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记仇律狗子!调戏小王妃(为01打赏的斗篷加更)

    “……”|||

    无语凝噎司浅浅,简直要跪服这亲妈的三观了!

    李氏更是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冒烟,“你……”

    “行了,你也别多说了,赶紧给你那煞星儿子准备后事吧!老御医这边,就随本夫人去一趟相府。”抢白的小柳氏,实力演绎气死人不偿命。

    “对!”老冒氏还跟着拍了板,“香香可是咱们的指望,万不能有事,老御医您快去吧,这边无需您了。”

    当时就被相府下人拽住的老御医:“这……”

    “够了!”萧律冷冷斥断这场闹剧。

    把老冒氏惊得,差点从座位上跌落,“秦、秦王?”这位真煞星怎么来了?

    “您、您怎么来了?”问出老冒氏心里话的小柳氏,已经脚软,毕竟她每次见到这位皇家女婿,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而心情与这俩完全不一样的李氏,正要求救,床上的小柳仪却忽然抽搐起来,吓得她破声大喊:“仪儿!”

    一旁的老御医更是连连摇头,“烧到这个程度,就算救得回来,脑子也烧坏了。”

    “那还救什么?”小柳氏脱口而出,然后她就被萧律的护卫,直接她架出去了!

    连带着,老冒氏等闲杂人等,也都被架走了。

    “……”

    连个屁都不敢放的一伙人,只能龟缩退场,被迫给司浅浅留一片安静。

    不过……

    “谁来帮我一下。”司浅浅还需要个有分寸的人,帮她摁住小柳仪。

    “我……”李氏忙要上前,却被萧律拦下了,他还似很了解司浅浅的需求,稳稳的控制住了小柳仪,“动手吧。”

    “嗯。”轻松不少的司浅浅,双手齐出,纤手如蝶,穿花引线般,将一根根细长的针,扎入小柳仪头部各处穴位。

    速度之快,落手之稳!比救李氏那会,还要更上一层。

    让敏感的萧律,心有所思:“小丫头必是觉得此刻的柳仪,和年幼时的她十分相似,才会如此迫切。”

    “酒。”忽朝萧律抬手的司浅浅,显然已将他当成助手。

    也是把萧律使唤得一愣,“……”

    好在金德是个伶俐太监,已经麻溜给萧律送上了酒坛子。

    “……”无言接住、递出酒的萧律,默默充当工具人。

    但司浅浅还不满足,“劳王爷给仪儿解衣,并手脚轻一些的,在仪儿腋窝、腹股沟处,不间断的擦酒,直到我喊停。”

    萧律:“……”过分了啊……

    可司浅浅已将浸好酒的棉布,递给了他。

    萧律:“……”默默接手的他,只能干了。

    司浅浅便继续往小柳仪身上施针,以物理降温和针灸降温两法,同时施救。

    “不是,这没用!”从旁开口的老御医,不得不说,“用酒降热的法子,老臣用过了,没用!”

    “……”沉默的四下,无人搭理老御医。

    老御医:……

    行吧,他就闭嘴!且看看,秦王妃这乳臭未干的女娃子,怎么救人!

    结果……

    人家不仅把烧退下去了。

    “是中毒。”

    从小柳仪心头取出一针尖血的司浅浅,还确定了发烧的缘由。

    萧律蹙眉:“何毒?”

    “还不确定,但不是砒霜类的明显剧毒,所以很难察觉。”司浅浅说着,就将血往嘴里送,想品尝一下!

    但被萧律拍开了,“不许乱尝。”

    “没事。”司浅浅还想继续。

    萧律立即变脸,“不许便是不许,你当自己是九命猫妖不成?!”

    “什么猫妖,就不能是九尾狐?”司浅浅真想知道是什么毒。

    不过老御医已开了腔,“秦王妃,不如让老臣看看?”

    虽然有点打脸,但还算有眼力的老御医看得出,人家秦王妃取出的血,有点名堂!

    “这……”司浅浅还不想给。

    萧律就很气,“给他!”

    司浅浅怂了,赶紧把凝聚了最强毒素的毒血,给了老御医,颇为不舍,“那您可要仔细查看,能不能解毒,就靠它了。”

    “娘娘放心。”连连点头的老御医,已瞧清楚,在这滴异常鲜红的血内,竟透有细弱的黑丝绿丝,果然是奇毒!

    “好家伙!”老御医直呼好家伙,“还真是中毒!老臣早前竟没发现,真是白干了几十年!废物。”

    可把司浅浅听乐了,“那可就拜托您嘞,我对毒物不算了解。”毕竟隔着时代的鸿沟,毒与毒已不尽相同。

    “娘娘放心!”老御医说罢,就一边研究去了。

    司浅浅满意点头,才让李氏安排些流食,多少给小柳仪喂点。

    “谢谢。”李氏千恩万谢,只恨口不好言,唯有一个劲的拜司浅浅。

    司浅浅忙扶住人,“好了,都过去了,眼下要紧的是查清仪儿为何会中毒?”

    李氏点头,已招来老妈妈,去排查柳仪过去这一日,都接触了什么。

    萧律留了个心眼,让金刚跟上。

    李氏复又让下人给司浅浅安排厢房,“我看王妃也累了,先去歇会吧。”

    司浅浅本不放心,但萧律已颔首,“便有劳侯夫人了。”

    “王爷客气了。”李氏行了礼,就让下人给秦王夫妻引路。

    等进了厢房,司浅浅见萧律还嘱人继续紧盯老冒氏、小柳氏,很是感激,“多谢王爷。”

    闻言……

    萧律昳眸一挑,反问道:“怎么谢?”

    随口一谢的司浅浅就、就噎住了,又不好敷衍,只能硬着头皮表示:“王爷想要怎么谢?”

    撑开手的萧律,很坦荡:“服侍本王。”

    “!”司浅浅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

    这青天白日的,狗秦王也太狗了吧!

    就、就……

    “不太好吧?”司浅浅拽紧衣襟,真诚劝诫,“不合适。”

    萧律可不觉得,“你乃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有何不合适?”

    “就……”司浅浅有点急眼了,想转头让翠柳帮帮忙!

    然而,屋内哪里还有翠柳?

    别说翠柳没有了!金德也没有了!

    在萧律发话那会,识相的下人,哪个不走?傻子都跟着走了。

    司浅浅:“……”她也想走,为什么不带她!

    “还不来?”挑声扬眉的萧律,还催促了起来。

    司浅浅就、就磨磨蹭蹭上前,“那个……”

    “哪个?”侧眸盯着畏畏缩缩小王妃的萧律,唇角微微上扬,“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