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愉快恋个爱!迎太后回朝(两更)

    与此同时——

    上了马车的司浅浅,已经闷在萧律怀里笑个不停了。

    萧律能猜到她在乐啥,一时也觉好笑,但也有好奇,不过他没追问,由着这小东西在他怀里得意够了,他才将之团抱好的问道:“说说看,怎么克住他的?”

    司浅浅笑得眼角还有泪,晶莹剔透的,在马车内的灯罩下,愈衬得她五官精致,容颜美好,如画似珠,静美柔润。

    让人看着,就觉岁月静好,时光温软。

    这就是萧律此时的感受,他因而十分放松。

    所以,当司浅浅狡黠的转了转眼珠子,似真似假的说:“那妾身若是说,妾身其实也没怎么,没想到他就被吓住了!自己怂了,您信吗?”

    “信。”萧律摸着人儿滑腻如软缎的脸儿,微微蹙眉,“脸怎么这般凉?”

    “凉吗?”司浅浅自己摸了摸脸,觉得还好啊,“是你手太烫了!”

    萧律浅笑,复将人儿揽入怀里,一手摩挲在她纤细的后颈上,“那你日后若万一遇上了怪事,记得拿出今日对巫昇的感觉。”

    司浅浅趴在萧律怀里,听他这么说来,就知道他其实是有所感知的,但他并没有追问下去,只叮嘱她,要记住今天的感受。

    这一刻,她能清晰感受到,他是在意、维护、宠爱她的。

    但是——

    她也知道,她是在一本书的世界里,先不说她是否会回去,只说这书的结局,就不是她能承受的。

    他会杀了她,千刀万剐那种。

    也许,这是因为在原书中,他在西北受的脑疾没有被她治愈,等到那毒素被发现时,他虽及时找人清除了,但仍留有后遗症所致。

    也许,有可能是他真正的性格,直到到现在,她都没看清。

    又也许,原著还发生了许多别的事,导致他特别特别仇视她!

    ……

    无论是哪一种,她现在心里都还没底。

    所以——

    “王爷。”

    忽然抱紧狗子的司浅浅,她既贪恋这人间绝色,又害怕生命有忧。

    萧律多敏锐的人啊,她这才泄露了一丝真情实意,就被他捕捉到了,“怎么了,担心什么?”

    司浅浅就把头埋进他颈窝里,嗅着他身上独有的、似木似檀的味道,很轻很淡,必须这样凑近他,才能闻得到。

    这个男人的品相啊,真真就是极品。

    如果她不知道原书结局,也许真就有勇气,陪他在这宫廷里走一遭。

    但是——

    她知道结局啊。

    而她不确定,自己能否改变结局。

    至少目前为止,很多狗血玛丽苏事件,仍然在发生!没有停下来的节奏。

    所以——

    司浅浅没说真话,依旧似是而非的说:“担心快要回来的太后娘娘啊,不知道她会不会像皇后那样。”

    萧律听在耳中,倒没觉得小王妃在杞人忧天,她这性子,确实不招太后喜欢,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也无需跟她有什么接触,至多就是宫宴时,给她见个礼就是了。”萧律安抚间,也寻思着,该如何减少小王妃和太后见面。

    “这样……”萧律很快有了想法的说,“本王让嫂嫂多照顾你一些,太后怜她孤寡,定会给她几分薄面。”

    “嫂嫂?”司浅浅懵了一下,才想起来,“太子妃嫂嫂?”

    “嗯。”萧律颔首,“她自兄长逝后,就去大国寺陪太后清修了,既不愿再嫁,也不愿回朝,如今太后回来,她必会跟着回来。你且放心,嫂嫂人尚可,会待你好的。”

    “真的吗?”司浅浅有那么点期待,印象中,这个太子妃,确实好像是个不错的人?

    至少在原主的记忆里,太子妃曾帮过“她”?那是在一次宫宴上,“她”和司珍香都去了,后来不知道为了什么,出了点事,“她”差点当众出丑,是太子妃帮了“她”。

    因为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她”那时候也不大,所以记忆比较模糊,只记得太子妃人很好,其他的、甚至连太子妃长什么样,“她”都忘了。

    “嗯。”萧律则肯定了人儿的期待,还安抚道:“你若不放心,让金币换成女装,日后都陪在你左右即可。”

    司浅浅眼神一亮,“这样可以!?”

    “嗯。”萧律点头,“原本给你找了个女武者,但身手不如金币,这小子看着也活络,就留在你身边吧。”

    “那他乐意吗?”

    “这是命令。”

    “可是女装欸,不太好吧?得问问人家的意愿吧。”

    “没什么。”萧律捏了捏小王妃的脸,“你就是性子软,从前才能被什么人都欺负到头上来。”

    “我不是。”司浅浅辩驳,她还是很厉害的,至少比原来的穿越女主强点。

    但萧律不这么认为,他坚定不移的觉得,小王妃就是软包子。

    不过他也没再驳回就是了,只是调侃道:“嗯,你不是,现在都敢做本王的主了,胆子大得很。”

    “我没有!”司浅浅也不背这锅,“我没有!”

    萧律瞧着气鼓鼓的小王妃,只觉得好笑,“瞧瞧,已经敢驳本王的话了,还没有?”

    “哼!”司浅浅不说话的,往狗子怀里钻,又不服气的抓了抓他。

    萧律摁住这不老实的小东西,“好,没有,没有,本王的小王妃最乖。”

    司浅浅这才罢休,又觉得自己也挺好笑,就笑嘻嘻的抱着她狗子,“王爷,你要是一直这么好就好了。”

    萧律挑眉,正要回应,金明却来敲了马车的门,“启禀王爷。”

    “说。”

    “圣上刚又醒来了一次,想见王妃。”

    “王妃?”萧律不解,“什么时候?”

    “半盏茶前。”

    “好。”萧律转头就吩咐赶车快些。

    等回到宫内,裴茗却说,代宗又睡了。

    萧律只得问道:“裴公公,父皇可有说,要见浅浅作何?”

    “倒是没有,不过圣上有提了一句说,今儿多得秦王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裴茗认真回应道。

    萧律点了点头,“好,那就劳烦裴公公照看好父皇,有何事立即到朝暮殿禀本王。”

    “应该的,应该的。”裴茗不敢倨傲。

    萧律这才带着人儿走进甘露殿,在瞧完代宗后,便回了朝暮殿。

    ……

    然而,回去就张罗着沐浴好的司浅浅呢,坐等右等,都没等来狗子。

    她就不耐烦的问了金策,“王爷还没忙完?”

    “回禀王妃,王爷还在偏殿和尚书令大人商议明日早朝之事,王爷说了,若是您问起,就让您先歇着。”金策一五一十禀道。

    司浅浅:“哼!”这狗子,他是铁了心不跟她同床共枕,怕她对他不轨。

    金策听见了她的恼哼,但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假装没听到。

    林姑姑是早就歇下了,毕竟年纪大了,翠柳只好上前来劝,“娘娘,您先歇着吧,王爷定是要忙到天明了。”

    “他不陪我!”司浅浅寻思着,今儿她可是帮了大忙了,这狗子居然还不牺牲一下色相,想想就有点生气。

    不过她也知道,这种时候的狗子,确实很忙,她也只能哼唧两声,就自己先睡了,反正她是熬不了夜的。

    毕竟她已经很矮了,再不好好睡觉吃饭,估计这辈子都长高无望了,可能还会秃头。

    这俩结果,对于爱美的她而言,都承受不住。

    是以,确实忙到接近天明才回来的萧律,见到的就是睡得香喷喷的小王妃。

    许是梦里还恼他,小脸还“气鼓鼓”的,惹得萧律伸手戳了戳。

    “唔~”

    司浅浅不高兴的翻个身,继续抱着软被睡觉觉。

    萧律见她不好好盖被子,又叫人取来一床被褥,另外盖上。

    而后他才洗漱、换朝服,上朝去。

    等睡到自然醒的司浅浅起床时,林姑姑已告诉她,“王爷去政事堂议事了,今儿估计都不得空,嘱您要好好用膳,不必等他。”

    “那王爷昨晚回来睡了吗?”司浅浅打着哈欠的问,小脸蛋粉扑扑的,一看就是睡得极好,肌肤底子也很好。

    林姑姑看着欢喜,柔声应道:“听金策说,回是回了,但没能卸下,换了朝服就上朝去了。”

    “这么忙啊。”司浅浅一边由着翠柳给她擦脸,一边说:“那殿下有没有用膳啊?”

    “没有。”林姑姑说起这个就愁,“王爷跟先太子一个样,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您可得好好管管。”

    “那我一会就给他送饭去!”司浅浅说着,已经精神起来。

    林姑姑眼里就有了笑,“那倒不必,政事堂有备膳,也都是御膳房做过去的,您若是要去,就去盯着王爷好好用膳即可。”

    “好啊!”司浅浅看天色,大概是现代的八九点吧,正是吃早饭的时候,就要出门的说:“快给我换个衣服,我这就去。”

    林姑姑脸上的笑更浓了,“好好好,您做好,老奴给你梳妆,马上就好。”

    “嗯!”司浅浅点完头,就乖乖等林姑姑给她妆发了。

    说真的,这种中晚唐女子妆发,她是不行的,所以她跑路那会都是扎的丸子头!方便简单,又好看。

    一刻钟后……

    政事堂。

    金明就在殿外回禀,“启禀王爷。”

    “何事?”萧律还在和大臣们议事。

    金明看了一眼,不好明禀,就到萧律身侧,低声禀道:“王妃来了。”

    萧律艳眉一挑,只好让大臣们先自行商议,他则出了政事堂,到后殿的花苑去了。

    司浅浅呢,她早就等着了,不过她这会没看到萧律过来,正在取鱼饵,喂那些肥嘟嘟的锦鲤呢。

    萧律轻步走到时,就见他那小王妃,正在廊下玩鱼儿,玩得挺欢,自个儿就如同水里的锦鲤,活泼可爱。

    翠柳先瞧见了人,忙拜道:“王爷。”

    司浅浅这才回头,“王爷来啦!”

    “嗯。”萧律上前揉了揉小王妃的发髻,“怎么过来了?”

    司浅浅就不干了,“别揉乱了,林姑姑给妾身梳的,可好看了!”

    “是好看。”萧律方才就瞧见了,小王妃今儿不仅穿得跟只小蝴蝶一样,五彩斑斓,妆发也很俏丽。

    若非如此,他揉的力度也不会放轻,不过……

    头发还是有些乱了,令他略略心虚,“一会让翠柳给你梳就是。”

    “婢子可没有姑姑的巧手。”翠柳诚实回应。

    萧律就马上转移话题,“过来作甚?”

    司浅浅虽然恼,但还是让翠柳将食盒里的早膳都取出来,“林姑姑让妾身过来,盯着您用膳啊!”

    “不是你自己想来?”萧律挑眉反问,可不信“林姑姑说”这套。

    司浅浅也没否认,“王爷既然晓得,那还不快过来用膳!金明说了,您没吃早膳呢。”

    “就他多嘴。”萧律嘴上嫌弃,心里满意,已经坐下来用膳。

    不吃不觉得,一吃他就真饿了。

    是以司浅浅带来的早膳,几乎都被他扫光。

    司浅浅瞧着还怪心疼的,“饿了你也不叫吃的,妾身不来,您要干熬到什么时候?”

    “不是来了么?”漱口完毕的萧律,寻思着时候也差不多了,不好多呆,已经站起身来,“本王还得回去,你乖乖回朝暮殿,一会让金德送你回王府。”

    “妾身不回去!”司浅浅有理有据表示,“妾身回去了,谁过来看你吃饭啊!”

    萧律倒也想让小王妃留在宫中,他好得闲瞧一瞧,然而——

    “乖。”萧律不得不哄道:“宫里以父皇的妃嫔居多,你长住不合适,本王今晚也会回府,午膳、晚膳定会吃,你且放心回去。”

    司浅浅想想也是,“……那好吧。”

    “乖。”萧律轻捏了捏小王妃的脸,正要说离开。

    司浅浅就踮起脚尖,闭上一双灵动的眼,说:“那王爷亲我一下。”

    萧律:“……”这可是政事堂后殿……

    可小王妃眼巴巴过来,这会又这么乖的同意回去了,也不好拒绝。

    如此想完,萧律还就俯身,往小王妃额上落下一吻。

    司浅浅一感受到他俯身下来,就马上抱住他的颈!

    萧律猝不及防,吻瓷实了,一手还本能揽抱住人儿纤细的腰。

    司浅浅呢,她就趁机往他浓艳柔软的唇,啃了一口,然后撒手,转身就拉着翠柳跑了。

    萧律:“……”这小东西。

    呵。

    眉眼晕笑的他,是目送完小王妃离开,才回的政事堂。

    然而——

    他不知道的是,跑了的司浅浅,她在欢快回朝暮殿的路上,被堵了。

    “你是哪宫的?”

    一身素衣的任珺霜,凝眸打量着眼前的艳俗小姑娘,神色逐渐发冷!

    司浅浅就很懵,都不知道这是哪号人物,不过她想起了,萧律方才说的代宗妃嫔,不过……

    不等司浅浅开口,任珺霜身边的老嬷嬷,就严厉训斥道:“太子妃也太和善了,如此等不安分的小蹄子,何须问她出处,拿下送尚官局处置便是。”

    司浅浅:“?”太子妃?

    这宫里宫外的,如今唯一能被尊称为太子妃的,只有先太子的正妻。

    然而,太子妃不是在大国寺吗?

    她正懵着……

    任珺霜已垂下眼眸,“就听浣姑姑的吧。”

    那位浣姑姑闻言,立即叫人:“来人!”

    “等等!”翠柳反应过来了,立即护住自家主子,“我们娘娘,可是秦王妃!可不是哪个宫的什么小蹄子。”

    “秦王妃?”任珺霜眸光一闪,想到方才看到的那一幕,神色肃然,“本宫从未听说秦王已娶妻,你们倒是敢瞎编排,好大的胆子!”

    “确实撒野得很!”浣姑姑也是闻所未闻,“难怪圣上请太后娘娘回朝,这宫里真是乱得不行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骚蹄子,张口就敢自诩秦王妃,哈!真是好大的口气,得让尚官局的人好好治治!”

    ------题外话------

    今天很肥呀!快给本宝宝撒鸡血呀!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