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先知医神附身!

    “突厥军大举犯境,灵州失守,侯爷战死。”翠柳简明禀完,担忧看着自家主子,“娘娘,您别太难过。”

    “啥?”司浅浅不解,她梦到的不是这个啊!不,不对!

    醒悟到,自己的梦境应是预知!不是事实的司浅浅,忙说道:“快帮我梳洗,我要去侯府一趟!”

    如果她没猜错,原主那大表嫂,应是在得到这消息后不久,自尽而亡!毕竟人还很年轻,也没听说过有什么隐疾。

    “可娘娘您这伤……”

    “无妨!”司浅浅已经在往自己身上套外衣了,尽管对原主的亲戚没什么真情实感,但她至少得去确认,自己的梦是不是真有预知能力!

    不过司浅浅前脚才走出房门,就撞上了萧律,“王爷……”

    握住憔悴人儿双手的萧律,语带叹息,“走吧,本王带你去。”

    这了然的感伤,让司浅浅马上想到了河内道!不由问:“您早知道了?”

    “嗯。”萧律承认,事实上,他在“醒来”后,就往河内道做了安排,可惜他的人去到河内道时,事已成定局。

    怀着遗憾,萧律没像前世的这时那样,对镇国侯府、小王妃都毫不关心。

    不过他这才陪小王妃进了侯府,就听到一片混乱,“不好了!不好了!侯夫人自缢了!……”

    司浅浅听愣了,这、这还真是自尽了啊?!

    想到梦中事的她,连忙朝内院飞奔而去。

    不过她才跑出两步,就被人从身后“拎”了起来!

    “我……”司浅浅本能抗议,可拎抱起她的萧律,已带她掠向骚乱中心,速度真是她拍大腿都赶不及的那种!她就闭嘴了,不哔哔了,毕竟都到了!

    然后司浅浅就听到了,和梦境一模一样的骂声,“你这死孩子,还真是天煞孤星!克死了你曾祖父、祖父不说,如今把亲爹、生母也克死了!”

    这……

    还真是和梦里一模一样!一字不漏!

    所以,被骂的小童,也和梦境里一样,也就三四岁,正眼眶含泪的,死死盯着房梁顶。

    而在那里!还挂着个白惨惨的女子……

    司浅浅的眼眶忽然就红了,她不知道亲眼见到亲妈悬梁自尽,是什么样的感受,但她已本能上前、捂住孩子双眼,“别看。”

    几乎是瞬间!司浅浅就感受到了滚烫的湿意,这是来自一个小小孩童的无声哭泣。

    烫得司浅浅心酸,让她想到了前世种种,也让她立即指挥道:“来个人,还不快把人接下来!”

    已跟进过来的王府护卫立即上手,却又被司浅浅呵住,“护住后颈,帮我把人平放在地。”

    护卫先是一愣,旋即照做。

    司浅浅就让翠柳照顾好小娃娃,自己则上前细查了大表嫂的情况,发现人似乎才断气,也许还有救!

    这么一想,司浅浅立即解开这大表嫂的襟口、腰带,一手同时托起后者的下颚,一面吩咐,“快去取些冰块来!”

    “浅浅?你这是干什么!”才反应过来的骂人声,又响了起来,“你自己放荡!还要当众羞辱你大表嫂的尸身!?”

    “你闭嘴!”司浅浅声冷而利,“侯府管事都死了吗?百息内,给本王妃取冰来!逾时,在这里的所有下人,通通杖毙!”

    闻言……

    原本还乱糟糟的下人们,正本能要散!要去取冰来着!

    那骂人的妇人,却倨傲呵斥:“不准去!我看谁敢去!”

    “那本王就要看看,谁敢不去!”萧律冷冷发声,音量还没那妇人大,可全场下人都感受到了透骨的冷意!吓得他们全跑了!哪里还敢不去取冰?

    而这个时候的司浅浅,已确定她这大表嫂的心肺罢工有一会了!用常规方法进行心肺复苏,只怕还是救不回来。

    可想到手心那片滚烫的司浅浅,很想救回这个年轻的母亲,是以……

    她也顾不得会暴露,直接取出了那套针具,一一施为!

    现场中人,就看得有点呆,“……”没听说过表姑娘会医术啊!

    其中最呆者,当属翠柳!毕竟作为和司浅浅一起长大的人,她也不知道啊!?

    不过翠柳还算沉稳,她很快稳住了自己的情绪,但萧律还是察觉到了她的惊诧,眼神也有些变化。

    与此同时——

    “来了!来了!冰来了!”

    “表小姐!冰来了!……”

    一票取冰而回的下人,纷纷涌入。

    好在王府护卫及时出手,否则现场又是一场“灾难”。

    不过周遭如何杂乱,似乎都不影响司浅浅的救治,她的手快而稳,眼神微泛着锐利的光。

    好半晌之后……

    自身本也没恢复好的司浅浅,已是汗水淋漓。

    而现场所有人,则见证到了一场奇迹!

    “你们看侯夫人的胸口,是不是有起伏了!?”

    “对!对、对!还有那脸色!也不是死白死白的了!”

    “这是救活了!?”

    天呐!

    所有下人,包括萧律,都震惊了!

    “表小姐也太神了吧!?”

    “以前也没听说表小姐会医啊!还这么厉害!都赛过宫里的御医了吧!”

    “说起来,怎么没人请御医?”

    “……”

    忽然被道出的“黑幕”,让现场瞬间沉寂。

    哪怕是下人,都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了!

    于是某位慌了的妇人,就想悄悄离开,可惜王府护卫不是吃屎的,已经拦住了她。

    也几乎是同时——

    “咳。”

    侯夫人的轻咳声,让寂静的人群,再次爆发出“哗”然喧议,“真活了!”

    “娘!娘——”无声哭了很久的小柳仪,终于放声大哭了出来,模样儿可怜极了。

    本还晕乎乎的侯夫人李氏,在看到凄凄惨惨的幼子后,顿时泪眼滂沱,“仪……”

    “先别说话,你伤了嗓子,得养些时日。”司浅浅及时提醒。

    李氏就闭了嘴,把哑如破锣的声音收了,只朝小小的儿子伸出手,她后悔了,她是多狠心,才会撇下她可怜的仪儿,自尽?

    再也忍不住的小柳仪,立即扑进母亲怀里,“娘——,哇——”

    “对不起。”还是哑哭出声的李氏,抱着年幼的儿子痛哭不已,又想到战死沙场的丈夫,更是哭到差点又闭气。

    司浅浅忙从旁提醒,“哭得差不多就得了,我来时,可是清楚听到,二表嫂大骂小仪儿乃天煞孤星,不仅克死了曾祖父、祖父、还克死了亲爹、生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