茜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课,老赵介绍自己名字时,说他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希望自己能把世界照亮。

    人如其名,实在憨厚得有些可爱。

    六班同学光一天就全记住班主任的名字。

    安素:“白老师的气质果然无人能敌,特别是坐在这一众老师之中,简直就是发光体!怪不得庄老师死追着不放。”

    叶梓茜不用找就能看到坐在台上的白婧,她们班英语老师。

    安素说得不虚,白婧是美得极为亮眼的那种,但比起外貌的杀伤力,白婧的性格和脾气才更为恐怖。

    她可以说是烟城中学没有一个学生敢惹的老师了,连六班一霸梁云飞在吃过几次哑巴亏后,也不敢在英语课上太嚣张了。

    白老师威名在外,平常连其他老师都畏她三分,生起气来连领导也不放在眼里,也是个叛逆的主。

    叶梓茜的英语极好,平日最喜看些外文著作和电影。

    她还是英语课代表,也是白婧难得的宠儿。

    叶梓茜亦时常庆幸自己是英语比较好,要是白婧是物理老师的话——

    那她的人生必然是相当凄惨了......

    今年高二年段上台发言的优秀学生代表依然是冯余山——一个永远稳坐年级第一宝座的人。

    他就如同是个学习机器,平日里就未曾见他做过与学习不相干的事,寡言的人连发言稿也是索然无味,听得人昏昏欲睡......

    *

    无聊又枯燥。

    开学仪式总算熬完了。

    礼堂前后共有四个双扇门,但整个学校的人一起退场,也是难免拥挤。

    需要有序排队出场。

    叶梓茜排在安素的前方,安素整个人就如同是只树懒异样趴在她的后背。

    队伍以龟速向前行进着……

    行至门口处,她俩遇见同班的丁灵诗,对方面色极为高傲地斜睨了她们一眼。

    叶梓茜的脚步稍顿,想让对方先过。

    并非怯弱或畏惧,她只是毫不在意,不喜同人计较。

    却不想,原本如同软骨头的安素却像突然有了力气似的,一下子从背后走上前来拉着叶梓茜——

    两人直接越过丁灵诗,先走出了礼堂的门。

    气得丁灵诗在后头狠狠地瞪着她们!

    安素还故意挑衅说:“小茜茜,你干嘛给她让道啊?她这种人可丝毫不会有感激之心的!”

    说话音量大得像是故意要让身后人听到。

    叶梓茜在学校向来人缘好,她为人热情大方,又没有什么大小姐脾气,和谁都合得来。

    少数不对盘的便是丁灵诗。

    自高一起就是同班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

    虽然叶梓茜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哪里得罪过她?

    而且很不幸,高二文理分班后她们竟还分到一班。

    照安素的说法——简直是阴魂不散!

    叶梓茜有些好笑地看向成天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安素:

    “都是同班同学,安安你干嘛老跟她计较?”

    “明明是她有事没事老是针对你,什么事都要跟你争,真是小肚鸡肠!”

    嘴角带着淡淡笑意,叶梓茜摇了摇头。

    她知道安素就是那种谁跟她吵架都吵不过,脾气一上来谁也拦不住的那种。

    两人往教室方向走,忽然被一男生挡住去路。

    叶梓茜问:“同学,你有事吗?”

    男生的神色看起来有些许慌乱,面色微红,是肉眼可见的紧张。

    抛开这些不说,男生的相貌生得还是很好的。

    瞧着这架势,安素双手环抱胸前,挑了挑眉,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叶梓茜。

    叶梓茜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此时正是散场的时间,礼堂外来来往往的人众多,有不少认出叶梓茜的,已经停下来准备看热闹了!

    果然,没过多久,男生像是鼓起勇气地开口说道:

    “同学......请问你是哪个班,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

    少年时期的爱恋总是朦胧青涩的,连带着告白都如此间接委婉,但大家都听得出来,也明白其中掩藏的含义。

    不少男同学开始起哄,猜想着怕又是个扑上前当炮灰的!

    要知道——

    叶梓茜在烟城中学那可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

    倒不是说她的性格高冷,只不过是从高一入学至今,不知有多少男同学前仆后继地上前去表白,其中不乏极为优质的,比如烟城中学的风云人物何阳朔多次追求也无用。

    全都落了个被拒绝的下场。

    没有一个能够将叶梓茜拿下的。

    学校论坛甚至还有一个校园女神难追榜——

    有趣的是,叶梓茜也是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