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神棍浅给大巫算命 1更

    鉴于这名吐蕃大巫乃是随秦王进的京,且在河内道时,还助其大胜郭节度使,瑶娥持保留意见。

    但独孤雪却深信不疑,“自然是要和父亲商量的,不过这事他必有诚心。你想啊,以萧律那性子,若是知道他那王妃是奸生子,能容得下?

    这大巫定是在与其合作过程中,了解到萧律的秉性,再加上又被本宫瞧出了端倪,才会冒险来和本宫密谋此事。”

    “娘娘所言极是。”瑶娥并不反驳,“婢子这就想办法给国丈府传信,您先别急。”

    “好,好。”独孤雪连连点头,“本宫知道急不得,不能急。”

    瑶娥放心不少,又顺着独孤雪的性子,哄了几句,才退去殿外,命人传信给国丈府。

    不过她这头才吩咐好,那头的萧律就收到了消息。

    尽管瑶娥很谨慎,并未传出什么消息,只是让独孤珪有空时,看能否求得圣上,许见独孤雪一面。

    但萧律已能肯定,“看来他是去见独孤雪了。”

    司浅浅就问:“所以独孤雪急着见他爹?”

    “嗯。”萧律颔首,在心中推测着,这俩见面,应为何事。

    司浅浅也在寻思着,“他想干吗呢?”

    “不外乎是搅乱朝局罢了。”萧律肯定大巫没安好心,毕竟这些年以来,大盛的乱局,始作俑者一直是吐蕃。

    他前世登基后查过,哪怕是安庆之乱,也有吐蕃人的影子。

    只是两国博弈,自来是东风压西风,胜者为王,他没什么好说的,唯有今生努力扳回局势。

    而想要克制、甚至力压吐蕃,这个大巫是重中之重!

    “巫昇此人,手段诡异多变,绝不能放回吐蕃。”萧律自从把人带回来上京城,就没打算让人回去。

    司浅浅早就猜到他会如此,换做是她的话,她也不放,那大巫实在太诡异了,“不过他在吐蕃的地位很高吧,无缘无故扣着,只怕会引起战乱。”

    “所以要让他自愿留下。”萧律其实一直在思考,如何留下此人。

    司浅浅呢,她就提议道:“让妾身试试?”

    “不行。”萧律否决道,“你离他远点,尤其是在本王不在时,不许和他有接触。”

    “妾身肯定不跟他接触啊!”司浅浅心里有数着呢,“他那么诡异,谁知道跟他接触了,会不会有什么后患。

    但是妾身觉得,他对妾身挺感兴趣的,妾身可以利用这一点,再忽悠忽悠他,把他给留下来嘛!”

    萧律一听这话,更不同意了,“不……”

    “王爷先别急着否决呀,您等会先看看,妾身能不能治住他!再做决定呗。”司浅浅眼神闪闪的望着萧律,其实内心也对某大巫,充满了好奇。

    尤其是这一手神出鬼没的本事!若是她也学会了,何愁跑路不成功?

    这么一想,司浅浅的眼神更亮了!快变成两只小灯泡了。

    萧律被她这样渴盼的望着,很难拒绝,勉强同意道:“好,但无论何时,你必须只能在本王在时,才能与他相见。”

    “好!”司浅浅满口应承,“王爷放心。”

    萧律一点不放心,转头就叮嘱林金德,好生看着。

    司浅浅:“……”狗子就是狗子!看什么能看得死死的。

    如此腹诽间,马车也停了。

    赶车的金明已禀道:“王爷,到了。”

    金德、翠柳先下了车后,翠柳就候在一旁,打算扶自家娘娘来着。

    但萧律在走出车厢时,直接就将小王妃一并抱走,这会自然是抱着人下的车。

    翠柳扶了个寂寞,默默退在金德身边。

    金德早有所料,根本没往跟前凑,还提点了翠柳,“日后啊,有王爷在,根本不需要咱几个。”

    “德公公说的是。”翠柳抿笑应道,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而有听到金德、翠柳底议的司浅浅,她就抓了抓狗子的手。

    萧律,“嗯?”

    “没事。”司浅浅说着,还接着挠了一下。

    萧律就明白了,知道这小东西又在变着法儿调皮。

    他呢,自然由着她了。

    直到瞧见大巫走了出来,他才捏紧人儿调皮的小手,不让她作怪。

    而毫不觉得意外的大巫,已上前来说:“王爷倒是来得快。”

    萧律微微挑眉:“听你这话意,是专程等本王来?”

    “自然。”大巫承认,“不过本巫倒没想到,秦王妃也会来。”

    司浅浅就接了话,“那是自然,因为本王妃随心所欲,你再神,也摸不透真正的人心。”

    大巫闻言,怔了一怔,似受到触动,而后……

    他稍稍倾身拜道:“秦王妃所言极是,世间最为莫测者,莫过于人心,他因时、因地、因人、因势,时常变换,又能反制天时、地利、大势。”

    司浅浅倒没想这么复杂,不过她点了头,“你说的不错,受教了。”

    “惭愧,是本巫受教才是。”大巫翳眸微动,有深看司浅浅之意。

    可惜,萧律挡住了他的视线,“阁下既是专程在等本王,不妨进殿细说。”

    “请。”大巫侧身迎请。

    萧律这才牵着人儿,进了大巫所住院落。

    不过,落座后的大巫表示,“本巫方才确实去了皇宫,见了贵朝的皇后,不过这都是私事,本巫不想引人耳目,是以并未大张旗鼓。”

    “私事?”萧律挑了挑声,“私事,你就可以擅闯我朝宫廷?”

    大巫轻叹,“本巫也知道错了,但她在贵朝紫宸殿时,总用恍然、看破的眼神看本巫,本巫不过是去确认一下,她是将本巫当成何人了。”

    “然后呢?”

    “然后她果然是将本巫,认成了本巫的大哥。”大巫睁眼说瞎话的表示,“本巫大哥早年间来过贵朝,兴趣是和贵朝这位皇后,有什么交集吧。”

    “你觉得本王会信你这说法?”萧律能辨别得出,大巫说的,一个字都不真!

    大巫也知道糊弄不过去,但他还是继续糊弄,“可这便是事实,秦王若是不信,可以查,本巫句句属实。”

    司浅浅听到这里,终于插了话:“既然大巫不愿意说实话,那就换个话题吧。”

    “秦王妃请说。”大巫转眸看向司浅浅,神色中透有有几分兴味。

    萧律便也瞧向小王妃,后者却取出一只小瓷瓶来,“大巫猜猜,这是何物?”

    “愿闻其详。”大巫表示。

    “你的血。”司浅浅摇了摇瓷瓶,“你肯定想不到,你的血被我从帕子上提取只来了吧?而且,我还在里面发现了一种东西。”

    大巫神色微凝,“何物?”

    司浅浅并不说,她将瓷瓶打开,并取来一张纸,再将其内之物倒出来。

    萧律这就清楚的瞧见!被他家小王妃倒出来的,竟是一缕金色物?

    这……

    萧律没错过大巫的神色,见他竟露出讶色,就明白小王妃这东西,触动了他!

    而司浅浅呢,她这才说道:“这是一种矿物质吧,阁下长期服用,是以能克制百毒,甚至能因此拥有些特殊的能力。”

    大巫眸一凝!专注的看着司浅浅,不言不语。

    如此反应,却让萧律肯定!小王妃所言,句句都戳中了事实。

    这就有意思了!不过……

    小王妃是何时发现这些的?

    萧律正暗自寻思着,就见小王妃已将帕子收好,正好整以暇的、挑着小下巴,似一只高傲小母鸡般,盯着那大巫。

    这小模样……

    还怪可爱的。

    这是萧律的视觉。

    落在大巫眼里,却觉得,眼前少女,多了几分神秘。

    身为吐蕃大巫,他确实一直吞服秘药,但这是只有他和师尊,才会知道的事,哪怕是神王,也不知。

    但这秦王妃,仅仅透过他的血,就知道了。

    这还不算……

    司浅浅还说道:“本王妃知道怎么破解你的能力。”

    大巫神色一凝!第一反应是不信。

    然而,司浅浅又说:“你的血,就是你所有巫术的根本,本王妃既然能提取你血中的要素,自然能破解你的能力。你若不信,现在就可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