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烟城女神榜榜首

    六年前。

    晨间阳光格外明媚。

    镜头拉近一处雕花窗栏,置于窗台上的几株雏菊开得极好。

    阳光偷跳进屋内,透过白色纱帘,光影交错,投射于木地板上。

    纯木制的复古钢琴、立在床边的画板、嵌墙的多扇书柜、书桌上的小陶器......

    屋内摆设错落有致,每件物品都巧思精致,处处透着淡雅温馨的气息。

    闹铃声打破这片宁静。

    锲而不舍地响着......

    翻过身。

    一只修长纤细的手臂从被窝内伸出——

    摸索着要再次按掉床头柜的闹铃。

    裸露在外的肌肤素净得几乎要同白色被褥融为一体。

    “小茜,再不起床,你今天开学可要迟到了。”

    楼下传来一道中气十足又捎带悠然的声音。

    费尽力气撑开眼皮,缓慢眨了两下……

    叶梓茜迷糊地看了天花板片刻,而后惊醒地从床上跳起——

    抱着昨夜就放在床头的衣物,飞速冲进洗手间!

    坐在楼下悠闲看报的叶铮延,听见楼上传来“兵荒马乱”的乒乓声,笑着摇了摇头。

    没过多久,楼梯拐角就出现一抹红色校服身影——

    未施粉黛就格外明艳的容颜。

    面上慌乱的神情倒让她整个人显得生动有灵气。

    背着书包边下楼梯,叶梓茜拿出条发绳抬手将长发盘起,熟练地扎起头发。

    直直要往门边冲。

    “把桌上早饭吃了。”

    声音从沙发边传来。

    叶铮延放下手中的咖啡。

    “爸!我真的马上要迟到了!开学第一天要是被方丈逮到了,我这学期都会遭殃的!”

    “着急归着急,吃点再走,不差这一时半会。”

    叶梓茜背着书包一个急刹车还是转了方向冲向餐桌。

    拿起杯子灌了一大口牛奶,抽出纸巾抓上盘子里的两片土司......

    跑到门边鞋柜,叶梓茜躬身换踩了双鞋就火速冲出门了——

    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足见平日里训练有素。

    跑下半弧状的长石阶,冲出庭院,司机已在门口等候多时。

    叶梓茜一坐进车,不待她开口,司机就配合默契地发动车子,显然已经习惯叶梓茜每每如此。

    “蒋叔!今天可得再开快点啊!”

    “放心吧,小姐,我刚查过路上没有堵车,应该赶得及。”

    烟城中学所处位置在B城的市中心,上学时间人流量大,极易堵车。

    但叶梓茜出门时间太晚,总能巧妙避过早高峰时间。

    接过蒋承平从前座递来的一瓶牛奶:“谢谢蒋叔!”

    叶梓茜一边啃着土司,一边从校服口袋掏出震了一早上的手机。

    微信提示信息早过百了。

    群里格外热闹,大多是因为开学铺天盖地的哀嚎。

    这群并没有老师,大家自然放肆。

    学校明令规定,上课期间不得带手机进教室,只限教室是还留给住宿学生一点通融。

    如果在教室内被逮到,手机直接没收。

    若点儿背碰上的是方丈拿下场更惨,几千块的手机想要回来都是难事。

    叶梓茜瞄了眼屏幕时间,群里消息还不停,大家应都在教室了才对。

    她笑了笑,心想果然开学第一天,大家都特别嚣张。

    *

    车子快速驶到学校门口。

    叶梓茜在车停稳的那刻飞快打开门下了车。

    今天的阳光明媚得有些刺眼。

    ——是冬日里的暖阳。

    毕竟刚开学,假期综合症,校门口有不少踩点的,但很少有像叶梓茜这样从百万豪车上下来的。

    马上要到响铃时间,校门已是半关。

    “小叶啊,开学第一天你就又要迟到啊?”坐在保安室门口,听着老式收音机,用保温杯喝着茶的保安叔叔笑着说。

    已跑进校门口的叶梓茜转过头,脸上笑容比阳光还要亮人眼——

    “没迟到!这不还没打铃嘛!”

    对于叶梓茜这种日常迟到星人,和保安叔叔的交情那叫一深,时而少不得要撒娇卖萌一番求不登记名单。

    这一个寒假没见,倒觉得分外亲切。

    烟城中学的一特点就是——相当大。

    从校门口到教学楼要走老远一段路,还有规定外来车辆不得入内,美名其曰要让学生加强体育锻炼,增强身体素质以应对高压的学习生活。

    叶梓茜不止一次抱怨过,若是蒋叔能把她载到教学楼下的话,兴许她就能多睡二十分钟。

    校园内随处可见绿植,在这南方的城市,即便如今冬日,一眼望去还是触目可及的绿意。

    今日阳光极盛,空气中依稀可以闻见草木的清香。

    一路小跑,叶梓茜白皙的肌肤有些微微泛红。

    上楼梯时,她已经觉得有些腿软了。

    懒了一个寒假没跑,果然体力值都下降了。

    终于上到三楼——

    在看到楼道尽头“高二(6)班”的牌子才瞧见光明。

    预备铃打响那一刻。

    叶梓茜刚好踩进教室。

    好在今天开学,老赵事多,没照以往提前来班内巡视。

    也算是逃过一劫了。

    教室里很热闹,有些听到叶梓茜脚步声以为是老赵的同学,忙把手机收起来。

    眼尖的安素一下子就看到叶梓茜,立马站起身,原本在聊天的不少人都看了过去。

    在烟城中学,叶梓茜绝对算得上是名人,自入学后便占据烟城“女神榜”榜首。

    身形纤细,肤色如雪,眼角标志性的泪痣格外引人注目。

    美得就像是个芭比娃娃。

    才艺更是出众——

    精通钢琴绘画、书法和陶艺。

    可以说叶梓茜有着一切令人艳羡的璀璨,明亮夺目。

    但叶梓茜无论走到哪都是焦点的原因不仅如此,更因其雄厚的家世。

    烟城中学有一所代表性建筑——全B城最大的图书馆,就是叶梓茜的父亲叶铮延捐赠的。

    校园论坛上还有不少专门扒叶梓茜家世的帖子,连说她能考上烟城中学是买通了当年出卷老师的说法也有。

    总之真真假假的传闻颇多。

    安素走到门边,扑上去就给了个大大的熊抱。

    “小茜茜,伦家好想你哦!”

    连躲的力气都没有,叶梓茜好笑地抬手揽着她。

    “安安,我们不是前天刚见过吗?”

    “你没听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我吗?”

    有声音从叶梓茜身后传来——

    “安素,我不是告诉过你,你不适合撒娇吗?大清早吓唬谁呢?”

    叶梓茜转过头去,她以为她是最后一个到的,没想还有人给她垫底。

    男孩边打哈欠边走进教室,那姿态像是上一秒刚从床上爬起来,头发未经打理有些散乱,但依旧难掩张扬肆意的帅气。

    “梁云飞,你胆敢再说一句!我待会儿就去教导处跟方丈说你今天迟到了!”

    梁云飞很有本事惹毛人,而安素偏生是那种“一点就着”的类型。

    两人一碰到一起就是火星撞地球。

    话音未落,安素已经冲到叶梓茜前面了。

    “我要是不迟到,方丈才会觉得奇怪。”梁云飞说完还笑着朝叶梓茜说,“是吧?小茜茜,你肯定懂。”

    叶梓茜挑眉,眨了眨眼:“......”

    她怎么躺着也中枪,该逃离战场了。

    安素怒:“小茜茜也是你叫的?!”

    眯眼看了看安素,梁云飞审视了几秒:“你顶着你这泡面头去教导处,你看方丈先收拾谁?”

    像是才意识到自己假期刚换了发型,安素抬手抓了下自己的头发,脸颊瞬间泛起了热意——

    “你才泡面头,这是现在最流行的蛋卷头!”

    “呵......你觉得听起来有好听到哪里去吗?泡面和蛋卷?”

    梁云飞耸肩,摊了摊手。

    不少同学已经笑出声,笑的不是安素的发型或外貌,只不过是单纯起哄逗趣。

    安素身高有172,因为常年练舞,体态极佳,外貌姣好,尤其是嘴角边两个小小的梨涡,笑起来犹如冰雪初融后甘甜的春意。

    即便此刻发怒的面容依旧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