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温酒:势死保卫爷的清白!

    康熙三十七年冬,又逢一个凉薄雪夜。

    芙蓉帐暖里,却是别样的春色。

    少女猫儿一般的低泣断断续续,一把好嗓子带了丝丝暗哑,撩人心弦。

    柔若无骨的腰肢被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住,似乎用些力气就会捏断。

    四爷唇上染血,阴鸷冷冽的凤眸落在女子身上,不带丝毫温度。

    “贱婢,好大的胆子!”

    下一秒,温酒就被丢下了床。

    “嘶~”

    温酒疼的倒吸冷气,忽而回神,她看着自己的手,愣住。

    “我...我没死?”

    她还记得火海里浓烟入侵的窒息感,以及皮肤被烧出烤肉味的那该死的复杂心情...

    “别急,你很快就死了。”

    低沉的声音传来,温酒浑身汗毛倒立。

    下意识的循着声音望过去,一张少年凛冽冰寒的脸映入眼帘。

    温酒顿觉额头刺痛,脑海里忽然涌出了好多陌生又熟悉的记忆。

    这...

    这是...穿越了?

    如果,她的记忆没错的话,她这是穿进她看过不久的一本小说,成为了书里想要爬床上位的掌事宫女。

    文中,爬床宫女给四爷下药企图成就好事,谁知四爷紧要关头回了神,掐死了恶毒丫头,又叫了个身家清白的宫女侍寝。

    这个宫女,就是书中的女主。

    后来,女主好心的去替恶毒丫头收尸,意外在她身上找到了一个碎玉。

    碎玉乃是灵物,待在身上可温养人体,令人越发貌美。

    女主的争宠之路也因此开了挂,经过一番没有硝烟的战争,她最终成为一国太后。

    自己就不那么幸运了,不偏不倚,穿成了即将要被掐死的爬床丫头。

    温酒没想到,一穿书就要面对这么大的考验!

    还没来的急理清楚思路,下一秒,温酒的脖子就被扣住了。

    “你敢对爷用药?”

    “不...”

    窒息感扑面而来,温酒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就听见咔嚓一声。

    这是...

    她的脖子被捏断了?

    ???

    她看到最后的一个画面,是四爷淡然的擦了擦手,颇为嫌恶的看了她一眼。

    “丢出去喂狗!”

    温酒:“......”

    !!!

    我死了?

    刚刚穿越就领盒饭,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

    “贱婢,好大的胆子!”

    就在温酒痛到没脾气的时候,又察觉自己被丢在了冰冷的地上。

    她脸色怪异的摸了摸被扭断的脖子:“我没死?”

    这是什么操作?

    “呵,别急,你很快就死了。”

    听到上面那个冷面帅哥熟悉的话,温酒咽了口口水,“你下一句是不是想说,胆敢对你用药!然后就要把我的脖子扭断?”

    帅哥四爷轻轻勾唇:“答对了。”

    俊脸忽然靠近,温酒脖子一凉,又听到了熟悉的咔嚓声。

    再然后,她又看到四爷嫌恶的擦手:“丢出去喂狗!”

    温酒:“......”

    ...

    “贱婢,好大的胆子!”

    温酒看着上头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男人,心中一万个小动物飞奔而过。

    啊啊啊!

    什么变态操作?

    她是卡在小说里面了?

    还是说,这根本就是地狱!

    因为她上辈子骗了太多人,现在惩罚她一直被人掐死吗?

    她不服!!

    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企图跟上面坐着的刽子手讲道理。

    “这位…爷?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您信吗?”

    “你去跟阎王解释。”四爷额上青筋暴起,伸手便想扣住温酒的脖子。

    温酒早有准备,闪身躲了过去,而后死死的抓住他用来掐死自己的那只手。

    “你生得这么好看,别做残忍的事情的行不,很破坏形象的。”

    书中的四爷是个狠角色,逼宫谋反,逼死亲娘,迫害兄弟,烧死弟妹…

    她怎么就惹了这么个煞星呢?

    要命了!

    四爷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棱角分明的脸颊落了下来,双目猩红的盯着温酒:“胆敢对爷用药!”

    温酒一听到这话,就浑身打哆嗦,她慌了,硬着头皮死死的抱住四爷:“帅哥,求求,求求了。消消气哈,千万别冲动。

    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咱俩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好不好?我不用你负责的!”

    温酒快哭了,她的手在四爷精壮的胸膛死命的拍,帮他顺气。

    四爷低头看到那白生生在自己身上上下起手的爪子,咬牙切齿的道:“不知羞耻!”

    他想甩开黏在身上的女人的,可药效越发的难以控制,偏偏那丰盈还不知死活的紧紧的贴着自己的手臂。

    温腻的触感比任何时刻都要清晰。

    目光所及,纤细的腰肢,丰润的细腿...

    若有似无的少女幽要命似的往鼻子里面钻。

    四爷碗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你不反对,我就当你同意了?”温酒小心的摸索着去取搭在床边的衣裳。

    “那个,你要是不舒服,就去找个小宫女,外头应该就有又听话又好看的那种。

    一定要忘掉今天的不愉快哈,你的清白我给你守住了。”

    “那个,我走啦?”

    温酒想,他杀了自己两次了,自己还想帮他找女主,以德抱怨啊。

    变态雍正,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好!

    可是,她才跑了两步,就被四爷给捉住,重重的摔在床上:“嘶...疼啊!”

    四爷握住一双乱窜的小手,赤红的凤眸紧紧的盯着她,像是锁定猎物:“爷凭什么听你的?温酒,还敢跑,你还真让爷长见识了!”

    “不跑还等着被你掐死啊?”温酒忍无可忍的翻白眼。

    “哎?你属狗的啊?怎么还咬人呢?“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温酒膝盖向上一顶。

    防狼术最有用的一招,攻其软肋。

    嘶…

    四爷毫无防备,痛的弓起了身子。凛冽的凤眸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

    温酒借机从边上脱身,飞速地往外跑。

    药效好像起作用了啊!

    四爷这头,到嘴的肉飞了,自然怒急去追。

    温酒没多久又被抓住,她死死的抵住四爷压过来的胸膛,真慌了:“那个,冷静冷静,四爷,你清醒一点啊,我是你讨厌的人,你还记得不?你要誓死保卫你的清白啊!”

    被掐死,和被那个,温酒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选。

    四爷猩红着眼睛,像是听不见她说话似的,张嘴欲咬。

    温酒逃脱无望,可就这么从了,又觉得亏得慌。

    一咬牙,便摸起旁边的一盆水。

    哗~

    兜头泼了过去。

    对不住了,女主小可爱,我可能把四爷的火给灭了。

    你这一次的侍寝机会没了,等下一次哈。

    温酒有些紧张的看着四爷,颇为小心翼翼的说:“这位爷啊,我把你从人生的歧途里面给带回来了,之前下药的小事,就不要计较了吧?也别掐死我了行不?”

    温酒本以为他会清醒些,谁知道他只是停顿了一瞬,便又生扑。

    情急之下,温酒顺手摸了个东西就砸了过去。

    “碰”的一声,周围空气似乎都凝结了起来。

    “你...”

    四爷一句话没说出来,便倒了下去。

    温酒欲哭无泪:“那个,四爷,我,我就是条件反射,真不是故意的…”

    “主子?主子?”外头守着的苏陪盛听见声响,颇为不放心:“您可要人伺候?”

    里头温酒急的团团转。

    怎么办?怎么办?

    被人知道她把这府上唯一的主子给敲晕了,不被扭断脖子,也是个打成肉饼的下场!

    眼瞧着外头人要进来的样子,温酒一咬牙,一跺脚,捏着鼻子便娇娇却却的喊了一声:“哎呀!爷,你好坏呀。”

    “爷可真威猛。”

    “人家好喜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