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朕命你休妻!

    “皇后娘娘,您这是找不到攻讦我家王爷的由头,就硬要从我这小女子身上,掰扯出一条大罪来牵连我家王爷?”

    “……!”

    殿内谁都没想到,此刻的司浅浅会开口!敢开口!

    可司浅浅就是敢,“圣上,民女虽年幼,却熟读圣贤书,知妻贤之道,皇后娘娘屡次要在民女身上找茬,民女无力应对,却实在不愿牵连王爷,还请圣上赐民女还家,梳冠清修!”

    此言一出……

    萧律当然不同意!

    然而——

    “朕允了。”

    代宗之音,已沉定道出。

    再次把甘露殿震得一寂!

    也把独孤皇后震楞住了!毕竟她确实想借着司浅浅,攻讦萧律!可她才开了个口,就被闷头暴扣了一个王炸!

    这……

    独孤皇后有点手足无措。

    萧律却开了口,“可儿臣不愿。”

    独孤皇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却已经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就感觉很憋屈,仿佛被当众硬塞了一口油腻腻的肥肉!吐也不是,吃也不是。

    这种憋到心梗的感觉!独孤皇后表示,就是先皇后在时,她也没品尝过。

    偏偏,此刻的司丞相还已取下乌纱帽,说道:“皇后娘娘上来就凭空指说,臣的嫡女乃吐蕃之女,看来是觉得臣亦不干净,臣、请圣上收回臣左相之职,配合皇后娘娘,肃清朝堂。”

    这……

    “放肆!”代宗气得将手里的茶盏,怒砸向司丞相,后者不躲不闪,当场被砸破了头,溅出满地鲜血!

    吓得董尚书老腿一软,整个人就趴地上去了,“圣上息怒!”

    可代宗哪里能息怒?他冷睨向独孤皇后,“如此,你独孤家就满意了?”

    “不是……”独孤皇后都懵了好吗,“妾身……妾身……”只是想借着不干不净的秦王妃,给萧律那小子穿小鞋啊!让他休想觊觎太子之位!

    可这些心里话,独孤皇后怎么敢说?她还不敢。

    所以在司浅浅一针见血的戳破她,并孤胆无畏的自请被休之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攻讦萧律了。

    继续吧,代宗都同意萧律休妻了!不继续吧,却由不得她了。

    想明白这些的独孤皇后惊出一背冷汗,才晓得要跪地请罪:“圣上息怒,一切都是妾身胸大无脑,被人利用!和我独孤一族并无半点干系,还请圣上明鉴!”

    不得不说,独孤皇后身为一宫之主,还挺有认错魄力。

    可惜,司浅浅并不饶她,“皇后娘娘说错了,您是无脑,但胸却不大,您若胸大,就不该容不下秦王。”

    “你……”独孤皇后气急,目光一狠,“你个贱婢!本宫不过是被你这细作利用,才会干出这等糊涂事来!”

    “所以民女这个细作,竟会在汲汲营营的嫁入皇家后,马上利用皇后娘娘来揭穿民女的细作身份?那敢问皇后娘娘,民女到底图什么呢?”

    “你……”独孤皇后想回答!还想有理有据的回答!可是她明显办不到。

    司浅浅就不一样了,她真的有理有据,“圣上容禀,民女人微位卑,本不该在殿前妄言,实在是细作之污名,民女承受不起,也决不可受!

    民女再是无知,也自幼就明白——吾舅家满门,皆是为报效我大盛而战死沙场!边关贼子,皆与民女有血海深仇!

    有如此血仇在前,任是条狗,也做不出跪舔边蛮,辱丧忠勇之事!请圣上明鉴,圣上万岁!万万岁!”

    “……”

    甘露殿内,再次寂静。

    整座殿堂中,似还回荡有司浅浅铿锵不屈的清音。

    让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已经从秦王怀里脱离而出,笔挺跪在地上的小姑娘,乃是忠义之后!

    她的外家,是满门死剩两丁的镇国侯府。

    这让司世弦克制不住的望向次女,他从不知,这个女儿竟有这般急智。

    “司相,令千金伶俐啊。”朝司世弦比起拇指的董尚书,腿也不软了,人也不抖了,“圣上,臣以为,秦王妃所言极是,皇后娘娘今日之言行,实在……不得体。”

    “本宫……”独孤皇后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以挽回一切。

    “够了!”代宗不想让闹剧继续,“你身为皇后,言行急躁、跳脱,甚至不如一个小丫头,还不退下!”

    心里憋屈到不行的独孤皇后听得出,再闹下去,对她不会有任何好处!她便想先隐忍着,待和父亲商议后再论。

    然而——

    司浅浅不依不饶,“圣上,民女若犯错,事无大小,母亲必会先杖责民女十大板子,再让民女闭门思过三月以上,不过皇后娘娘金贵,杖责五大板,也就好了吧。”

    “你……”独孤皇后气得七窍都要冒烟了!

    可代宗发话了,“此言有理。”

    独孤皇后错愕:“圣上!?”

    “来人,将皇后带下去,避众杖之,再送莲华殿禁足、思过三月。”代宗金口玉言的拍了板。

    得令的殿前大力太监自然不敢怠慢,已经上前来扣独孤皇后了!

    “我看谁敢!”色厉内荏的独孤皇后试图反抗!也试图让代宗收回成命。

    然而——

    司浅浅又说话了,“民女奉劝娘娘,体面的下去吧。”

    “你这……”贱人!后面两个人,终究是不敢说出来的独孤皇后,只能恶狠狠的拂袖出殿,竟是没有给代宗行退礼。

    在独孤皇后看来,她这是在维护自己仅剩的一点尊严!毕竟代宗都要杖责她这堂堂一国之母了!

    但在代宗看来,就不太一样了,他目色已沉了又沉,“皇后果真越来越无状。”

    这话谁也没敢接,董尚书还干脆的告了退,“圣上,若无他事,臣这就先去侧殿拟旨?”

    “去吧。”代宗颔首道,“司相也将乌纱帽给朕好好戴回去!日后再让朕见你将之取下,定不轻饶!”

    司世弦自无不从,还不顾额上有伤的磕头拜道:“谢圣上开恩,臣必谨记!”

    “滚吧!让御医给你瞧瞧伤,省得误了给朕拟旨。”

    “臣遵旨。”

    拜退而出的司世弦,被等着的董尚书扶住,好结伴去拟旨。

    殿内便只剩下司浅浅、萧律和代宗三人。

    甘露殿的大总管裴茗,早已精明的领着小太监们,鱼贯退出。

    司浅浅这才后知后觉的,也想告退来着,然而——

    “律儿,朕命你休妻,你休也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