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居然真不是亲生!

    司浅浅:“!”

    幸福来得这么快的吗?

    “儿臣不休!”

    来自萧律的坚定否决!如龙卷风般,绞碎了司浅浅的幸福泡泡,让她懵了一下,不太明白自己的幸福怎么来得快,去得更快?!

    怎么就不答应呢!?

    古代的皇子为了讨好皇帝亲爹,不都对亲爹唯命是从的吗?!

    狗秦王!你这也太不对劲了吧!

    司浅浅很想给马上、立即给狗秦王诊脉,看看他是不是发高烧了!还是烧到脑抽的那种!

    奈何萧律已跪在司浅浅身侧,逐句陈词:“父皇,儿臣幼时,您忙于政事,母后忙于帮您分忧,是兄长将儿臣一手带大,是他一腔一调的教儿臣说话,一笔一划的教儿臣写字。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于儿臣而言,兄长是父,您是君父,兄长已故,儿臣唯愿父皇让儿臣听兄长一次!娶兄长替儿臣看中的小女子为妻。

    五年来,儿臣每每后悔,少年时怎么就那般不听话,若是听了兄长言,跟在他身边,凭借儿臣的武艺,兄长也许就不会死!母后亦不会死!儿臣,追悔莫及!”

    话毕。

    萧律还郑重的磕了个头。

    然而,代宗却问:“你这是怪朕没当好一个父亲?”

    “儿臣不敢!”萧律脊背挺直,“父皇父皇,您虽是儿臣的父,却更是万民的皇,万民为重,儿自为轻,儿臣省得。”

    “……”代宗不语。

    司浅浅就很急啊!可她就算胆子再肥,也不敢再唐突插嘴。有些事,可一不可二,否则就真的是无知了。

    眼看陷入僵寂,代宗才开了口,却是说道:“若朕说,你若不休妻,朕就收回册封你为太子的诏令呢?”

    “圣上不可以……”司浅浅觉得这下自己有发言权了!

    可惜,萧律捂住她的嘴了。

    “唔!”司浅浅那个气啊,“唔唔……”

    萧律任她气,就是不撒手,还抬眸看向代宗。

    代宗也在看他,父子俩默契的无视了司浅浅。

    司浅浅郁卒……

    萧律却昳眸一扬的,笑了:“休妻,儿臣是不会休的,可儿臣亦请求父皇,莫收回册封儿臣为太子的诏令。”

    “为何?”代宗反问。

    “因为父皇的太子,必须是母后的孩子;也因为儿臣绝不会让其他兄弟,德不配位的坐上兄长的太子位!”

    “好大的口气!你自以为,你的德行,及得上你兄长了?”

    “不敢,但儿臣有父皇,父皇能教出兄长那样贤明的太子,自然也能教好儿臣,儿臣也绝不负父皇所教!如父皇将儿子教成大盛战神那般!”

    “好!”代宗脸色大霁,“律儿!记住你今日说的话!你若敢再辜负阿耶对你的期望,你便去你兄长、母后坟前,自刎!”

    “是,阿耶!”再次郑重叩头的萧律明白,他这才算是过关了。

    “哈哈哈……”从龙椅上走下来的代宗,激动的扶起了萧律,“我儿终于回来矣!”

    司浅浅:“?”就很懵!

    这爷俩搞来搞去的!敢不敢痛快的先给她搞个休书!?

    ……

    出殿时,仍是两手空空的司浅浅,心很累。

    见她魂不守舍的翠柳也不敢多问,只搀着人,随金德去了朝暮殿。

    “翠柳是吧,你先服侍娘娘歇会,老奴且去御膳房取些吃食来。”

    “是,那就有劳德公公了。”翠柳躬身拜谢,“此前也多得德公公及时赶来,救了娘娘。”

    金德摇头表示,“哪儿的话,老奴不过是听从王爷之命。另外,这朝暮殿是王爷出宫开府前的住所,殿内都是自家人,不必拘谨。”

    “多谢德公公指点。”翠柳再次拜谢,才扶着怏怏丧丧的司浅浅进殿。

    等服侍完司浅浅梳洗、换药,翠柳才小心问道:“娘娘,您这是糟了什么事?若是能说,跟翠柳说道说道,别压在心里?”

    被问得悲从心来的司浅浅,一把抱住小婢女,“他们都欺负我!”说好的休妻,说到底就是不休!害她心情大起大落那么多回!欺人太甚!呜呜呜——

    “娘娘乖。”熟悉哄起小娘娘的翠柳,也觉得小娘娘好难,“婢子本以为娘娘有王爷护着,日子定是比在相府时好,没想到,凶险反而更大。

    不过娘娘也别灰心,王爷总归是护着您的,日后啊!自没有人敢欺负娘娘您,您好好的,别哭了,可好?”

    “呜——”司浅浅就哭!都被戏弄了,还不许人哭不成?

    翠柳没法,只能继续安慰小娘娘。

    直到金德取膳归来,仍能听到司浅浅的嘤嘤哭泣声。

    金德寻思着,今儿这一桩桩的事,也确实难为才刚满十五岁的小娘娘了,颇为心软,就从旁说道:“娘娘放心,您今日受的委屈,王爷都记着呢,这就在替您讨回来呢!”

    司浅浅:“呜呜……”

    “娘娘不信?”金德决定心软到底,“您可知,今儿那张画像,出自谁之手?”

    这个司浅浅有兴趣,“谁?”

    “就是您那位恶毒长姐啊!眼下,她那小丫鬟正被咱们的人扣着呢,什么都招了。”

    司浅浅兴趣更浓了,已经不哭的站了起来,“在哪儿!”老娘去会会!

    “娘娘先用膳,您吃完了,老奴便叫人把人带来。”金德哄道。

    司浅浅毫不废话,马上吃饭!本来她也没打算不吃饭。

    金德见小娘娘如此好哄,就更心软了,只等人一吃完饭,他就让人将黄鹂带了过来。

    早就被吓破了胆的黄鹂,倒是问什么答什么,像是还没回魂。

    翠柳则被问得的话惊到了,“怎么可能!陈妈妈胡说八道!娘娘怎么可能不是相爷的的女儿!大小姐简直、简直无耻!”

    司浅浅却对那个老奴更感兴趣,“陈妈妈现在何处?”

    金德以为她是恼恨陈妈妈,立即禀道:“娘娘放心,金刚早已拿了王爷的令牌出宫,眼下必已将陈妈妈拿住。”

    事实也确实如此!而且,人家金刚还从陈妈妈嘴中,审出了别的消息。

    待萧律从甘露殿出来时,金刚已近前禀报,“王爷,王妃确乃司相之女,但其母,却非相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