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吵架

    陆井寒外表条件不错,说话声音也很有记忆。他这种类型的歌手太多了,如果有让人记住的一个点,那他便是成功的。

    韩然看向张文,“文哥,真的让小陆去参加男团选拔?会不会还没开始就被刷下去?”

    “没事,我这边有些关系,毕竟小陆的模样在当下也是十分受欢迎的。”张文看向陆井寒的面容,他已经合格了,“接下来要看他能否在直播的时候,脱颖而出,让观众记住。”

    张文已经决定陆井寒接下来的发展路线,至于颜玥这边,人家还要中考,而且也不愿意露脸,自然是只能先放到一边。

    下午时分,颜玥就带着电脑在录音棚待了三个小时,而录音棚内还放置一台吉他和一架钢琴,满足了她所有的需求,这三个小时,她做出了歌曲的录音样带,丢给张文后,“我回去了,等我考完试再联系。”

    张文看着这份demo,这也太快了吧了吧,“舞蹈动作我回去后,晚上录给你们。”

    “舞蹈动作也有?”这才是让张文觉得神奇的地方,而且这两首,她早就写好了吧,不然也不会这么快。

    “嗯,到时候参加比赛用我这个编舞,尽量不要在外人面前跳,不然没有惊喜,而且这两首歌尽量熟悉,相信会有不错的收获,即使没有,也没事,反正不吃亏。”用这个市场试试水,毕竟长相俊秀的小生这么多,那他肯定要有独特的特色才行。

    搞笑风格,不知道能不能突出重围。

    晚上张文就收到舞蹈视频,而陆井寒并没有回去,而是在录音房熟悉歌曲,并且尝试唱。

    这两首歌都比较简单,却有独特的风格。

    他打开颜玥发来的舞蹈视频,正在喝水的他,直接喷出。

    尤其是《咚巴拉》的舞蹈,在歌曲咚巴拉的时候,魔性的舞蹈出现。真的很特别,顿时,张文的脑子里,全都是咚巴拉。尤其是双手和下半身的那个动作,辣眼睛,又十分魔性。这个不火,他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他到录音房,拉出陆井寒,“这首歌的舞蹈已经准备好了。”

    “好,歌曲我已经记住了,旋律挺简单的,很好记忆。”陆井寒有些兴奋,没想到自己刚签约就有两首自己的歌。

    “来看看这个舞蹈,你自己先练习,明天我会请一个舞蹈老师帮你挑错误,这个老师也是我多年的好友,也将会成为工作室的一员。”这个舞蹈老师也是张文的多年好友,也有心出来自己单干。

    “嗯嗯,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不耽误文哥你们了,我拿回家看,明天就能开始录歌。”陆井寒升起一百分的动力去学习。

    张文点头,目送陆井寒离开。

    陆井寒回去的路上,就给自己的哥哥打电话过去,“哥!我要出新歌了!”

    “哪家公司耳聋给你出新歌?”陆井寒的哥哥陆井风立马反问道。

    陆井寒露出不悦的声音,“哼,我可是一块宝贝,只有哥哥你这么不识货,才会觉得我唱歌不好听。”

    “哦?那回家你给我们唱你的新歌听听。”陆井风有些好奇自己弟弟自信的来源。

    陆井寒刚坐上车,“回家再说,我上车了。”

    “行,等你回来。”陆井风和弟弟接完电话,就和父母道,“小寒说公司给他出两首歌。”

    “真的吗?”陆母惊喜地看向自己的大儿子。

    “应该不会骗我。”陆井风点头。

    陆父却有些严肃,“我都说了不让他进入娱乐圈,偏要去,那个地方,他能混出什么名堂?”

    陆父是做实业起家,虽然知道娱乐圈赚钱,但是他不太乐意让自己的儿子进入娱乐圈,毕竟那边鱼龙混杂。

    “爸,弟弟有自己的梦想,公司有我,就让他放手去闯吧,之前我们不是说好的,我们不会花钱给他买歌,他未来的路都要靠自己,如果这两年没有任何的起色,他便回公司上班。”陆井风希望父亲能尊重弟弟,既然答应了,那就要做到。

    陆父叹了口气,不多说,他也爱自己的小儿子,虽然嘴上严肃,实际上心底也是担心他在娱乐圈受挫。

    陆井寒回到家,就看到自己的父母以及哥哥就坐在客厅等着他,“等着我呢?今天我就告诉你们,我第一天签约,公司就给我准备两首歌,特别看重我,还说我的声音很好听。”

    “真的?哪家公司?”陆井风抽了抽最近,明显不太相信。

    “明月工作室!张文你查一下就知道了,是之前星月娱乐公司金牌经纪人,他说我有潜力!”陆井寒兴致勃勃拿出自己的合同,“你们看,条件还不错呢,而且过几天我就要去参加男团选拔,相信我,我会顺利出道的。”

    陆井风立马拿出手机查阅这个人,看到这个人的资料后,他露出凝重的表情,“他以前带的人都说他这个人不行,压榨手底下的艺人。还说,他喜欢带自己手底下的艺人去一些局,也就是所谓的潜规则。”

    “小寒,解约!”陆井风不乐意让自己弟弟签约这个人手里,风险太大了。

    “哥哥,你不能听信网络说的话,要是文哥压迫他们,那他们还能大红大火?我都知道,有些事情必须亲耳和亲眼所见才是真的。我认为,文哥是被他手底下的人害了,才会出来自己单干,你看合同,有问题吗?”陆井寒十分维护张文。

    陆井风露出不悦的目光,“你才认识,你了解他什么?即使合同没有任何的问题,那又能怎么样。”

    “你哥哥说的没错,人心否侧,你才认识,你又怎么能确认对方的人品?”陆父支持自己大儿子的说法。

    陆井寒生气地看向自己的家人,“你们怎么能这样,算了,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就待定了,你们要强行给我违约,让我离开,那到时候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

    陆井寒偏激的说着,然后气呼呼的回到房间,想了想,立马站起来,收拾自己的行李离开,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那我一定要成功给你们看。

    从小到大,家人虽然很宠爱他,但都认为他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自主能力,他心底一直不爽,如今一次性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