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感情牌对四爷有用吧

    向来幽静的清凉阁,迎来了冬日里最热闹的一天。

    牛婆子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甚至盖住了窗外簌簌北风。

    一个时辰后,温酒捧着大茶碗小口小口喝茶。

    山楂手上拿着个木棍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手上敲着:“手脚麻利点,再去烧些水来,把桌子都擦干净了。”

    牛婆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句怨言也不敢说,只是埋头干活。

    山楂这会儿眼睛亮晶晶的,姐姐今天好厉害啊。

    从前,她们也少有吃亏的时候,但是每次姐姐都要将德妃娘娘拉出来,或者是背地里算计。

    今日这样痛痛快快的打回去,真的,好痛快啊。

    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牛婆子端了热水进来,规规矩矩的说:“姑娘,您看婆子可以走了吗?”

    温酒摆手:“回吧。”

    牛婆子如蒙大赦,立即往出跑。

    出了门,越想越气,忍不住恶狠狠地回头蹬温酒。

    这一眼,便是看愣了。

    烛光影影灼灼,像是给那女子镀上了一层暖光。

    她的反应跟想象中一点也不一样,若是常人被弄到这鸟不拉屎的清凉阁来,又从大丫头,变成不掌权势的通房,怕是上吊的心都有了。

    可她,像是完全不在意似的。

    单薄的少女悠闲的撑着头,凌乱的头发散落在肩头,修长白嫩的脖颈上布满红痕,其实是狼狈的,可又带着极致魅惑的风情。

    美人美矣,偏偏又染了一丝玩世不恭的笑,让人视线不住的就想要落在她身上,想了解更多。

    牛婆子看着看着,便觉得心底发凉。

    温酒当真如她所想,没有出头之日了?

    世间男人,有几个能抵挡住这样的美色?

    想到这里顿时心跳如雷。

    自己得罪了她,以她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自己...

    不!不会的!

    千万别吓唬自己,贝勒爷绝不是好色之徒。

    若真的爱美色,又怎么会把温酒送到这里来?

    这清凉阁鸟不拉屎的,在这过一冬天,铁了要冻死。

    没事的,温酒一定没有办法翻身。

    就算是爷宠爱她,又如何?逃不过一个侍妾的身份。

    侍妾,跟正儿八经选秀来的格格可不一样,那就是个玩意儿啊。

    格格们可以升侧福晋,若是主子恩赐,也可以养自己的孩子。

    可侍妾,是没有这个权利的,身份这辈子都甭想改了。

    再说,恨她的人可不止自己一个。

    温酒能活几天,还另说呢!

    回去自己一定要跟宋格格狠狠地告她一状!这一顿打可不能白挨!

    山楂看着牛婆子离开,也有些担忧了:“姐姐,牛婆子是替宋格格来给咱们送东西的,我们打了她,会不会得罪宋格格了?”

    还没有给姐姐一个身份,跟宋格格正面碰上,怕是得不了好。

    况且,本来就有些过节,怕宋格格不会善罢甘休。

    温酒倒不甚在意,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虱子多了不怕痒。

    连你们那位逼宫上位的四爷都被我敲晕了,还能怕个宋格格吗?

    大不了再被掐死呗。

    看身边小丫头担忧的样子,温酒心里倒是有种对不起小丫头的感觉。

    忽而,摩拳擦掌的坐起身来:“山楂,把我的那个包裹里面的一幅画像拿出来。”

    山楂狐疑的去取,看到画像后吓了一跳:“姐姐,您拿着四爷的画像做什么?”

    温酒紧张的两根食指放在一块绕来绕去:“这是救咱俩小命的东西,挂起来吧。”

    “啊?”山楂懵了。

    “乖,快些挂好。”而后温酒又从头上拔了一个簪子:“然后去膳房换些好吃的来,姐姐饿了。”

    山楂一愣,紧接着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簪子怎么能行呢?这是德妃娘娘赏给您的,您平时里最宝贝的东西了…”

    姐姐每日都要带着的,别人碰下都不行呢,怎么就能送人?

    温酒摆手:“不管日子怎么样,吃食上面不要将就,再说,这都是身外物,不如一顿饱餐来的实在。。”

    山楂眼泪差点没落下来,本来她还以为是姐姐如愿以偿,是大好事儿。

    原来,她们真的落魄了吗?

    想要些好吃食,竟然还需要簪子去贿赂?

    “好了,别担心,快去吧。”

    温酒笑着送山楂离开。

    等她出门,温酒也像被抽干了力气,瘫在了床上。

    愣了好一会儿后,她忍不住苦笑了起来,生活啊,再次对她动了手。

    前世,她在幼年被拐卖。

    记得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不挨打,还能吃大包子吃到饱。

    约么七八岁的时候吧,继父那日喝多了酒,心情很好,给了她和弟弟一人一个大肉包子。

    弟弟三两口就吃完了,吃的满嘴流油。

    温酒看的直流口水,却只浅浅的咬了一口,没尝到肉馅的味道呢,就偷偷的寻了塑料袋子,左一层右一层的包起来,藏在怀里。

    晚上等人睡了,才敢偷偷的拿出来闻闻味道。

    因为有这样一个包子,温酒觉得日子都不难过了。

    几日后,继父再次因为偷盗被拘留,温酒心疼不已的拿出了包子,想跟弟弟两个垫垫肚子。

    塑料袋一层一层的揭开,包子也完全没了香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恶心的馊味。

    小小的温酒,还不明白她的包子怎么变成这样了,忍不住嚎啕大哭。

    结果,被房东阿姨拎着耳朵教训一统:“跟那个死爹一样,再敢吵闹,把你们丢出去!”

    温酒怕被丢出去,没敢吭声了。

    她躲在被子里,死死的咬住被子,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赚好多好多的钱,买好多好多肉包子。

    后来啊,她确实事业做越来越好。

    市井混迹多年,让她在销售行业如鱼得水。

    在加上她酷爱美食,正赶上直播兴起的时候,一张巧嘴加上她接地气的美食制作方法,让她的账号迅速崛起,代货量屡创新高。

    好事一件接着一件来,她一直寻找的家人,也有了眉目。

    去见亲人的飞机上,温酒对家人抱着无限的幻想。

    她终于也有人疼了。

    事实上,若没有被拐卖,她确实是家人捧在手心的娇娇女。

    到底晚了,她的亲生父母,早在多年前就去世了,是在寻找她的途中车祸死了的。

    听爷爷说,他们很爱她。

    丢了她的那段时间,二人疯了似的满世界找她。

    意外车祸,母亲倒在血泊里,手上拿着的还是她穿着漂亮公主裙跳舞的样子...

    这一场寻亲之路,算是画上句号。

    爷爷拉着温酒的时候老泪纵横,他说:“留下陪陪爷爷。”

    温酒答应了,还约好,下一次工作回来,就带着他去吃那家老字号包子店。

    只是,温酒食言了。

    回京途中,酒店失火,她也丢了性命。

    脸上凉凉的,拉回了温酒的思绪,她胡乱抹了把眼泪,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吃有喝有地方睡!比小时候强多了,我可以!”

    起身小心的关上门,温酒在身上细细的翻找起来。

    记得剧情中,恶毒丫头身上有个灵玉来着,也是女主变美的巨大金手指,她好奇的要命。

    不负所望,总算是让她找到了,就在肚兜的夹层里面。

    “这...不就是我的玉吗?”

    温酒诧异,拿到近前仔仔细细的看。

    灰扑扑的红玉,一点都不透亮。

    雕刻的是一只小鲤鱼,俏皮可爱,是记忆中的熟悉模样。

    这就是她自小带到大的红玉。

    也是爷爷确认她是温家人的主要信物。

    爷爷说,这是温家祖传的玉,一代有一代传下来的,能给人带来好运。

    温酒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仔细回忆,似乎原主出生起,就带着了。

    隐隐的,温酒觉得她的穿书似乎跟这一块玉有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将玉捏在手里,温酒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块玉好像变得温暖了,漂浮不定的心似乎也得到了一丝丝的安定。

    小心翼翼的的将玉放回肚兜里面。

    “哎?”

    肚兜的边缘有异物,摸了摸,她又发现了一个口袋。

    温酒:“古代的女孩子都是这样藏东西的?”

    打开小口袋,里头是用油纸包着的白色粉末。

    “这该不会是还想要给四爷下药吧?一次不行来两次?”

    原主也是一个生猛人物啊。

    做了丫鬟,还活的这样肆意,说给主子下药就下药,真是羡慕不来的真性情。

    不过,若是真性情换来的是被掐死,温酒想,假点也挺好。

    即刻起身将药兑了水化开,洒到窗外。

    大雪还在下着,不多时就被埋上了。

    她这才回到了屋子里面。

    仔细看了一圈,准备的差不多,可是,这心还是七上八下的,但愿,感情牌对四爷有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