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细想

    “以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张翠红并不想回乡下,那边哪有城市好?更何况,他们来A市的时候,对外说是孩子接他们去享福,才没几天就回去,岂不是被人笑话。

    颜山眼底带着期待,老伴都道歉了,那颜舟应该放下过去的怨恨了。

    年纪大了,也希望儿女在身边,还能看到孙子这些。颜山一晚上想着,自己对儿子是不是不好,很多细节被他想起,让他有些内疚,却碍于面子,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颜舟看着道歉地张翠红,“现在道歉有什么用,我妈的遗物能回来吗?你从小就没有把我当成家庭的一份子,而现在却要求我把你当成家人,我真的做不到。我不是文化人,我想不出很多高尚的词语,但是我知道,人与人之间相处,都是将心比心的。”

    颜玥听到颜舟这一席话,有些意外,她爸有时候说话还挺有文人气息的。

    本来颜舟长相就比较斯文,如果不是因为干粗活,经常晒太阳,导致皮肤黝黑和粗糙,整体形象不会太差。

    颜山也无法要求自己的儿子去原谅自己的老伴,但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你要怎么样才能接受翠红。”

    “没办法,这事情是我心中一个结,因为她,我的没有我母亲的一件遗物,记忆中的母亲的样子,我已经记不得了。”颜舟也不想找事情,但是也不想原谅这个人。

    张翠红忍不住破口大骂,“都过去多久了,一个死人的遗物而已。”

    这下,颜山都无法圆过来。本来打算自己的老伴道歉,自己也稍微软一些,让儿子心软,结果才没道歉多久,翠红就直接说出这么一句话。

    颜玥能感觉到张翠红并非真心想要道歉,只是迫于现场的压力以及颜山的妥协。

    颜山失望地看向自己的妻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本来就是,而且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记得,心胸这么狭窄。”张翠红边哭边骂。

    一时场面有些搞笑。

    颜玥直接回房间,懒得听到张翠红的哭声和其他的声音。

    颜舟挠挠头,“爸,你看怎么办?”

    颜山像是老了很多一般,只是摇摇头,“当年的事情,她有错,我也有错,因为我没阻止。你要怪,就怪我吧。”

    颜舟却笑了,然后哭了,“爸,这句话我等了很多年。”

    他希望父亲能认识到自己的错,如今父亲承认了错误,他也也算能够释怀了,因为他再错,也无法改变他是自己的父亲这个事实。而且妈应该很喜欢他爸,模糊的记忆,还有她说过的话。

    张翠红并不想看到颜山和颜舟和好,故意说道,“你妈和你爸根本没有感情。”

    颜舟也不想搭理张翠红,他今天还有点开心,起码父亲认错了。

    有时候开心就这么简单,两人本来不是仇人,反而是最亲密的亲人再大的矛盾也容易化解。

    中午,颜玥决定出去吃顿好的,也不知道咋说,毕竟她爸都和爷爷说开了,爷爷也主动承认错误,两人关系有些破冰了。

    最后决定私房菜,在他们小区附近就有一家宣诺私房菜,主要以南方菜系为主。

    颜如玉这时给张翠红打去电话,张翠红接完电话满脸笑容,“还是我的女儿好,她说让我住在她那边。”

    颜玥想到早上的时候,颜如玉的婆婆扭到了脚,到中午就让张翠红住过去,总觉得有什么目的,但张翠红和自己没关系,她也不打算说其他的话语。

    因为这通电话,张翠红底气都来了。

    看她如此神气,颜玥在旁用非常搞笑的动作鼓掌,“那你女儿真棒。”

    “那是。”张翠红也没分辨出颜玥的讽刺。

    颜山自然是跟着张翠红,总不能两人分开住,像什么。

    中午吃完,他们就回去提着行李回到颜如玉的家。

    颜如玉看到自己爸也过来了,面色有些尴尬,“爸,你不是说住在大哥家吗?怎么你也来了?”

    “你妈来了,我不跟着?”颜山也发觉自己的女儿其实只是让翠红过来住,心底总有些不舒服。

    颜如玉干笑了几声,“哎呀,爸,我让妈来住,是让妈和我婆婆一个房间啊,你来,总不能也和我婆婆一个房间吧。”

    这话也很直白,颜山怎么会听不明白,“行吧。”

    他提着自己的行李再次回到颜舟的家中,面对颜舟的疑惑,他也只能尴尬的解释,“你大妹那边让翠红和她婆婆住在一起。”

    颜玥一听,前脚扭到腿,紧接着就是和大姑婆婆住在一间屋子,这家人让她都不知道如何去说,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也不会废话。

    颜舟接过自己父亲的行李,“爸,你先休息吧,我整理一下杂物间。”

    颜玥在一旁开口,“那我在商城订购一米二的床和一个挂衣架,预计两个小时就能送货上门。”

    “好。”颜舟不懂手机怎么下单,只能靠女儿来操控。

    杂物间内有一个小窗户,而旁边的储物架都是能收起来,非常方便的设计。弄好杂物房,其实这个做个小房间也是可以的,不过这个房间没有安装空调,而且按照空调的位子也被其他格子挡住,所以这里只能放置风扇。也好在颜舟本来就不爱吹空调,实际上是认为空调电费太高,太奢侈了。

    下午,床和简易的挂衣架。

    商场送上门的家具都是免费安装了,也就十来分钟,杂物房就弄好了。

    颜舟把自己的衣服拿到杂物房挂着,然后铺上床单就在小床躺了一会,“还可以。”

    颜山也住到颜舟原先的房子,看着这个房间,再对比杂物房,这个房间好太多了。早年宠着大妹,而大妹也很有出息,混的最好,但实际上每年给家里的钱,其实和颜舟给的是一样,每年也没怎么给家里寄过东西,反倒是颜舟偶尔会给家里寄点干货。

    他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因为他一直认为大妹很好,二妹也不差,就自己和第一任妻子的孩子最差,没文化,只能去工地打工。

    颜山不得不承认,其实儿子对他还是可以的,只是他一直对儿子有偏见。

    这几天大妹的做法,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这个女儿,孝顺不应该嘴巴上说,而是要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