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疯批秦王上线!

    陌生的气息,让司浅浅第一时间就确定,不是秦王!

    不过……

    “唰!”

    抱住司浅浅后,便如大鹏振翅,疾速飞离的来者,也只给褚少阳留下一道背影!让他无法确定,来袭者是谁。

    加上手还麻着、气息也有些阻滞,褚少阳根本没法追出去,只能大恨吼道,“秦王!有胆别藏头遮尾!”

    在褚少阳看来,会来追回司浅浅、且轻功如此不俗者,只有秦王!除此之外,他想不到旁人了。

    “可秦王不是去神机营了么?”褚少阳想不明白,“神机营在上京城北郊,而我和浅浅是从南门出城,就算他消息快,也不该这么快追上来!”

    如此想了好半晌……

    还是没想明白的褚少阳,就又遭事了。

    “砰!”

    马车上方,再次传来一阵响。

    然后,不等褚少阳反应过来,车厢就被震碎了。

    “唰!”

    “唰唰!”

    数把刀剑,已同时架在了褚少阳的脖子上。

    褚少阳:“……”一动不敢动的他,这回倒是明明白白的看见了萧律。

    而脸沉如水的萧律,却蹙了眉,“本王的王妃呢?”

    褚少阳差点被气晕,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他方才就想着,既然是秦王,怎么只抢人,没发作他?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如此一来,不仅人得到了!还能治他一个夺妻不还之罪!

    好啊!

    褚少阳越想越恨,也跟着无耻耍赖起来,“秦王说甚?恕末将听不明白。”

    “不说?”萧律昳眸一绚,笑了。

    然后……

    “砰!”

    褚少阳直接被萧律一脚踹下马车。

    “噗!”

    吐了好大一口血的褚少阳,也跟着笑了,“怎么?秦王殿下自己看不住秦王妃,就拿末将来撒气?”

    “砰!”一脚踩在褚少阳胸口上的萧律,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想说。

    褚少阳就气得更恨了,他也没多想,只含血叫嚣道:“末将不明白就是不明白!秦王殿下还想屈打成招不成?”

    脚力加重的萧律,眸底微有血丝泛起,“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

    “末将不知!”褚少阳不信,在没有捉赃成双的前提下,秦王能硬扣个罪给他,他可是朝廷四品大将!

    然而……

    “咔擦!”

    直接踩断褚少阳肋骨的萧律,根本没打算扣罪,只打算杀人。

    吓得褚少阳马上认怂,“我说!”

    萧律这才放轻脚上的力度,冷睨着褚少阳。

    褚少阳连抽了良久的气,又咳了好几口血,才算缓过来。

    萧律却不耐烦了,“快!”

    “这就说!”褚少阳不敢再耍贱,还有些委屈,“可人不是被你抢回去了么!”

    萧律再次蹙眉,“说清楚!”

    被痛刺激得、脑子终于有点好用的褚少阳,这才怀疑问道:“难道方才那人,不是您?”

    “仔细说!”萧律轻眯起昳眸,脚下的力道又有些控制不住了。

    褚少阳连忙开口,“就在殿下你到来之前,大约一刻钟、还是半刻钟吧,有人就把浅、把秦王妃劫走了。那人、那人,对了!那人使一杆银枪,轻功十分了得,末将只当是您呢!”

    “往哪个方向去?”萧律冷问。

    褚少阳却摇头表示,“那人走时,故意惊了马,末将又被秦王妃暗算,使不上劲,没法控制场面。”

    “废物!”萧律目一沉!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咔擦!”

    褚少阳的胸腔被踩碎了。

    “!”

    死不瞑目褚少阳,怎么都没想到,萧律会下杀手,明明他什么都说了啊!他都认怂了啊!而且他是朝廷四品将官啊!不是小兵小卒啊!

    不仅他没想到,随行而来的萧律属下们,也都没想到!这、这不说别的,就说人家褚家也不是小门小户之家啊,王爷就、就这么给杀了?!

    这、这……

    也太干脆了吧!

    为首的金刚,下意识发声:“王爷您……”

    “闭嘴!”萧律眸角泛红,“你当本王不知,你渎职?”

    金刚立即“噗通”跪地,“属下有罪!”

    “你是有罪。”萧律声冷如霜,“待寻回王妃,你便退出暗阁。”

    “王爷!”金刚失声抬头。

    萧律看都不看他,“搜查方圆十里,给本王查出线索来!”

    ……

    此时,早已被带飞的司浅浅,刚落地。

    “你谁?”司浅浅不敢乱动,就怕又被狗血浇头。

    可惜,狗作者的狗血剧情,不会因为她的抗拒,而退散。

    抱她的人,还是垂首凑到她跟前来了!侵犯意味十足!

    “啪!”

    司浅浅想都没想,直接甩出一巴掌!夹藏于指尖的长针,同时刺入对方的颈侧、动脉处!

    然后……

    好一会后。

    司浅浅担心了,人怎么还没倒?

    她使出的针,都淬过毒的啊!

    而猜到了她的想法、且还紧抱着她的劫匪,就笑了,笑得十足轻狂。

    “噗、哈哈哈!数年不见,浅儿不仅认不得我了,爪子还长了刺,知道挠我了。不过、你这软刺对付褚少阳那废物还成,对付小爷我,可没用。”

    司浅浅一听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她在努力回忆了一通后,楞是没想起这号轻狂人物是谁!?

    “怎么安静了?”依旧抱着人的男子,这才垂眸看向怀里的姑娘儿。

    以他此刻的角度,看不到小猫儿的眼神,却能看到她“扑闪扑闪”的长睫,如儿时般,软又挠人的、抓住了他心房。

    而实在没想到什么的司浅浅,开始挣扎,“你先放开我。”

    “不放。”断然拒绝的男子,还重捏了捏掌下的软腰,“可真软啊,边关同袍常说,姑娘家长到一定的岁数,这小腰便软得很,诚不欺我也!”

    就这咸猪手的嚣张程度,惹得司浅浅再次不客气的“啪”出一巴掌!

    这还不算……

    “唰!”

    司浅浅的膝盖,还顺势顶上某人的胯!

    这下子……

    “诶!”

    男子终于撒开手。

    司浅浅立即退开!

    这才看清楚,劫她的男子,星目朗眉,鼻挺唇丰,肩宽腿长,窄腰上、自后斜插过一杆银枪,衬得他愈发狷肆、野性。

    如果说,狗秦王是花间精致的妖,摄人魂;那眼前人,便是旷野白狼,路子野!

    更野的是——

    “如何?”

    “娘子可还满意?”

    反手就将背后银枪耍一圈,宛若开屏孔雀求偶的少年郎,楞是将天边最后一线夕阳,耍成漫天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