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四爷:现在就去把人给我弄过来!

    “膳房的人欺人太甚!”不多时,山楂就怒气冲冲的回来了:“您的簪子给了他们,却只让我拿了四个小菜回来!”

    温酒安慰她:“放心吧,这簪子不会百花,快坐下吃饭。”

    红烧肉,烧排骨,溜膳段,还有一盘子煎鸡蛋,虽是传统做法,但手艺也不是虚传的。

    两人吃的肚皮滚滚,还剩下几块红烧肉,实在吃不下,山楂起身便想要收拾了。

    “哎,别扔啊,还能吃呢。”温酒拦住山楂,用盘子小心的将肉扣好,推到桌子正中间,防止碰掉了,而后心满意足的小口小口喝茶水。

    山楂看的鼻子发酸,姐姐这是怎么了?平日里最是好脸面,日常用的膳食,不说比侧福晋,就是比起格格们,也是不差的。

    以往,膳房送来的吃食不精致,她可不会入口。

    就是摆盘摆的不好看,都要生气的。

    如今的她,却将那么点剩菜当成宝贝似的收了起来。

    “姐姐,山楂还有些银子,咱们不用吃剩下的,明日还能让您吃上红烧肉。”

    山楂将自己这些年存下的银子都拿了出来,一股脑的往温酒手里塞。

    温酒没收,只是摸她的头:“丫头啊,挨饿的滋味不好受,这一口剩下的红烧肉,说不定是有些人惦念一年也吃不到的。食物多的吃不完,也是一种幸福呢。”

    说话间温酒争愣了一下,便笑说:“还有些热水,咱们一起洗漱,早些睡。”

    明日,那位爷醒了,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这个清凉阁,当真对得起它的名字,冬日里表现更加。两个女孩将能用来盖的床单,窗帘都盖在身上,方才暖和些。

    “姐姐,我们以后都要在清凉阁呆着吗?”被窝里,山楂轻轻地靠在温酒肩头,声音在微微颤抖。

    温酒帮她盖了盖被子:“姐姐会把这里变成你喜欢的样子,相信我,睡吧。”

    屋子里冷得很,又大又空旷,墙壁上还挂着贝勒爷的画像,不怒而威的样子,吓人的很。

    窗外的北风呼呼的刮着,外门没办法关严实,偶有雪花顺着缝隙卷进屋子里,月光下,屋子里面瞧的真真切切,实在没有任何一处是让她喜欢的。

    只是这一刻,窝在姐姐的身边,听她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同自己说话,山楂莫名就信她,睡着的时候嘴边还挂着笑。

    “真的,好喜欢今天的姐姐呢...”

    …

    四爷已经多日未睡过一个好觉了。

    沉睡中被叫醒,外头已经朦朦亮,四爷亦有片刻失神。

    “嘶~”

    四爷摸了摸自己的后脑,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昨天的记忆如潮水一般纷至涌来。

    他磨了磨牙:“温!酒!”

    苏培盛听了,立即笑眯眯的凑上来回话:“主子,就知道您早起该是会惦记温酒姑娘,如今她人已经安顿好了,就在西北角的清凉阁…”

    又想到妹妹说过要相互扶持的话,苏培盛又笑着补了一句:“姑娘很是担心您的身子,说是你许久未曾好眠,还刻意再三叮嘱不要吵醒您呢…”

    四爷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呵,爷还真得好好感谢感谢她。”

    苏培盛心中难免啧啧称奇,侍寝之后,能让四爷这般惦念,真是好手段啊。心中愈发笃定要同她交好。

    “苏培盛!”四爷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现在就把她给我弄过来!”

    苏培盛为难了:“这…主子,今日您睡的晚了些,如今距离上朝不过只有三刻钟了…”

    一大早就想招人侍寝!!!

    这还是他从前清心寡欲的主子吗?

    “罢了,先梳洗。”四爷想,就留她这条狗命到下朝!

    两个时辰后,四爷迎着风雪阔步归来。

    才进了院子,就发号施令。

    “去把温酒带过来。”

    苏培盛一愣,这才意识到,他家主子是真的将温酒放在心上了呀!

    忙不迭的应声,遣了小太监去接。

    如今前院伺候的奴才,谁不知道这温酒在四爷那与众不同呢?

    单单接人这事儿,几个太监争破了头颅抢着去。

    这头,四爷进了屋子里面,才将大氅脱下。

    又一小太监急匆匆地进来回话。

    “贝勒爷,德妃娘娘跟前的温姑姑来了,说是来给您送赏的。”

    四爷端茶杯的手顿了一顿:“请进来。”

    “贝勒爷吉祥,娘娘听说您收了屋子里的温酒姑娘,今儿早起很是开怀。

    您的后院本就太清冷了,几位爷院子里,就您这儿人少。

    娘娘说啊,您身边早该多个贴心人儿了。”

    温姑姑不动声色的去看四爷的脸色,见这位爷眼皮都没抬一下。

    温姑姑也不惊讶,只是眉开眼笑的继续说:“贝勒爷,娘娘最近得了一幅《快雪时晴贴》,知您喜欢,特意让奴才给您送了来。”

    四爷只微微颔首,声音听不出悲喜:“谢过额娘。”

    温姑姑到底是德妃跟前的老人,面对四爷的冷漠,她就跟没看见似的,笑容不变:“贝勒爷的话,奴才一定带给娘娘。想来娘娘会开心的。

    对了,娘娘还说啊,十四爷最近的字长进不大,劳烦您多多看顾几分...”

    四爷淡淡看了温姑姑一眼,方才敛目:“让额娘放心。”

    温姑姑听了这,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在了地上:“娘娘最是犯愁十四爷的学业,有贝勒爷您帮衬着,娘娘定能安心。”四爷最爱这书圣的字帖,不知怎的就被十四爷给抢了回去。

    最近十四爷玩的腻了,丢在一旁,娘娘便让她给四爷送过来。

    想来四爷的心里定是不痛快的,好在他并未为难。

    接着,温姑姑忽而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老糊涂了,娘娘还赏赐了温酒那丫头些东西,一并带来了。”说起温酒,温姑姑脸上忍不住带了些笑意。

    四爷面上不动声色,拳头却是又捏得咯吱作响。

    温姑姑见四爷这般模样,心中忐忑,即便是颇为着急,到底也知道进退,立即行礼:“东西送到,奴才这就告退了,还要回去同娘娘复命。”

    四爷:“嗯,苏陪盛,送姑姑。”

    苏培盛立即满脸堆笑的上前来:“姑姑请。”

    “姑姑,按说您是温酒姑娘的亲姑姑,本来跟安排姑姑跟温酒姑娘见一面,只是温酒姑娘刚刚侍寝,颇为劳累,爷自然是心疼,您多担待。”出了门,苏培盛颇有几分推心置腹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