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什么?拿的白月光剧本?!3更肥

    过了这么些年,任珺霜其实已记不太清,先太子是何等模样。

    但在见到秦王后,她记起来了。

    不如秦王容颜出色,不如秦王气势惊人,不如秦王有男子气概。

    然而,就是这么出色的小叔子,他对自己的态度也变了,“不必了。”

    拒绝了男靴的萧律,冷淡表示:“本王只是来看看皇嫂,同时也请皇嫂看在本王王妃年岁小的份上,莫要跟她计较,莫要苛责她,尤其莫要如旁人那般,作践她。”

    任珺霜:“……”她都还没反应过来。

    萧律就告辞了,“本王还有政务要忙,皇嫂请便。”

    这话说罢,他人就走了,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就这……

    任珺霜哪里还不明白,他根本不是来替他那王妃道歉的,而是来护他那王妃的!

    这摆明了就是来指责她作践了他的王妃,苛责了他的王妃,这……

    “浣姑姑……”任珺霜委屈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到底是谁作践了谁?谁苛责了谁?

    她方才可是被那小娘子骂到连回应的话,都说不上来好么!

    她堂堂太子妃!却被作践得连附近的内侍、宫娥,都不帮她一句。

    越想越是悲从中来的任珺霜,转身就回了房,直接将头饰都拔了,襦裙也脱了,趴到床上去哭了。

    浣姑姑也是猝不及防,只好放下手中的男靴,把其他下人都赶出去,她才去哄,“太子妃,您别难过。”

    “我怎么能不难过?”任珺霜难以置信,“你看他都说的什么话?他是怪我欺负了他的心头肉啊!这是……”

    任珺霜泣不成声,从未这么难过。

    浣姑姑就说:“定是那小浪蹄子,到秦王面前进谗言了!否则秦王如何会这般?您忘了,当年在东宫,那些个小蹄子都是这么作践您的,可回头呢?

    太子爷还不是只敬重您,出入宫廷也只有您能跟随在侧,那些个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玩意,您又何苦为这生气?”

    “可如今不一样,我并非秦王正妻,我是他皇嫂!他竟为了那等无礼的小娘子,没了端方持重,上来就苛责我这个寡嫂!你说,他眼里还有我这个寡嫂么?”任珺霜心痛得无法呼吸。

    浣姑姑却说,“这样不好么?秦王没将您当成嫂嫂敬重,不是挺好么?”

    “什么意思?”任珺霜止住了泪,怔怔的看着浣姑姑。

    浣姑姑帮她擦了泪,“五年了,您难道真要这么守寡一辈子?”

    任珺霜心跳如雷!

    浣姑姑就说出了她的心里话,“秦王年纪正好,又如先太子那般,深受圣上厚爱,如今已行监国之权,您若是要改嫁,这不是顶顶好的人选么?”

    “可是……”任珺霜表示,“他已有正妻,再者,我可是他嫂嫂。”

    “那又如何?”浣姑姑毫不在意,“咱们大盛的太宗皇帝,不也纳了其兄……”

    任珺霜摇摇头,“不一样,这也不过是野史在说,且太宗皇后可并非是那位。”

    “那您也得看看,眼下这位秦王妃,哪里有半点太宗皇后的德行?反倒是您,清贵名门之后,舅家更乃望门卢氏,这可都不是司氏那等新起的小门小户,能比拟的。

    再说了,先太子和那位也不一样,先太子贤名在外,秦王若能善待先太子先妻,于那些从前拜在先太子门下的大小官员而言,也是一种示意,不是么?”浣姑姑说得有理有据。

    当然了,这也和大盛国情相关。

    在大盛,不仅不鼓励寡妇守寡,甚至一般人家的寡妇,都是守完一年的寡后,就被娘家或夫家迅速送嫁了。

    安庆之乱后,尤其如此,因为缺丁少口的大盛,连兵源都少。所以,就算夫妻情深,丈夫死了,妻子仍然会被强迫改嫁。

    也就皇室贵族的女子,才稍微有选择权。

    任珺霜心高气傲,本是不打算再下嫁他人,不愿从高位自降,但如今……

    “娘娘,您不会还没想好吧?”浣姑姑看着发怔的任珺霜,苦口婆心起来:“您可别真的是,想替先太子守一辈子寡吧?”

    “你让我想想。”任珺霜趴在床上,不愿多说。

    浣姑姑瞧着,也不好劝,只能退出来,寻思着这事也许得让太后推一把?

    太后自来看重太子妃,若是瞧见秦王妃那样的,定会觉得,太子妃合该继续当太子妃!

    ……

    秦王府。

    一天吃吃喝喝下来,还忙着倒腾了不少药材的司浅浅,入夜没多久就睡了,也没想着要等狗秦王。

    岂料,她才睡下没多久,萧律就回来了。

    “王爷?”林姑姑有些惊讶,“您忙完了?”

    “王妃呢,人如何?”萧律到底是不放心,所以在把朝中的事加急办完之后,就赶紧出宫了。

    小东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他又没回来看她,不知道哭成什么样了。

    林姑姑就懂了,不过她倒是没添油加醋,只一五一十的禀道:“娘娘好哄,老奴哄完后,她就开开心心回王府了。

    这一天下来,王妃也都没多想,午膳用完就开始侍弄草药,说是要给圣上做些别的滋养药丸,许是倒腾累了,方才就歇下了。”

    萧律听完,沉默了好一会,才进了内室。

    林姑姑就带着翠柳退下了。

    金德就悄悄的问:“娘娘没再哭?”

    “没有,可乖着呢,一心一意帮着王爷,怕王爷因为圣上身体不好难过,想要给圣上好好调养身体。”林姑姑一边说一边叹,“你说这么好的王妃,咱们这些老奴不多护着点,王爷可怎么办。”

    “那可不,回头王妃心不热了,王爷可就惨了。”金德也是从前伺候过先皇后的人,再清楚不过了。

    林姑姑深有同感,“对啊。”先皇后娘娘,后来心就凉了,圣上瞧着,唉……

    不言主子们是非的两老,又往殿内瞧了瞧。

    内室只点了一盏灯,以防司浅浅起夜摸黑摔了。

    这种事,她真干过……

    摔得腿都青了。

    这事萧律还不知道,他只当小王妃怕黑,倒也正常。

    不过他这小王妃也挺有意思,毒物倒不怕,给他治伤时,也利索得很,还能震住大巫那等奇异之士。

    不过……

    “原来太子妃,是狗子的白月光!?”做梦嘀咕着的司浅浅,气得上头:“难怪这太子妃敢欺负我!嗷——”

    气得想咬人的司浅浅没想到,这个讨厌的太子妃!居然是狗子的白月光,后来好像两人真在一起了?

    更可气的是,她这个梦只让她看到那本原著的、某段评论区!敢不敢让她看正文?她倒要看看,这对狗男女怎么在一起的!

    可气死她了!

    白月光了不起啊!

    可一想到白月光可能睡了她的狗子!

    司浅浅当时就气得醒过来了!

    她还没睡到呢!

    于是——

    回来看小王妃的萧律,再次领略了,小王妃睡觉多么不老实!这又踢又打的就算了,她还咬人……

    “嘶。”被咬的萧律还疼呢!

    睁眼看到他的司浅浅,她就“哇”一声哭了!

    萧律:“?”你咬人你还哭?

    确实哭了的司浅浅呢,她还上手抱住了眼前的男人,抱得紧紧的!哭得还惨得很,“我的!谁也不许抢!”

    萧律:“?”这是又做噩梦了?

    顺手就抱起小王妃的他,只好哄道,“你的,你的,本王在这儿呢,谁都抢不了。”

    “骗人!”司浅浅这会还不知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那个太子妃就抢了!她还欺负我!哇——”

    萧律:“……”果然是做噩梦了,还是梦到被皇嫂欺负了,看来今儿是真被吓到了,不然能被吓成这样?也是个傻的!

    “她抢,你不会抢回来?”萧律好笑的问,“你人都咬了,还抢不过?”

    “抢不过。”司浅浅可伤心了,“狗子帮她。”

    “她还有狗?”

    “嗯。”

    “那本王也给你养一条。”

    “不要。”司浅浅明白着呢,“只要王爷。”

    “你的意思,让本王给你当狗子,咬她?”萧律脸都黑了。

    偏偏司浅浅直点头,“对!”

    ------题外话------

    全国的高考宝宝应该都考完了吧?考完别对答案,赶紧浪起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