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揭秘劲爆身世!

    被戳出来的恶毒妇人,也就是侯府的二夫人冒氏,登时跳脚,“难道我说的不对?这本就是事实!”

    李氏震惊看去,目中燃起熊熊怒火!怎么都没想到,她还“尸骨未寒”,就有人开始作践她小小的儿了。

    司浅浅就接着添了把火,“据我所知,三表嫂还想将仪儿送去青天观养,去去煞气,恐怕日后是没打算接回来了。”

    李氏闻言,当即抱着儿子站了起来,周身的哀伤瞬间褪去,只剩下护子的震怒,“我看谁敢!”

    司浅浅满意的点了点头,她能救回来李氏,却无法确保,李氏不会再自尽,唯有让李氏燃起生的意志,才算真正救活一个人。

    然而,被怒瞪的冒氏,却破罐子破摔了,“怎么!还送不得了?大嫂,不是我说你!天下谁人不知道,柳仪这小孽障出生当天,祖父和父亲就被克死沙场!

    他现在才过三岁,大伯就也被克死沙场,你这个亲娘也差点被克死!照这样下去,整个侯府,不得被他全部克死?你还护着他!你是要害咱们侯府一门都死绝啊!”

    “你……”李氏忍不住的再次张口,却被司浅浅止住了,“再喊下去,你这嗓子就不能要了。”

    然而,司浅浅这话音才落,一道老迈的声音,就斩钉截铁的传了进来,“淑华所言不错!这小煞星,绝不可留在侯府!”

    李氏:“!”

    司浅浅:“!”

    一旁的萧律却很平静,他早就知道,柳仪这位日后的大盛名将,有个极其糊涂的太祖母。

    而被撑了腰的二夫人冒氏,立即上前扶住老冒氏,“祖母,您可总算出来说句公道话了,儿都要委屈死了。”

    “难为你了。”头发花白的老冒氏,仗着紫檀寿柺,在冒氏的搀扶下,走入房内。

    李氏本能抱紧了儿子,“祖母……”

    “怎么?老身的话,你不听?”老冒氏浑浊的老目里,有对小柳仪不加掩饰的厌憎。

    让察觉到这巨大恶意的小柳仪,下意识往母亲怀里钻,小脸蛋上,有着年幼的他,还无法掩饰下去的慌乱和迷茫。

    看得司浅浅很是不忍,“外祖母,您……”

    “你闭嘴!”老冒氏瞪向司浅浅的眼里,也有毫不掩饰的厌憎,“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心里没数?还敢来侯府当搅屎棍!”

    “哟嚯!本王妃还真不知道,本王妃是个什么货色,还请外祖母仔细说道说道!”论怼,司浅浅表示,真没怕过谁!

    “你……”果然噎住的老冒氏,恼羞成怒,“你这不孝女!”

    “嗤!”司浅浅冷笑,“还想给本王妃扣一个不孝的锅?对不起您嘞,您可是不忠在前!辱骂本王妃这位皇室中人在先!”

    闻言,有点小机灵的冒氏,连忙应道:“浅浅,你别乱说!祖母只是在处理家务事,你却来插手,所以是你言行有失在先吧。”

    “难道本王妃身上没有柳家血脉?”

    “你……”冒氏哑了。

    李氏就忍着嗓子剧痛,坚定表明:“祖母,我绝不会将仪儿送走。”

    冒氏一听,连忙转移目标,“好啊!大嫂你这是忤逆祖母!祖母,您不如将李氏这忤逆孙媳妇,和这小煞星一起撵出府去!她可不是什么皇室中人,可不能忤逆祖母您!”

    老冒氏自然心动,“极好!老身处置忤逆儿孙,想来皇室中人,以及任何子孙后辈,都管不着!”

    话落,老冒氏还恶狠狠瞪了司浅浅一眼!

    司浅浅:……

    她就准备再接再励!将这俩都怼到怀疑人生去!

    但李氏笑了,笑声轻嘎难听,话却说得漂亮极了,“祖母,孙媳可才是这座侯府的女主人,而您,只是没有诰命在身的老妇,您有什么资格,赶走我这位一品诰命夫人?”

    “啪!啪啪……,说得好!”司浅浅马上给李氏鼓掌叫好。

    老冒氏就被气得七窍生烟,眼看竟是老眼一番,要晕?

    很有“经验”的司浅浅马上劝诫,“外祖母,您可悠着点,否则一会给您扎针急救的,可就是外孙女我了呢。”

    老冒氏愣住!一时是晕也不是,不晕也不是,脸色青红交错,精彩极了!

    司浅浅嗤笑转眸,不再管老冒氏,而是上前摸了摸某小,一字一顿道:“柳仪,接下来表姑姑说的话,我希望你能一辈子记住。”

    小柳仪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记住,你曾祖父、祖父和父亲,都不是被你克死,他们是为保护大盛千万百姓,而英勇的战死于沙场!

    如若战死沙场的人,是被生者克死,那么千千万万为保护家园而死的将士,都是被他们所守护的家人,所克死么?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这番话,司浅浅说得极其郑重。

    而后,她还转头看向众人,强调道:“每一位将士家眷,都是将士们在战场拼命时,最想守护的人!不管是谁,都不该在英烈死后,以任何名目,欺辱他的妻儿!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眼下能好端端活在这里,都是因为有那些英勇无畏的将士,替我们守住边关!所以——

    二表嫂!大表兄才战死,你就趁着大表嫂想不开,欺辱驱逐仪儿,到底安的什么心,不!你根本没有心!你就是想取代大表嫂,当侯夫人,又怕仪儿坏事,就恶毒的将他扣成天煞孤星!”

    最后这几句话,直诛冒氏的心!诛得她都慌了,“司浅浅,你胡说!”

    司浅浅却没再理她,而是转头看回小柳仪,“仪儿,你一定不要将你曾祖父、祖父和父亲的死,如这些小人所愿,归为你自己的错,知道吗?”

    “司浅浅!你说谁是小人?”

    “谁跳出来接话,说的就是谁。”

    “你……”冒氏气急,又见在场所有人都在鄙夷自己,顿时脑热,“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你自己一个女干生子出生,甚至根本不配进皇室为媳!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司浅浅眸底暗亮,急问:“你说什么?”

    “哈!我本不想说,是你逼的!叫你坏我好事,我也要叫你不得好死!你以为你爹真是司丞相?做梦吧!你爹是个什么玩意,你娘那荡妇,恐怕自己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