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温酒姑娘太可怜了!

    清凉阁。

    四爷大马金刀的进了院子。

    他穿的是身常服,因走路过急,衣摆随风而动,应了那一句来势汹汹。

    清凉阁正房房门紧闭,四爷狭长的凤眸冷冷一眯。

    好个温酒,以为躲着他就没事了?

    疾步上前,还不待将门踹开,便听屋子里头一女子带着哭腔问:

    “山楂,你说,爷会讨厌我吗?”

    继而苦笑了声:“呵呵,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讨厌的吧。

    我虽年纪不大,可活了这么些年,也尝尽了这爱上一个人的苦楚。

    我的爷啊,怕是不久之后,就再不复相见了...”

    四爷挡住想要上前的苏陪盛,背着手站在廊下不动,显然,是要听下去了。

    “初见他,他说话还漏风呢。”屋子里头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淡淡的苦处。

    “电闪雷鸣时,他总是怕的睡不着,却又不想被人知道,硬是不要人守夜。

    我呀,偷偷溜进去陪着他,等他熟睡再偷偷溜走。”

    “那一年,他十岁,我八岁。”

    “咳咳咳…山楂,回想起来,那是最为开怀的日子。”

    “姐姐,你怎么样?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帮你请大夫。”又听另一个焦急的声音,该是那个叫山楂的。

    “不用了,本也时日无多,我想和你说说话…”

    “后来呀,他长成了少年,比我足足高了半个头。姑姑说,要给他选福晋了。”

    “我的心里,又开怀,又忐忑的。甚至开始有了大逆不道的想法。”

    “我,想做他的福晋...”

    “只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掐灭了。

    因我的身份,就连选秀也是没办法参加的。”

    听到这里,苏陪盛心里咯噔一声,忍不住看向四爷。

    见四爷眉头皱成一个结了,他也替温酒捏一把汗。

    这话,大逆不道啊。

    只是,他这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身为奴才,他理解温酒的话,甚至感同身受。

    那个紫禁城里,他们奴才不是人,生死都是主子一句话,这肚子里头的爱恨情仇,又有谁会在意呢?

    若说情意,温酒姑娘才是最先碰到主子的那个人。

    但是,在福晋跟前,她依旧是个奴才。

    只是因为,选秀时候万岁爷随手一指,说福晋是福晋。

    情意啊,在身份权势跟前,不值一提。

    苏陪盛想起曾经对温酒的误解,鼻子有些发酸,都是苦命的人啊。

    屋子里头,女子淡漠的声音再次传来:“再后来,德妃娘娘说,给四爷定了亲事,还将那女子的画像拿给我看。”

    “那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子,她出生名门望族,父亲乃是鼎鼎有名的将军,母亲更有皇族血统。

    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万千宠爱娇养长大,容貌美丽,性格端庄,实在是再适合四爷不过了。”

    “没过多久,他们就成婚了。

    新婚那一夜,整个府上遍布红绸。

    我就在廊下一直守着。

    看着天空由明变暗,再由暗变明。

    那一年,他十三岁,我十一岁。”

    外头的苏培盛哭的鼻涕淌出来,他拿袖口擦了擦,红着眼眶巴望着往屋子里头瞧,险些趴在门上了。

    四爷被苏陪盛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的额头青筋都跳了起来,磨着牙拎他的衣领将人给扯到后面来。

    四爷心中烦闷,几次想要踢开门,却又忍住了。

    喜欢爷的多了,这就是她胆敢爬床的理由?

    不对,这女人不止爬了床,她还胆大包天的给自己下了药!

    甚至还敢泼他的冷水,对他动粗,把他敲晕!

    士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他冰寒的眸子瞟了一眼还在拧鼻涕的苏培盛。

    都怪这蠢奴才,哭个什么劲儿啊?

    害得自己差点就被蛊惑!

    打定主意要踢门进去,又听屋子里头女子颤抖着声音说:“后来,我做了让自己不耻的事,我爬床了,甚至用了药。”声音哽咽,似乎哭了。

    四爷鬼使神差楞在了原地。

    又听那个山楂说:“姐姐这是何苦啊?你爬床之前,还是咱们府上的受人景仰的掌事宫女,如今连个名分都没有,人人碰见我们都要嘲讽两句,这又是何苦呢?”

    “何苦?”女子轻轻笑了声:“有什么苦不苦的,我想放纵这么一回。算是给自己这十年痴恋一个结局罢了。”

    “最后,还是不忍心了。”

    “爷不喜欢我,我又怎能勉强爷呢?”

    “山楂,大夫说,我得了绝症,治不好,可能活不过明年。

    为了爷的清白,我打晕了他。

    一个爬了床的势力女人死了,爷应不会伤心吧?

    这样,挺好的。”

    “今年,他二十岁,我也十八岁了。如果可以,还真希望能陪他多走一段…”

    温酒只觉得心脏滚烫,难受的紧,眼泪止不住的噼里啪啦的往外掉,泪水甚至将画像都给模糊了。

    这种拥有别人记忆的感觉,怪怪的。

    那些情感像是深刻的刻在心里面似的。

    又那么一刻钟,温酒甚至真的感觉深爱着一个男人。

    “姐姐,你什么时候生的病,我一点都不知晓,姐姐啊...怎么会这样!”山楂哭的泪眼模糊:“你等着,我去给你找大夫…”

    温酒扯住她:“不用去了,我早就叫人看过…”

    “呜呜呜...”门卫苏培盛拼命的捂个嘴,哭的一抽一抽的。

    没想到妹妹这么年轻,竟然就生了治不好的病。

    从前她做的坏事,真的只是为了让大家不要想念她!

    “主子,要不奴才去请太医过来吧?温酒姑娘太可怜了。”

    本来心思坚定的四爷,此刻内心也是动摇了几分。

    这温酒从到自己身边,便是心思不纯!

    细细想来,幼年时她的样子已经模糊了。

    他只记得,她时长将自己的事情告知额娘,令人生厌。

    留在前院又整日同丫鬟争风吃醋,恼人的很,偏又是额娘送来的,不好处置。

    如今,记忆最深的,是那个死女人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的白嫩爪子!

    四爷本一心想将人弄死,这一刻,他却是不知道是否要进去...

    他从未听过女子的心思,也从未被人这般浓烈的喜欢过,这感觉...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