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论苏培盛的聪明

    外头众人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半,片刻后,一个个的脸色皆是如同煮熟的虾子,脑袋都恨不得扎到地底下去。

    苏陪盛脑袋里面千万个画面飞奔而过,表情那是相当的精彩。

    他实在想不到,爷还有这样的时候啊。

    要知道,四爷平日里最是重规矩,就连房事,也是掐着时间,绝对不超过三刻钟。

    真没看出来,这温酒还有这个本事呢。

    看来啊,以后这后院是要变天了?

    苏陪盛暗自琢磨,这位温酒姑娘是个歹毒心肠。

    手上的人命官司数都数不清,若非是德妃娘娘送来的人,她死的可不止一次了。

    苏陪盛从前看不惯,但因为是同僚,又是同年被分到主子身边的,身份平齐,便是井水不犯河水,懒得管她的糟心事儿。

    如今看来,倒是可以寻个机会缓和下关系。

    有苏陪盛想法的何止是一人呢?能在四爷跟前伺候的,都是人精。

    于是,当温酒心虚的从屋子里头走出来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一张又一张善意微笑的脸。

    温酒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那身着鹅黄色宫装,脸色通红,鼻尖一颗朱砂痣的漂亮小宫女。

    “书晴?”这应该就是书里的吃货小女主吧?

    “温酒姐姐…”书晴之前也听到了些声音,这一会儿脸红得快赶上五星红旗了。

    温酒将人抱住,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姐姐对不起你啊。”

    试问,有哪一个读者不喜欢女主的呢?

    把女鹅的男人的火浇灭了,温酒颇为愧疚,虽然书里面主要是写女人之间宫斗的。

    书晴懵懵的:“姐姐,你有什么对不住我的?”

    温酒拍了拍她的肩膀:“饿不饿?喏,都给你吃。”

    温酒将自己刚刚在屋子里面顺出来,准备垫肚子的点心,一股脑的全放在她手上,难姐难妹啊。

    书晴懵了:“姐姐,这些点心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她平日里做的无非就是扫洒的活计,温酒姐姐是贝勒爷身边有脸面的人。

    未曾想,有一日她还能住意到自己,她说话好温柔啊...

    温酒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快吃吧。”

    她也不容易,身在后宫,被人暗害不是一次两次,落胎,误会,背叛,糟心事一件接着一件的,后面才开挂。

    不过,自己这个爬床丫头也挺不容易。

    她给女主送上侍寝机会,还要给女主送上美貌金手指,再然后被剖尸荒野…

    仔细想想,恶毒丫头做的事,也不是说不通。

    她幼年被送到四爷跟前,身边的所有人都告诉她,爬上四爷的床就是人上人了。

    那位四爷,简直满足了她对于夫君所有的幻想。

    因为早于后院女人接触四爷,她便生出了一股子在这个时代看来不应该存在的占有欲。

    所有恶毒的事情,都是争风吃醋。

    女孩啊,为了男人变成面目全非,不值当。可怜可恶,也是可悲可叹。

    “哎呦,姑娘您怎么自己出来了?奴才让人送您去好好歇歇?”苏陪盛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不用麻烦了。”温酒轻轻咳了声:“爷累了,说要好好的睡一觉。”

    苏陪盛看了看屋子里头,又看了看温酒,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姑娘,您乃是女中豪杰。”

    从前都是爷吩咐女眷好生歇息的,如今,歇息的人竟然是爷,这是什么样的奇女子啊?

    苏陪盛才不觉得是四爷身子有问题,他们贝勒爷身高八尺,骑马射箭样样皆是人中翘楚,如今累成这样,绝对是这女子的能耐啊。

    苏陪盛暗自后悔,一起同僚了十年,以前的自己怎么就没发现此女的过人之处呢?

    温酒见这苏陪盛很上道,便是对他招招手:“我同你说两句贴心话。”

    苏陪盛正愁没有亲近的机会呢,忙不迭的凑过来:“您说。”

    温酒小声道:“爷刚刚说,让你找一个最最安静的地方给我住,离这里越远越好。”

    苏陪盛不解:“这是何故?爷偏爱姑娘几分,怎会让您住的这般远?”

    温酒一噎,故作高深的说:“这个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公公这般聪明,想来一定会明白的。”

    苏陪盛皱眉思索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我晓得啦!爷这是怕后院的众人因嫉妒伤害姑娘?”

    温酒楞了下,又眨巴两下眼睛,小手一拍:“对,就是这样,公公可真聪明。”

    苏陪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姑娘过奖了,奴才这是小聪明,怎么能比的上姑娘?”

    温酒豪爽的拍苏陪盛肩膀:“叫什么姑娘,太生分了,你虚长我几岁,我叫你声哥哥,你喊我句妹妹,以后,咱们兄妹要相互照拂。”

    苏陪盛吓一跳,猛地摇头:“不敢不敢,你我身份不同,怎可...”

    温酒:“不许推辞!你可是看不起我这个妹妹?”

    苏陪盛:“自然不是,只是你我...”

    温酒:“不是就好,就这么说定了。”

    苏陪盛有些忐忑的喊了声“妹妹”心中甚是欢喜,难得啊,贝勒爷喜欢的人竟然没一丁点架子,也不嫌弃他。

    温酒心情也不错,那位心狠手辣的四爷醒过来,十有八九要翻脸的。被掐死一点都不意外。

    苏陪盛是个人物,谁不知道他是宫斗活到最后一集的选手?认了哥哥不亏!

    接着,她又对着苏陪盛叮嘱:“哥哥,妹妹我得叮嘱你一句,今日我同四爷的房中事,可是万万不能让人知晓的,你知道的,男人,都是要面子的...”

    苏陪盛忙不迭的点头:“妹妹放心,我懂。”而后拍了拍胸脯。

    那模样,温酒都信他懂了。

    主要,真不能刺激四爷的那一根神经啊,恼羞成怒的男人很可怕,更何况是本就心狠手辣的那位爷呢?

    掐死自己时候,人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温酒现在就指望躲远点,想不起她来最好。

    要是想起来,额,不行,要不,想想怎么跑路?

    新上认的兄妹两个讨论了许久,最后温酒定了一个府上最西北角的清凉阁。

    这地方好,去一趟要横跨大半个府,与府外只有两墙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