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王爷,您王妃又私奔了!

    司浅浅差点就点头了!

    但她还想要自己的“狗头”,赶紧忍住。

    萧律却看出了,她想点下去的幅度,当即捏住那气人的下颚,“小丫头,可长本事了,指使本王,你指使得欢,让你服侍本王,你倒推三阻四,嗯?”

    “没、没。”被捏得心一跳的司浅浅,本想坚持不狗血的!不看狗秦王。

    然而——

    人家作者既然写了这一笔。

    人家萧律自然妥妥的!将她下颚抬了起来,逼她与自己对视,“让本王瞧瞧,是不是真的‘没’。”

    “!”无语鼓脸的司浅浅,内心有一万句吐槽!

    可已逼近的萧律,却让她又将一万句吐槽吞下!泛出一千只乱撞小鹿来。

    虽然,早就知道狗秦王是个美人。

    但是——

    逼近的狗秦王!这睫毛可真太长了啊~

    还有、还有这琉璃珠一样、似泛暗蓝的眸啊~

    这什么神仙颜值啊~

    还、还有这气息,大家都是吃饭长大的!凭什么他的就这么清雅撩人、又高级,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香料熏出来的!啊~

    我没了。

    司浅浅自觉快被这颜“杀”了。

    凝着她的萧律还笑了,“呵。”

    这该死的低沉磁音!太苏了吧!!!

    司浅浅:“……”我没了,不用救,谢谢。

    “小傻样。”顺着人儿下颚,一指勾上人儿小脸的萧律,犹在莞尔,“本王还没怎么你呢,就这般紧张?”

    “不是……”这还叫没怎么?那你还想怎么?

    司浅浅深吸了好一口气,冷静冷静道:“王爷,您想妾身怎么服侍您吧?”来个痛快吧!

    再次撑开双手的萧律,倒是说了,“撩袖。”

    “好。”做好心理准备的司浅浅,一秒后才发现不对劲,“嗯?”就撩袖而已?

    萧律无奈:“本王要净手,你连帮本王撩袖都不会?”

    “啊?”司浅浅再楞一秒,“就这?我会啊!”

    萧律嗤笑,“那还不快?本王一手酒味,还有柳仪那小子的臭汗味。”

    司浅浅:“……”所以搞半天,是她误会了!?人家是正经的服侍!?

    “还愣着?”萧律表示,已被傻傻小王妃整没脾气了,“看来本王是不能指望你了。”

    “我、我来!”羞愧低头的司浅浅,暗呼网络太腐!害她一清纯古中医美少女,思想都不纯洁至此,汰!

    而瞧见小王妃脸红耳赤的萧律,再次笑出声来,“羞甚?”

    “没、没!”司浅浅打死不会说!只管帮萧律撩起那复杂的、亲王朝服袖子,就这浮夸的大袖,果然不大方便洗手,方才也难为人家这么盛装着、给她打下手了。

    不过,讨债鬼萧律已撑开手掌,“胰子。”

    “给!”司浅浅赶紧给出。

    然而——

    萧律不动。

    司浅浅领悟了一下,就自动自觉的!给狗秦王的狗爪子抹胰子。

    “不错。”萧律浅笑,“孺子可教也。”

    司浅浅算是服了这讨债鬼了!

    所以说,这狗子果然记仇得很!

    而确实记仇的萧律,在美美享受完小媳妇的净手服务后,才说:“柳仪这情况,你恐怕是走不开,本王便把金刚留给你,你有事可叫他去办。”

    “嗯。”司浅浅应了前一句,悟了后一句,“王爷要走了?”

    “舍不得?”萧律含笑反问。

    司浅浅当然摇头啊,“王爷有正事要办,妾身晓得。”

    “倒是乖。”习惯性将小王妃往怀里搂的萧律,轻拍了拍人儿的背,哄道:“待本王忙完,就来侯府陪你。”

    浑身僵硬司浅浅:“……”真·大可不必!

    “好了,不必送本王出府,你先去歇着。”说罢,就又双叒把人抱起来的萧律,已将人儿抱到床榻上。

    司浅浅:“……”狗秦王真·越来越不对劲!

    但并无此自知的萧律,已给小王妃盖了被子,又唤了翠柳进来服侍,他才离去。

    “娘娘……”翠柳欲言又止,想说王妃您对王爷,是不是不够亲昵?

    司浅浅却已经闭上了眼!坚定不移的睡大觉去了,脑壳疼!太累了,不想了!

    而她这一觉,直睡到夕阳西下,期间,翠柳怎么摇她起来吃午饭,她都没起。

    所以这会的司浅浅,是被饿醒的,“柳柳~”

    “……”

    没人回应司浅浅。

    这还不算啥,就、就她这床,怎么还会动!?

    瞬间醒神,没有半点迷糊的司浅浅,这才发现,自己哪里是躺在床上,分明是躺在马车里了啊!

    卧槽!

    她这……

    这该不是狗血的被绑架了吧!?

    不!

    好像不对?

    确定自己手脚没被绑,也没被堵嘴的司浅浅,就更慌了!有种老鼠被猫盯的惊悚感,让她试探着要叫!

    结果……

    “唔!”

    果然叫了个寂寞。

    一只不知打哪儿伸出的手,捂住了她的嘴。

    “别叫,是我。”发声的人,竟是褚少阳!?

    司浅浅:“……”这渣男有完没完!!!

    “浅浅,我知你此前所为,不过是怕牵连我,如今咱们已出了京城,秦王再不能追到我们,你可放心了。”褚少阳解释道。

    司浅浅:“!”这次这么利索?都出上京城了?私奔成功了?

    那这、这仿佛是好事啊!?

    有点小惊喜的司浅浅,却感觉到,褚少阳已吻上她耳后!?

    “浅浅,我们圆房吧。”褚少阳相信,如此一来,怀里的人,就再离不得他了。

    “等等!”快吐的司浅浅,寒毛直竖!她真没料到,褚少阳能渣到这个程度。

    褚少阳却不想等,他一手已揽住司浅浅的腰,“你放心,到了边关,我便给你个……”名分。

    后面两个字,根本没来得及说出的褚少阳,只觉得自己的指尖一阵刺痛,然后两只手就麻了!这……

    褚少阳惊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把人恶心推开的司浅浅,赶紧拿帕子擦耳后,“你猜?”

    “我……”褚少阳刚张嘴,马车上头就爆出“啪”的一声响!

    惊得褚少阳立即大喝:“谁!”

    “砰!”

    应声破入车厢的,是一杆雪亮银枪!

    褚少阳立即躲闪,还试图将司浅浅抓住,却抓了个空。

    与此同时,司浅浅已落入个陌生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