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言尽于此

    刘海并不想还钱给颜舟,很直接说,“颜舟啊,我现在真的没钱,你也知道我一个人要养一家子。”

    “你之前说一个月后还我,现在都一年了。”颜舟皱着眉头,自己说的话总要有点诚信吧。本来,他认为刘海是个不错的人,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多想了。

    “哎呀,那时候我以为一个月后就能还你,谁知道家里的事情越来越多,我每个月工资也就生下几百,根本不够。”刘海并不想还,而自己也就欠下3700,不多,不想还了。

    刘海不断的说着自己没钱,自己的工资不够用。

    颜舟没继续要钱,而是找到另一个借自己3000的工友,于杰。

    他本来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想到自己女儿的话,硬着头皮上去说道,“于杰,你之前借我的3000,应该还我了我吧,都这么长时间了。”

    于杰错愕地看向颜舟,哦,好像之前借过这笔钱,“也就3000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困难,我现在哪里有钱给你啊,而且你家就一个孩子,要什么钱啊。”

    颜舟涨红着脸,“可这是我的钱,你借的。”

    “我现在没钱,你找我也没钱给你啊,而且就3000块钱,用得着斤斤计较吗?”于杰满不在乎地说道。

    颜舟真的没想到自己认为平时关系不错的于杰是这种说辞,即使他没读过什么书也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到他们嘴里是自己斤斤计较?说好的时间,他并没有还钱,拖到现在,还说这样的话。

    颜舟负责的看向于杰,他昨天还继续和自己借钱,好在没有借出去。

    于杰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正这钱,他现在不想给,有这个钱还给颜舟,还不如每天晚上带着小女友出去吃宵夜呢。

    颜舟复杂地看着于杰几眼,并没有继续多说,而是直接转身去找领导。

    来到领导办公室,领导摸着大腹便便地肚子,并不想参与此事,“老舟啊,这是你们私下的事情,你找我也没有用啊。虽然我是领导,负责给你们发工资,但是我也没权利用其他员工的工资来还欠你的钱,咋们都要走正规程序的,要是对方告我们公司,那我们工程岂不是要受影响?”

    领导本来想要劝颜舟先等几个月,着急催债,没钱也还不了。

    “老舟啊,你也是老员工了,真的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你们的关系。钱不多,他们肯定会还的,那也要给他们点时间准备,对吧,大家生活都不怎么宽裕,你要谅解他们。”说白了,领导就是不想掺和这件事情,太麻烦了。

    颜舟又想到女儿的话,“领导,他们自己言而无信,说好一个月,却拖欠一年,还要怎么准备?我都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我找他们还钱,还变成我的错了?这笔钱虽然不多,但是我给我孩子用,……不香吗?”

    最后三个字还是学以致用,感觉用的很畅快。

    领导被这样言论惊到了,不香吗?好像有点道理,自己有钱给自己孩子花,也好过给外人花,但这不是自己的钱被借出去,“一年都等了,再等几个月也没事。”

    “谢谢领导,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但是我女儿要上高中了,哪里都要花钱,我生活也很艰难,既然走公司不是正规程序,所以我听从安排,我准备走法律程序,所有转账和聊天记录我都保存着,我女儿和我说,百分百上诉成功。”颜舟也只好走到这一步。

    领导连声喊住了颜舟,“老舟啊,这事情,我帮你说一下,至于成不成,下午就有结果,搞到法院,这事情闹得内部名声也不好听。”

    颜舟没想到领导和女儿说的差不多,便也不硬气,软下来道,“那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我转发给你,这些我女儿都弄好了了,很好操作。”

    “好好好。”领导连声应道,也没想到老舟的女儿还挺精明的。

    颜舟离开办公室后,立马就发来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领导看了几眼,这记录很清晰,而且后续颜舟也在上面问他们还钱的事情,结果都是说过几天,然后不了了之。

    领导并不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对他们公司的名声也不好,只能把刘海和于杰喊来办公室,这两人一头雾水地来到领导办公室。

    领导也不浪费时间,直接与两人进入主题,“是这样的,你们两个人是不是都欠颜舟钱?刘海3700,于杰你这边是3000?”

    刘海和于杰对视,都面露难堪之色,这个颜舟,怎么闹到领导这边了?本来两人还想要默契否认。

    却不料想,领导打开手机,拿出了转账记录,“这些都是有记录,包括聊天记录,如果你们不还钱呢,老舟就要走法律途径,一旦他这边法律途径上诉成功,你们不想还也要还,还有可能丢失工作,毕竟这种行为关乎人品问题。我也会准确的告诉你们,这些资料,一旦老舟走法院这里,你们基本上是输的。”

    “领导,我不是不还钱,是真的没钱。”刘海开始打苦情牌。

    于杰也紧跟其后,“领导,我家庭情况,你也知道,上有老,下有小,3000块钱虽然不多,但对我来说也不少啊。”

    “既然借了肯定要还,没钱我就不还了?本来我不想管你们的事情,但是闹到法院,你们面子不好看,我们公司面子也不好看。那公司丢了面子,只能你们离开。我这话已经很清楚,当然,我也能理解你们的情况,但是这钱肯定要还的。我给你们想了个办法,看你们接不接受,如果不接受,那到时法院判决书下来,我们这边也不会再要你们。”领导也不想折腾,就两个选择,选择哪个随便他们两个。

    “领导,是什么办法啊?”于杰并不想丢掉这份工作,只能硬着头皮问着。

    刘海却有跳槽的想法,所以并不是那么在意。

    “上个月的工作明天就发了,你们可以签下这个条子,上个月的工资和这个月的工资抽出一部分来还老舟的钱,虽然到手工资少了,但省点,还是能熬下去。我们这个行业圈子就这么小,你们要是被老舟告上法庭,到时候人尽皆知,即使你们换同样的工作,还会受到白眼,再者,法院判决书下来了,你不想还也要还,不然限制出行,你们自己生活也会麻烦很多。”领导难得说这么多话,反正言尽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