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本王疼你!

    “外室女?”

    这倒是有些出乎萧律的意料。

    “非也,那老奴说,王妃乃前相夫人,大柳氏之女,……”金刚将从陈妈妈嘴里审出的话,一五一十禀来。

    萧律越听越意外,“这么说,王妃是大柳氏在小柳氏尚未过门前所怀,小柳氏因服了延迟生产的药,生下了死胎,所以去换了大柳氏早产下来的王妃?”

    “以目前口供看来,确是如此,属下已命人去查当时进了相府的两方产婆,相信很快会有更确切的消息。”

    “再查小柳氏服的是什么药,何人所开,都查清楚。”萧律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就算生了死胎,何必换?”

    “按那老奴的说法,相夫人是担心被相爷责怪护胎不利,她毕竟是靠着这一胎,才顺利嫁入相府,若被相爷知晓她为了体面,反害死胎儿,恐会迁怒。”

    “倒也说得过去。”萧律虽嗤之以鼻,却不得不承认,这种事小柳氏绝对干得出来,只是可怜他的小王妃。

    如此看来,小柳氏不仅仅是蠢,也是真无情,毕竟女儿并不是亲女儿。

    萧律叹了一声,才挥退了金刚,往朝暮殿走去。

    因是夜色已沉,累了一天的司浅浅早就睡了。

    萧律自觉的洗浴完,才进了内殿。

    本是守在外间的翠柳,立即警醒,“谁?!”

    萧律目色一动,“本王。”

    翠柳连忙跪地请罪,“婢子该死。”

    萧律却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伺候王妃?”

    “回王爷,婢子在王妃八岁时,被赐进王妃院内。”翠柳应答间,忍不住忐忑的想,是不是惹怒了王爷,要被赶走了!?

    “七年。”萧律气息微沉。

    翠柳就有点慌了,“婢子不该惊犯了王爷,婢子有罪,但求王爷宽恕,让婢子继续服侍娘娘。”

    “本王问你,在相府时,哪怕是如此深夜,王妃也常被惊扰?”萧律反问。

    愣了一下出翠柳,这才灵光一闪的明白了些什么,“回禀王爷,倒也不是常常,只有五次,但每一次娘娘都受了大罪,其中有两次特别难熬,不过……

    婢子听府里的老人言,娘娘最遭罪的一次,还是刚出生不足百日那会,听说是夫人院里的人照顾不利,娘娘受了寒、发了高烧,还咽过半盏茶的气。”

    “五次,还咽过气……”萧律冷笑连连。

    翠柳磕头不语,心里却期盼着,王爷能因为知道王妃受的苦,更怜惜王妃一些。

    “退下吧。”萧律说罢,已卷帘走入内室,一眼瞧见床灯后头的那一团儿,待到走近,才能瞧见从被团中探出的一只小脑袋。

    眉目早已柔和下来的萧律,下意识俯下身,一手落在那软绒的脑袋上,“浅浅。”

    “唔?”似听到,其实只是恰好吱唔了一声的司浅浅,还睡得很沉。

    萧律就当她是听见了,声音沉柔得好似晨钟轻震,深邃而富有磁性,“她不疼你,本王会好好疼你,多疼你。”

    “唔。”司浅浅还应了!但是她真的没醒,她只是潜意识觉得,耳畔的声音好好听!苏得她就这么应了。

    但萧律是当她听到了,已好笑捏了捏她沁白的脸,“睡吧。”

    而后,自解了衣带,卧在司浅浅身侧的萧律,很小心的将人儿拢在怀里,护着睡去。

    ……

    翌日。

    朝暮殿内,还是一片祥宁。

    莲华殿中,已是一片鸡飞狗跳!

    清早就被一盆冷水浇醒的司珍香,正瑟瑟发抖的跪在殿内,“皇后娘娘容……‘啪’!”

    从上方砸下来的羹碗,不仅砸断了司珍香的话,也砸得她脸一痛!鲜血就混着粘稠的羹汤,流了下来。

    这火辣辣的刺痛……

    吓得司珍香失声尖叫,“啊!我的脸!我的脸——我——”

    “啪!”中宫老妈妈狠辣的一巴掌!兜头就把司珍香打得栽倒在地,让她再不敢叫半声,也把她吓得直哆嗦。

    “贱人!”目光怨毒的独孤皇后,这才骂道:“把本宫害得好惨!若非本宫昨晚来不及收拾你,你根本见不到今日的天光!来人,把这贱人拖下去!杖毙!”

    “不!”司珍香吓哭了,本能想磕头饶命,可惜中宫的仆人连这个机会都没给她,已经将她往外拖走了!

    “不、不——”司珍香惊慌尖叫,“娘娘饶命!娘娘,娘娘我是相府嫡长女,您不能杀我啊!娘娘——”

    眼看人都被拖下去了,独孤皇后身边的大宫女瑶娥,方才开口劝道:“娘娘且慢,宫中的门禁守卫,确实都晓得,您召见了相府嫡长女。”

    “那又如何!本宫还收拾不了一个小贱人了?”独孤皇后不信,她整治不了秦王夫妻,还整治不了一个坑害了她的臣子之女!

    “非也。”瑶娥低头劝诫,“是眼下时机不宜,娘娘也说了,昨夜圣上已觉得您将手伸到了前朝,眼下您若将这贱人杀了,恐会被圣上认定是与其作对,甚至是示威。”

    这话独孤皇后听进去了,“那你说该怎么办?本宫可不想饶了这贱人!若非她,本宫昨夜不会栽那么大的跟头!”

    “您不妨先饶了这贱人一命,回头再命人暗地里杀了便是,何苦为这等人,再去招惹圣上生怒,她可不配。”

    “也罢!”独孤皇后权量出轻重,好歹是命人留了司珍香一命。

    不过司珍香虽捡回一命,却被打了个半死!等被送回相府时,已是奄奄一息。

    就她这害人不成、反脱层皮的下场,很快被金德讲给司浅浅下饭了,“……王妃您瞧,这起子恶人,都不需要王爷出手,自有恶人收拾了去。”

    “没想到皇后娘娘还有这等用处。”司浅浅满意得很,正准备再喝一碗粥,外头却有太监来禀,说是代宗召见她。

    司浅浅只得放下碗筷,赶紧去甘露殿,内心多少有点忐忑的琢磨着,“大清早的,该不会又有什么要掉脑袋的事吧?”

    结果……

    还真有!

    单独召见司浅浅的代宗,开口就问:“你和褚少阳什么关系,如实招来。”

    司浅浅心里的一根弦,崩了!皇帝这是要代他宝贝儿子,处置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