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黄泉锦鲤?

    “啊?”温酒猛地站起身来,趴在窗子的缝隙上面往外看。

    果然是四爷,且依旧来势汹汹。

    温酒咽了口口水,直觉上不是什么好事,即刻跑到窗户边。

    “山楂,快跳出去,来不及解释了。”

    将山楂送出去,温酒也手脚麻利的准备往出跳。

    “你要去哪儿啊?”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温酒顿时浑身虚汗,不等她回头,就察觉她的衣领被四爷给扯住了。

    她笑的甜美:“爷,怎么又来看酒儿了啊?”

    四爷眯着眼睛看温酒,此时她正骑在高高的窗户上,手上还提着半只烤鸭,嘴角依稀可见微微油光,上看下看,都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四爷笑容凉的吓人,提着温酒的衣裳将人给拉了回来,又对着身后大手一挥:“府医过来,给爷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病。”

    温酒快哭了:“爷,能等会儿再看吗?”

    四爷继续笑:“不能。”

    温酒:“不行,那个,我现在想要去茅厕。”

    四爷:“你忍忍吧。”

    温酒看着走过来的太医,一个闪身挣脱,直奔大门跑。

    奈何,四爷似乎早有防备,一伸手就给逮住。

    四爷低沉的声音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温酒,记住,若敢骗爷,爷会让你尝尝脖子断了的滋味...”

    四爷的话音才落,便见柳府医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姑娘身子无碍,大可放心。”

    “真的在骗爷…”

    咔嚓——

    温酒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脖子断了这事吧,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嗯...痛感跟之前差不多。

    只不过,四爷倒是跟之前不同。

    他脸上并非嫌弃,而是紧皱眉头,眼神比之前更加阴凉可怕,吓死个人...

    有那么一刻钟,温酒觉得,死了也挺好的...

    温酒:“......什么玩意?”

    话音才落,便见黑漆漆的世界里,浮现一条约摸四五岁的小人鱼,他身上穿着更像隋唐服饰,还有鱼尾露在外头,金黄色鳞片熠熠生辉,此刻乖乖的行礼,奶声奶气的说:

    温酒傻了:“你是个什么东西?”

    小锦鲤无语模样。

    温酒:“活着,还要面对那个四爷,还不如死了算了。”

    “哎?你说你是锦鲤?”

    温酒:“甭管什么锦鲤,作用都一样吧?不能保佑我逢凶化吉吗?我这么快就死了,你很有面子?”

    温酒:“......啥意思?”穿越穿了个寂寞?

    温酒:“......日子没法过了,让我死了吧!”

    温酒:“......”死了都不让人安生!

    “她愿望是啥啊?该不会还是爬床吧?”温酒苦笑不已。

    温酒烦躁的开始扯头发:“你说她都锦鲤星了,就不能自己上?自己男人自己攻略不香吗?”

    温酒:“......我谢谢你夸奖。”

    想到原主,温酒心口有种怪怪的感觉。

    拼尽一切,赌上尊严,赌上性命,也一定要得到一个人,这是什么样的执着女人?

    她忽然对原主有些敬佩了。

    这样浓烈的人,或许生活的不如意,却比常人多了一份勇气。

    “女主呢?”温酒忽然想起来:“锦鲤星选女主帮她完成不就行了么?”

    【姑娘说的可是书晴姑娘?您看的那本书,乃是小生闲暇之作,给姑娘看不过是让姑娘熟悉下这个界面。

    锦鲤星她曾让书晴姑娘尝试过,只是,书晴姑娘最后已然成了太后,依旧没完成锦鲤星的愿望。所以,烦请姑娘尽心竭力。】

    温酒:“......你怎么做到让我看小说的?”

    温酒就说奇怪的人,平日里她都不喜欢看这种血腥争宠的文,怎么会忽然看了,还看完了。

    温酒:“......”几岁的小团子用蜡笔小新的声音自称小生,奇怪的要死!

    “还是跟我说说女主吧,她怎么还没完成心愿?我看过书,书中四爷为她破过例。”

    温酒:“......意思是说,他们俩根本没有爱情?”

    温酒:“那怎么就看中我了?”

    温酒:“喂,你把话说清楚...”

    “啥礼物啊?”

    “能不能给点金手指啊?”

    “下回怎么找你?”

    “我还能不能回现代了?”

    “喂?”

    不管怎么问,也没有得到回复。

    ...

    “贝勒爷怎么又来了?还带着好些个人...”

    温酒再清醒的时候,山楂还趴在窗子上念叨了这么一句。

    温酒知道这是又回去之前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即刻露出一个欣喜万分的模样。

    提着裙摆,硬着头皮跑出去。

    “爷,您真的来啦?是惦记酒儿的身体,还特意带了大夫来吗?酒儿真的好开心。”

    温酒一副全然信任的模样,直接冲进四爷的怀里,死死的抱着他的腰不松手。

    她将整张脸埋在他的胸膛上,打定主意,死也不松开。

    反正松开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