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爷,我太害怕了

    相对被磨灭存在,温酒觉得,四爷可爱多了!

    自己一定可以的。

    黄泉锦鲤感觉有点不靠谱,但也应该有点能耐吧?

    说不定以后真的又机会回现代呢。

    爷爷还在等着她一起吃包子!

    加油温酒,你可以!!!

    周围跟四爷过来的众人愣了片刻,即刻转了头去。

    甚至还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模样。

    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才追上来的苏陪盛,正好看见相拥的两人,脸色也怪异了起来。

    来的这一路,他琢磨着,主子应该是要打的是温酒姑娘。

    可是为什么打她呢?

    看两人这般缠绵模样,苏陪盛觉得,他终于明白了!

    爷和温酒之间,他可都见证了。

    昨儿个,侍寝分外和谐,可是和谐过了头了,伤了身子。

    今儿个早上,主子定是觉得没面子了。

    后来,他们又听到温酒那么多肺腑之言。

    爷明明感动的不行,可最后还是走了。

    这其中缘由,一定是因为温酒姑娘没有留四爷过夜!

    这不,主子觉得没面子,来势汹汹的想吓唬人家姑娘。

    到了跟前吧,人家一哄,又好了。

    苏陪盛心下琢磨,让他家爷上心的姑娘可是不多,虽然温酒姑娘口口声声说活不长了,但是苏培盛看来,这一副活蹦乱跳的模样,指不定能长寿呢。

    眼瞧着主子这模样,就是碍于面子,想过夜又不好意思说。

    这么想着,他也着急了,今日做错了事,主子若是不开心,还不知道会怎么罚他呢。

    这会儿,他恨不得拎着温酒的耳朵叮嘱她,让他抓紧请主子留宿。

    四爷这会儿也的确面无表情,他没抱温酒,也没推开,只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她。

    她趴在胸口,嘴角笑意浅浅,似乎十分满足的样子。

    满足?

    四爷脸色越发不好看。

    自己过来满足她来了不成?被这个小东西给打了,却还要满足她?

    他有受虐倾向?

    低头看着温酒的脸,四爷眯着眼睛犹豫,到底要不要给她点苦头吃。

    温酒察觉盯着自己的眼神越发不善,没法继续装死,小嘴一抿,眼巴眼望的看着四爷:“爷,酒儿对不起您。”

    四爷漆黑的凤眸深不到底:“嗯?”

    温酒吸了吸鼻子:“酒儿的脚踩在冰凉的雪地上,才知道寒凉,又想起帮爷洁面时候用的冷水,酒儿心中羞愧...”

    四爷听了这么句,邪睨了她一眼,见她真的没穿鞋子,袜子都湿透了,轻轻“哼”了声,没说话。

    温酒察觉这位爷脸色缓和。

    猜对了,这个小心眼的男人,真的是回去后觉得亏了,又来找场子!

    “爷要不早些回?别因为酒儿把您冻坏了。”

    四爷皱眉思索好一会儿,忽而侧头问道:“我拿花瓶敲她的头,会把她敲死吗?”小东西面色颇有几分苍白,倒是看上去身子不大好的样子。

    温酒:“!!!”他想干啥?

    苏陪盛也着急,恨不得扯着温酒的耳朵提醒她抓紧留主子在这休息。

    身后柳府医也吓了一大跳,白着一张脸,颤颤巍巍的说:“若是贝勒爷您敲,八成把握是要死人的...”温姑娘这是得罪了主子?

    温酒:“......”感谢柳府医救命之恩!

    四爷皱眉,仔细打量下温酒:“那,把凉水泼她头上,她会死吗?”

    温酒:“......”我*&*#%!!!

    “爷,不用您,我自己来。”温酒硬着头皮,一头扎进雪堆里头。

    大雪厚实的已没过膝盖,温酒整个被大雪埋了,费了好大力气才起来。

    满头满身的雪,一时狼狈极了。

    四爷抱着胳膊看的津津有味,紧拧着的眉目总算舒展开了。

    温酒明显察觉到那人幸灾乐祸的模样,深吸一口气。

    接着,唇角一扯,一头扎在四爷的怀里。

    “爷啊,人家知道错了,原谅我好不好啊?真的好冷啊!”

    鼻涕混合这白雪都蹭在他身上,还抹了两把。

    看着四爷微抽的嘴角,温酒觉得,不那么冷了。

    在某人发怒之前,她立即退开,可怜兮兮的说:“爷,我,太害怕了,不小心弄脏了您的衣裳...酒儿这就帮您弄好...”

    这次真的不敢动手脚,小心翼翼的帮忙处理。

    见四爷冷着一张脸不说话,温酒心里又忐忑起来。

    冲动是魔鬼啊,万一他又要杀人...

    但凡用个别人的身份,温酒都不会太担心,毕竟四爷还不到杀人狂魔那个程度。

    可原主,她先下药爬床,自己又给他打晕,好像还泼了盆水,踢了一脚,敲了一下...

    桩桩件件加起来,温酒觉得脖子疼。

    “不用你,进屋。”

    四爷推开温酒,寒着脸就往屋子里面走。

    雪拔凉拔凉的,他真有些冷。

    身后的温酒被他推的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苏陪盛扶了一把。

    温酒站稳后,忍不住对着他后背比划一通还你漂漂拳!

    太憋屈了!

    叉腰平复了下,便发现四爷带来的几个跟班都在傻愣愣的看着自己。

    温酒眼睛一瞪:“看什么看,这是闺房情-趣,懂不懂?”

    转头,懊恼的捂着脸追上去。

    丢死人了。

    钢铁大直男!

    在现代一定娶不上老婆!

    怪不得原主搭上几条命都没逃一死,书晴做了太后都没能得到他的爱。

    这样的,他懂啥是爱吗?

    懂的话,就不会把自己家里弄死一大半了!

    一想到她还要去爬他的床,且只有三日时间,温酒糟心的现在就想被掐死!

    “咳!主子正忙,你们外头守着去!”

    苏陪盛对于几个侍卫吩咐。

    几个侍卫相互对视一眼,皆是尴尬的别开了眼,几乎落荒而逃的出了院子。

    苏陪盛翻了个白眼,这温酒可是他的干妹妹,那是主子的女人,哪里是这些癞蛤蟆能看的?

    不过话说回来,从前跟温酒共事的时候,倒是没觉得她长的有多漂亮。

    虽说在宫女里头容貌也是拔尖的,但是总觉得跟娘娘们还是有些差距。

    如今看来,到是比那容色盛极的李侧福晋都要更胜一筹。

    也是,长成这个模样,可不是要受宠的么。

    目送温酒进了屋子,苏陪盛用胳膊肘碰了下呆住了的柳府医,忍不住好奇:“柳大夫,闺房真的有这样的乐趣?”

    柳府医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了,颤颤巍巍的撸了把胡子:“大概...可能...也许...是?”

    苏陪盛:“我不是个男人,你可别骗我。”

    柳府医:“......”

    如今他年近花甲,也没听过有这样乐的,他也怀疑是不是被人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