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为什么这么多人挡着他报仇?

    四爷听到温酒这个名字,额头上的青筋顿时又爆了出来。

    倒是也想起来了,这些事情从前都是温酒在做!

    他摆了摆手说:“福晋起身吧,爷不是想训斥你,现在把礼品换了还来得及,这单子里面,犯忌会的不止这一件。

    苏培盛,让人把谢嬷嬷叫过来,帮着福晋看看。”

    福晋拿着衣角擦了擦眼泪,“四爷放心,妾身一不会再出问题,惹您不开心了。”她心中也颇为委屈,那个温酒,惯是会给人使绊子,她甚至都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她本家姑姑一向是额娘身边的大红人,这些个忌讳,她温酒了如指掌!

    也不说同她来说一声,就是存了心让她出丑!

    四爷心中还烧着熊熊怒火,一时间也未曾发现福晋的异常,只是点头,站起身来往外走。

    “贝勒爷!”福晋颇为紧张的叫住他:“您今日不留膳吗?”

    “不了,爷去前院用,你忙你的,不用送了。”

    出了正院的门,四爷站在门口一时间没有动。

    苏陪盛小心的问:“主子,您看午时在何处用膳?”

    福晋刚做了错事,要警告些,不能留。

    侧福晋最近气焰越发的嚣张,眼瞧着连福晋也不放在眼里,主子怕是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过去。

    宋格格呢,那是为病美人。

    整日愁眉紧锁,伤春悲秋。

    去她那儿,也不知是她哄着爷开心,还是爷哄着她开心。

    苏培盛想,若他是个男人,哪儿也不想去。

    主子一向在男女之情上颇为冷漠,可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府上这么几位,就连他这个太监都觉得主子委屈。

    好在,现在又多了个温酒姑娘。见四爷瞧的方向,苏陪盛忽然福至心灵,嘿嘿笑了两声问:“主子,小喜子他们这会儿应该刚刚到清凉阁,指不定这会儿过去,会碰见温酒姑娘呢。“

    四爷本想着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给除掉,却见自家奴才一脸的猥琐相,好像他真的跟那个温酒有什么似的!

    一双狭长丹凤眼微微眯起:“怎么?你很了解爷?”

    苏陪盛挤满一张笑的脸瞬间一僵,颇为忐忑的道:“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蠢奴才!”

    四爷扔下一句话,大步流星的走了。

    苏陪盛小心翼翼的在后头跟着,心中越发的忐忑了。

    主子爷到底是啥意思啊?

    ???

    不过,眨眼的工夫,苏陪盛就将这个心给放下了。

    原来主子还是去清凉阁的啊。

    这大冬天的,去到那么远的清凉阁,不是心中惦记是什么?

    至于刚刚四爷说的话么,那...一定是不好意思了!

    对,昨日温酒姑娘侍寝后,主子累的睡了好久呢,血气方刚的年纪,自然是觉得丢脸的啊。

    以后自己可是要照顾一下主子的面子才是。

    四爷被苏陪盛神经兮兮的眼神看的忍无可忍:“蠢奴才,你在想什么?”

    苏陪盛立即一本正经的回:“奴才想,爷一定是觉得清凉阁那地方不错才去看看的,绝对不是因为温酒姑娘...”

    四爷:“......蠢奴才!”

    四爷气急,一觉登在苏陪盛的屁股上,将人瞪了个狗吃屎。

    而后疾步而去,他现在就去宰了那个贱人!

    这才走了两步,便就见到一身月白色大氅的宋格格弱柳扶风般的到了跟前。

    “四爷...呜呜呜,妾可算是见到您了。”

    宋氏盈盈下拜,像是一不小心就要昏厥过去似的。

    四爷压下滔天怒气:“怎么了?”

    宋氏又是嘤嘤嘤了几声,才抽抽噎噎的小声说:“牛婆子,你到跟前来。”

    “奴才给贝勒爷请安。”

    看到牛婆子鼻青脸肿的模样,四爷也楞了下。

    苏陪盛即刻道:“这般模样也敢面见主子,可知晓冲撞主子的后果!”

    牛婆子立即磕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宋氏秀气娇柔的又行了一礼:“四爷,您别怪牛婆子,是妾带着她来的...”

    苏陪盛:“......”

    说的好像是什么好事似的!

    不就是要告状吗?

    也不知道到底谁得罪了这位格格。

    不过到底是位格格,他可是没说话的机会,主子的女人,还是主子去犯愁吧。

    四爷皱眉半响:“所以,你是带着她来吓爷?”

    一句话,周围有一个算一个,全给惊住了。

    苏陪盛:果然想多了,主子怎么能因为这个事犯愁呢?

    牛婆子:有点后悔告状了,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宋格格懵了一下之后,立即说:“不是的,不是的。”

    四爷:“不是你就早点回去。”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挡着他报仇?

    温酒那个死女人,果然在他的府上久了,势力根深蒂固!

    就连自己后院的女人都在帮她!

    以为这么多人帮她周旋就能免了一死?

    做梦!

    宋格格震惊至极的张着小嘴:“四爷,我...”

    四爷:“你还有事?”

    宋氏这下是真委屈了,声音不复以往柔若:“四爷,妾有事,妾的人并非是故意来吓您,她是被温酒打了。”

    四爷迈出去的脚步,忽然就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

    宋氏见四爷一句话也不说,肚子里面的酸水涌了出来,爷这是喜欢那个爬床的贱婢了?

    当下委委屈屈的说:“妾知道爷昨日才收了温酒妹妹,不该在这个时候生事端的,可是,温酒妹妹这也太恶毒了些,怎么能将个垂垂老人给打成这般,这将咱们府上的规矩置于何处啊?请爷一定要严惩,以儆效尤!”

    四爷深以为然的点头:“好。”

    宋氏正义凛然:“四爷,就算是再心疼...啊?”才反应过来四爷说的是什么,她有些懵。

    四爷拍了拍宋氏的肩膀:“你很好。”比帮着温酒的福晋和侧福晋都明事理。

    而后心情颇为不错的背着手,继续往清凉阁去。

    宋氏还有些懵懵的回不过神,牛婆子却是满脸兴奋:“格格,奴才刚刚还打听到,说是贝勒爷今日见了福晋和侧福晋,都不甚开心的样子,今日夸奖了您,定然是看中您呢。”

    宋氏秀气的甩了下小手帕:“还是要低调些的,以后你若受了委屈,尽管跟我说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