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休想骗本王休妻!

    妈耶!

    还真是大瓜啊!

    司浅浅要笑炸了!

    她正愁着,该怎么让狗秦王在休了她的同时,还能各自安好,别总想着活剐了她!

    没想到冒氏这么给力!这就给她送了这么大一个惊喜!真是活**啊!

    司浅浅马上飙演技,震惊、错愕、不敢置信的表情,接踵上脸,“王爷……”这出身可不是我能选的啊!如果您觉得被羞辱了,可千万别算我一份!

    司浅浅觉得自己真的是一朵小白花了,她都跪到地上,准备让狗秦王休了她了。

    然而,狗秦王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他冷令道:“掌嘴。”

    然后……

    “啪!”

    来自王府的大力太监,上前就给了冒氏一巴掌!

    “啪!”

    这势大力沉的清脆一巴掌!把本来看到司浅浅惊慌失措,准备大笑的冒氏打傻了。

    “不是……”冒氏想说,为什么打我?

    可人家大力太监坚决不给她任何开口的机会,他反手又给了冒氏一巴掌不说,还左右开弓的连上了一顿“啪啪啪”……

    不过眨眼之间,冒氏就被打得脸肿似臀不说!七窍都流了五窍的血!把老冒氏都看傻了好吗!她哪里见过这等虎狼掌嘴!?

    不瞒大家,司浅浅也傻了,“这……”啥情况啊这是?

    难道狗秦王不是应该震惊、恼怒,然后唾弃的看她?然后这个时候,她就马上自请有罪,善解人意的求休啊!

    想象很美好的司浅浅,却眼睁睁看着到狗秦王,对着冒氏讥讽冷笑,“你当本王是傻子,还是司相是傻子?”

    司浅浅:“……”真希望您是傻子!

    可惜萧律不仅不是傻子,他还一眼看穿所有,他深知,司世弦工于心计,若非他这小王妃必是司世弦之女,司世弦绝不会再与当时已没落的、镇国侯府结亲!

    萧律因而更为心疼的,看向已惊惶跪地的小王妃,再次将人扶抱起来,“莫怕,这等信口雌黄之语,当不得真。”

    “不是……”老冒氏有心救孙媳兼侄孙女,忙帮着补充说明道:“这是真的!是香香亲眼所见!”

    萧律一听,笑得就更冷艳了,“浅浅那个无脑长姐?”之前就是她,睁眼说话瞎话的!跟他讲浅浅要跟褚少阳私奔,结果呢?

    呵!

    萧律算是明白了,相府就是龙潭虎穴!将她这小王妃打小就历练成,必须将自己会医,都藏之又藏!藏到连贴身女婢都不知晓的程度!

    而且,正常大家闺秀,又怎会精湛的救命术?

    必是自身多次命悬,又屡不得救,被逼所此!

    越想越心疼的萧律,下意识把怀里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小王妃抱紧,“苦了你了。”

    司浅浅:“?”就、就很迷茫,狗秦王怎么就越来越不对劲了!?

    无独有偶,金德也觉得王爷不对劲!他琢磨着,这种事难道不该彻查一下?毕竟事关重大啊!

    可金德表示,咱不敢进言啊!因为王爷近来越来越有威仪了!干啥都说一不二!不颓废!不酗酒!不懊丧了!太棒棒了!

    忽然落泪的金德,也是哭得极其无厘头,把司浅浅搞得更傻眼了,“我、很可怜?”

    “嗯嗯!”翠柳早就泪眼汪汪了,看看!主子都被污蔑成什么样了,奸生子的污名,都被泼上身了!幸好王爷深明大义!根本不信!呜呜——

    司浅浅:“……”行吧,原主确实是混得最惨的穿越女主。

    总之,司浅浅到底是没能美梦成真,所以她在离开真镇国侯府时,很丧。

    但李氏和小柳仪都以为,她是介意冒氏方才那些话,这一大一小,就一个抄着破锣嗓,一个抄着奶萌音,劝她:“浅浅(姑姑)别听那些瞎话,那就是个小人!”

    这奇怪的音线组合,倒是把司浅浅逗笑了,“好了,你们大的真别再说话了,嗓子还要不要了?小的呢,知道那是个小人,就要记住,永远不要如了小人的意。”

    “姑姑也是!”小柳仪马上叫道,还利索伸出短胖的小尾指,“拉钩钩!”

    “好!”司浅浅含笑勾住那短胖小尾指,又摸了摸小家伙柔软的头。

    两相话别后,回到车厢里的司浅浅,还是有些不死心,“王爷,妾身思来想去,既有这样的流言出来,您要不还是休了妾身吧。”

    萧律立即皱眉训斥,“说什么胡话!”

    “不是……”

    “好了,这话本王不想再听你提第二次,除非你觉得,本王是傻子。”

    “……”立即噤声的司浅浅不敢说了。

    萧律见她紧闭着唇,冷下的脸色稍缓,“你若心有芥蒂,本王可以命人去查,证实冒氏所言,均是胡话。”

    “好!”司浅浅觉得,万一是真的呢!那她不就能被休吗?!

    如此反应,让萧律一叹,心疼再泛,“果然是有芥蒂。”必是在左相府过得很不好,才会怀疑自己不是司相之女。

    司浅浅就被萧律越来越怜惜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总觉得有些不好!

    结果……

    还真不好了!

    萧律已郑重表示:“你放心,冒氏的话绝不会成真。再者,本王根本不在意你出身如何。所以,不管查到什么,你都是本王的王妃。”

    “……”谢谢您嘞!司浅浅想哭,可她必须坚强的表态:“可是妾身在意,那样的话,妾身就更是王爷的污点,而您日后,可是要登大宝的人,妾身不能成为您的绊脚石!”

    这番话……

    当时就把金德感动到了!

    对啊!王爷乃先皇后之子,更是圣上最钟意的儿子,若非王爷这些年一直消沉于丧兄、丧母之痛,王爷早就被立为太子了!

    所以这年纪小小的王妃,虽然做事不靠谱,眼光倒是极好的,让他忍不住直点头。

    司浅浅看到了,忙说:“您看,金公公也这么认为,所以您还是先休了我吧!”

    金德:“……”不是,咱家点头不是赞同这个啊!

    然而,萧律已对他冷笑,“哦?本王竟不知道,本王在你这老奴眼里,就是个需要妻族加持的废物王爷。”

    “不是!奴没这意思!奴……”

    “滚出去!”

    “……”金德只觉得百口莫辩,只能滚出去了!

    司浅浅就再次陷入迷茫,心想自己为了求一封休书,努力了太多!

    让觉得她可怜如迷途羔羊的萧律,下意识俯身欺近,想更呵护之。

    司浅浅就被这忽然的逼近,搞得十分紧绷,一双眼顿时瞪得老大了!

    “嗤。”萧律发笑,“紧张什么?”

    “没……”司浅浅想说自己没紧张。

    然而,萧律艳薄的唇,已欺近她唇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