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妇唱夫随守夫德!

    “毫无关系!”应得斩钉截铁的司浅浅,暗地里又把褚少阳骂了几百遍,连带她名义上的亲爹,也被她咒骂了一顿。

    司浅浅门儿清的知道,必是昨儿她要跟褚少阳跑的事,被传到代宗这里了,否则人家日理万机的,不会专门审她。

    她倒也没猜错,代宗确实收到了密探的消息,“抬起头来。”

    暗吸了一口气的司浅浅,坦然抬头,迎上代宗冷蔑、审度的视线。

    好一会后,代宗才再次开口,“小小年纪,伶牙俐齿,胆大无状。”

    “圣上教训得是,民女谨记。”司浅浅趁机磕头,避开代宗让她很不舒服的眼神,对封建帝王的威严权势,有了更切身的体会。

    她能清晰感受到,代宗想杀她!念虽不重,却透着一种看蝼蚁的轻蔑,仿佛她这条人命,在他看来,不过是一根草,割不割全看他心情罢了。

    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让司浅浅更清晰的意识到,她脱离了现代文明,切切实实的来到了蒙昧的封建社会,想要存活下来,并不容易!尤其是开局这么差……

    “狗作者!”忍不住再次腹诽某作者的司浅浅,她既恨作者设定的各种坑女主狗血梗,又恨自己和这书缘分这么深。

    “早知道缘分这么深,说什么我也不弃文,就算被雷死!也要看到大结局。”司浅浅真心希望,有个清晰的上帝视角!不至于像眼下这么被动。

    “在想什么?”察觉到司浅浅走神的代宗,沉声而问。

    司浅浅立即定神,不敢再在心里吐槽,毕恭毕敬表示:“民女在思过。”

    “嗤!”代宗笑了。

    恰好进殿的萧律,因而放下了悬着的心,“父皇这么开心,可是被浅浅逗的?”

    “少给她脸上贴金。”代宗起身道,“随朕一起用膳吧。”

    “是,父皇。”萧律应着话,就把司浅浅抚了起来。

    代宗也没说什么,率先走出正殿。

    萧律便握紧了人儿的小手,“父皇没难为你吧?”

    “没有。”司浅浅表示,咱可不敢告状。

    萧律心里有数的,拍了拍小王妃的手背,安抚道:“父皇眼下对你有些误解,以后就好了,不要怕。”

    “多谢王爷。”司浅浅只愿早点离开这权利的中心,好活得惬意、长久一些。

    可惜……

    司浅浅的愿望眼下完全不能实现,她马上就成了给代宗、萧律布菜的“小丫鬟”?MMD,这对狗父子!怎么吃得下?!

    默默庆幸自己是吃过一碗的司浅浅,布菜得十分怨念,主要是代宗的伙食!比她好太多了!然而她不能吃,还得做苦力。

    这还不算……

    用完善的代宗,还道:“律儿,你这王妃还太小,伺候你必不得力,朕赐你四名宫女,你一并带回府。”

    艹!

    当着她的面,就给狗秦王赐小老婆!?

    原来狗秦王这么狗的根,在这儿呢!

    敢怒不敢言,也不想言的司浅浅其实不是很在意,毕竟狗秦王她也不打算要,爱有几个小老婆有几个。

    然而,人家萧律拒绝了,“父皇大可不必。”

    代宗顿时挑眉冷脸,冷厉的眼神还扫向了司浅浅!

    司浅浅:“……”就很无辜啊!扫她干嘛?是您儿子拒绝的啊!

    好在察觉到代宗眼神的萧律,马上做出解释:“父皇,眼下乃多事之秋,藩镇之祸,尚未平定,灵州又乱,儿臣不日就将赶赴灵州,您这个时候给儿臣赐女人,不如给儿臣赐士卒。”

    “就你借口多!还变着法跟朕要兵。”代宗不悦之意稍减,却坚持道:“人,朕既然赐了,你就领回去,明不明白什么叫长者赐不可辞?”

    萧律一脸无奈,“这要是旁人,儿臣倒是不敢辞,可这是父皇所赐,儿臣既然心里不想要,当然就直说了。”

    “狗屁!”代宗骂笑道,“你就仗着朕惯着你,胡作非为!”

    “待四海平定,父皇再赐儿臣百八十个美人,你且看儿臣拒不拒?”

    “滚滚滚!裴茗,你看看他,还想讹朕百八十个美人!”

    被点名的裴茗立即笑道:“那圣上您也不亏,多少个美人去了秦王府,都是秦王殿下亏。”

    “哈哈哈……”代宗大笑,“此言有理!我儿第一美男子也。”

    萧律被调侃得脸红,很快就窘迫的带着司浅浅告退了。

    而在他们走出殿时,司浅浅还能听到代宗的笑骂,“都大婚了,还和少时一样,说几句就脸红。”

    “也就是在圣上您这儿,秦王殿下才有少时风采。”裴茗弯腰伺候着代宗,“今儿殿下随您上朝,可跟个冰块似的。”

    “是啊。”代宗唏嘘一声,鹰目惆怅。

    ……

    与此同时,被萧律牵着走的司浅浅,正想脱手,迎面却来了个“熟人”,“二表哥?”

    怔了一下的柳术,懵道:“……浅浅?”

    萧律皱眉,对柳术的称呼,显然不满。

    柳术这才惊醒,“拜见秦王殿下、秦王妃。”

    “免礼。”萧律颔了首,才问:“仪儿怎没跟你同来面圣?”

    柳术连忙应道,“回禀秦王殿下,仪儿自昨夜起,便高烧不退,实在来不得。”

    “仪儿发烧了?!”司浅浅对那小小的娃,颇为心疼,“到现在还没退烧,岂不是烧了好些个时辰了?”

    “是,御医也请了,也不见起色,唉。”柳术叹息摇头,“怕是好不了了。”

    “你才好不了了!”司浅浅不爽怼道,“我昨日见仪儿还好好的,今儿他就不好了?世上有这么巧的事!?”

    这话“叭叭叭”说完,司浅浅也不看柳术,就急着问萧律:“王爷,咱们能先去侯府么?”

    “自然。”萧律也关心某小,当下就带司浅浅加快了脚步。

    徒留柳术一人在原地变脸,“……”

    可等司浅浅赶到镇国侯府时,御医已在摇头暗示李氏,让她准备后事。

    司浅浅正要上前毛遂自荐,没瞧见她的冒氏,已咚”的一声,敲了敲拐杖,“李氏,你还不死心!”

    居然也在的小柳氏,跟着怒斥:“不是我说!这等天煞孤星死了不是更好!还治什么治?侄媳你也够狠的!这煞星都救不活了,你还不让御医去救香香,你真是歹毒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