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浅浅生父曝光!

    果然,不管过去多久,先皇后都是圣上最看重的人。

    先皇后之子,自然就是圣上最看重的皇子!哪怕这个皇子已数年不长进。

    何牧心里有数的往暗中退去,又下意识再看了秦王一眼,不期然对上了一双昳眸,似冥花盛绽!咄神、摄魂。

    “!”

    何牧暗抽了一口凉气!忽然想起,这双眸曾是多么璀璨生花,赤如稚子。

    无独有偶,此刻也在看着萧律的代宗,也想起了,这孩子曾有双昳如其母,赤诚璀璨的眸,而今……

    这双眸更亮了,但也锐利了。

    “律儿。”代宗痛惜、又欣慰的握紧孩子的手,“是父皇的疏忽。”

    萧律却笑了,昳眸灿灿如阳,“父皇日理万机,又怎会料到,妇人心思那般龌蹉。”

    代宗摇头苦笑,“你啊,和你母后一样,惯会给父皇找借口。”

    “事实如此。”萧律诚应。

    代宗轻笑了一声,才道:“去看看你媳妇吧。”

    “是。”应完话的萧律,这才去到司浅浅跟前。

    和代宗同时出现的张医正,这会已经给司浅浅治好“伤”了,还睁着眼睛说话话的、对着萧律叮嘱道,“王爷,王妃这厢伤得不轻,日后必须好好保养,再不可又添新伤了。”

    “多谢。”忍了许久的萧律,这才得以细看自家小王妃,见她额上淤青,小脸惨白,身上还有血迹,心疼更甚!

    这回只装晕没睡的司浅浅,就适时睁开了眼,“王爷,您、可算来了……”再不来,小命又要交代一次了!

    “嗯。”握紧人儿小手的萧律心知,是他来迟了。

    哪怕在得知中宫有动静后,他便做了安排,可他还是没能料到,中宫的人在刚入宫门就动了手。

    好在小王妃应对机敏,拖延了些时间,否则……

    昳眸瞬沉的萧律,声清如玉碎,“莫怕,有父皇做主。”

    代宗闻言,顿时没好气的骂道:“就数你最会上眼药!走吧,把人带上,随朕回甘露殿,朕给你们做主。”

    “是。”声似带笑的萧律,从善如流的抱起小王妃,伴驾而行。

    叒被抱的司浅浅很想说“自己能走”,又觉得不太合适,毕竟她现在可是重伤患者。

    好在帝撵上的代宗又说了一句,“还不上来?”

    ……

    而彼时。

    在莲华殿。

    皇后独孤氏正盯着司珍香画出的人,“他就是你说的,爬了你继母床的狗男人?”

    立即落笔跪地的司珍香表示,“不错,民女打小记性不错,记得清清楚楚,就是此人和我小姨母勾搭成奸!小姨母却、却攀扯成家父。”

    “好。”独孤氏拿起画像,“你且去偏殿歇着吧。”

    “谢娘娘。”司珍香跪谢退下,心里是既忐忑,又兴奋!

    伴在司珍香身侧的婢女黄鹂,却忍不住问,“大小姐,这、会不会、不太好?”

    “闭嘴!”司珍香怒斥,并在确定莲华殿的人都退下后,狠扫了黄鹂一巴掌,“怎么!你这是念她旧情了?”

    黄鹂吓得连忙磕头,“没有的事!婢子是担心,二小姐是女干生子的身份,也会影响您的闺誉啊!”

    “顾不了这么多了。”司珍香稍收了怒意,自然也知道这事揭出来,对自己也有影响,但皇后的人出现得太是时候,她必须抓住机会!否则……

    坐稳了秦王妃位子的司浅浅,就不是她再能拉下来的了!

    一想到这一点,司珍香就不允许!

    “一个女干生子!鸠占鹊巢就罢了,凭什么还嫁得好!”

    司珍香恨!恨这门婚事怎么不是落在她身上?明明她也是相府嫡女,还是嫡长女!皇家却越过她,娶了司浅浅,凭什么?!

    原本这种有污门楣的事,她也不想说,奈何先是司碧碧那不中用的下毒不成!后又是司浅浅那小贱人不按她安排的路,好好去私奔!这就怪不得她了!

    只是……

    “娘娘!不好了!”

    “皇后娘娘!圣上……”

    慌慌张张从外奔来的掌事妈妈,带着一票连滚带爬的中宫下人,把盛代宗的话,一五一十的禀了独孤氏。

    这么大的动静,司珍香自然听到了,心下顿慌,“这是怎么了?”

    “大小姐,婢子去看看!”黄鹂想将功补过的表了态。

    司珍香自然应允,“去吧,小心些!”

    黄鹂立即趁乱出殿……

    而得了信的独孤氏,已带人匆匆出了莲华殿,朝甘露殿而去了。

    与此同时,先后被宣进宫中的司丞相、礼部董尚书,都已抵达甘露殿,正候着呢。

    这让赶到的独孤氏稍稍安心,晓得这是要处置秦王妃一事了,否则不会宣这俩进宫。

    然而——

    等她瞧见,秦王抱着个人,随代宗下了帝撵时!她就愣住了!

    “这……”

    独孤皇后寻思着吧!萧律就算了,萧律怀里的贱婢算什么?怎配从帝撵上下来!

    可不管她怎么想,坐回龙椅的代宗,已开口:“司相、董尚书既都来了,那便领旨吧。”

    再次跪地的司丞相、董尚书,忙拜道:“圣上万岁!万万岁!”

    “朕命你二人,给朕合拟一封册太子书。”代宗语出惊殿!

    把跪着的司丞相和董尚书都惊得,直愣愣抬起头来了。

    独孤皇后更是失态惊呼,“圣上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之意。”代宗平静陈述,“朕要册封律儿,为我大盛太子。”

    “不可以!”独孤皇后急得脱口而出!

    “怎么,皇后是要替朕拿主意?”代宗沉声反问。

    迅速冷静下来的独孤皇后,连忙跪地,“圣上息怒!妾身没有此意,妾身是为您、为大盛着想!毕竟眼下这秦王妃,恐是细作啊!”

    卧槽!

    再次被大瓜砸中的司浅浅,这回没有惊喜,只有惊吓!毕竟细作这个身份一旦坐实,她的小命怕是要完!

    可此时,独孤皇后已取出了一张画像,接着说道:“这是妾身查到的,秦王妃生父画像!圣上您看,这分明是吐蕃人!”

    妈耶!

    司浅浅所有毛发都炸了,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本‘狮王’要咬人”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