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满级绿茶在线营业!

    收到消息便立即赶来的萧律,脸色极沉,他旁的不怕,就怕小王妃弱不禁风又天真,遭人暗算了!

    但在旁人看来,他这脸色,妥妥是来捉奸的!

    反正司珍香已经激动了,“王爷,您息怒!”

    “你知人在何处?”

    “民女知道。”司珍香点头,又做出欲言又止的模样,“只是……”

    “带路!”萧律不想听任何废话。

    司珍香却以为他是因又被带绿帽而震怒,内心暗爽,更让她狂喜的是——当她带人去到丞相府后门时,还恰好真看到了,很不可描述的画面。

    毕竟,此时正在后门“赴约”的司浅浅,一手恰好被褚少阳“牵”着,妥妥一副要跟人家私奔的样子!

    就这一幕,足以让随行的王府中人绿了脸!金德甚至觉得,自己的头顶都跟着冒绿光了!脏话脱口就来,“狗……”

    “!”立即打了手势的萧律,却不准任何人发声,他自己则大步的走了上去!去势汹汹!

    看得司珍香差点笑出声来,暗道这一次,司浅浅绝对是完了!

    殊不知,走近的萧律听到的是——司浅浅的低声哀泣:“褚少将军,哪怕我爹许诺了你,我也不能跟你走,求求你快撒手!”

    “不是……”褚少阳就很迷茫,毕竟他根本听不明白!但他本能拽紧手中的纤细手腕。

    司浅浅就适时的“急”红了眼,还掏出了一把匕首,架在自己脖颈上,爆出经典的沙雕台词,“你再不松手,我便自尽!”

    褚少阳完全懵了,“???”

    司浅浅也是绝得很!她都不给褚少阳反应的时间,就抹了脖子!一行鲜血,顿从她颈上渗涌而出。

    彻底看傻了褚少阳,“!!!”

    也看惊了翠柳,她万万没想到,主子为了摆脱耀威将军的纠缠,居然自戮,都急哭了,“娘娘!娘娘您别犯傻!相爷不见您,不要您!您还有王爷啊,王爷一定会为您做主的!”

    闻言,司浅浅都还没来得及在心里给翠柳点赞,她那握着匕首的手,就被数根修似玉竹的指,扣住了,匕首随即被夺,这还不算……

    “咔擦!”

    褚少阳那只还拽着司浅浅的手,当时就被人家秦王两指扭断!

    接着,不等褚少阳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已经“啪”的一声,死狗一样的,被秦王撂趴在地。

    司珍香望见这阵仗如此刺激,当然不会错过机会,忙追出来哭喊道:“浅浅,你怎么能跟耀威将军私奔!?”

    司浅浅:“……”

    暗叹司珍香真配合的她,当即落泪。

    这“心虚”的模样,让司珍香更激动了,“浅浅,你真是……让我说你什么好?就算你和耀威将军两情相悦,可如今既已男婚女嫁,如何能干出如此下贱之事?”

    “我……”泫然欲泣的司浅浅,就很委(绿)屈(茶)的看向某狗秦王。

    看得萧律又是怜又是气,那盯向司珍香的眼神,就似淬了毒的利箭,“本王倒是不知,左相府中人,竟是个个恨不得,时刻给本王的王妃,扣上私奔的污名!”

    这一刻,萧律深信,上一世,他这小王妃的名声会那般不堪,必是被这帮豺狼般的家人作践所致!

    是了,谣言若是传自家人之嘴,不就成了事实么!?

    自认为看清一切的萧律,小心的拉开司浅浅捂着脖颈的手,见血倒是止住了,伤口却有些深!脸色顿冷,语气极差,“连你婢女都知,可找本王做主,你倒好,就这般作践自己?”

    司浅浅就被训得有点懵,“我……”难道我这“茶艺”还不够精湛?狗秦王为什么不是心疼我,而是骂我?

    当然了,比她更懵的是司珍香!因为她才发现,司浅浅脖颈上有伤!

    回味过来的的司珍香心惊不已,暗恨司浅浅今儿穿的是红衣,害她方才竟没留意到!

    “噗通!”果断跪地的司珍香,连忙补救道,“秦王容禀,非是民女想污浅浅之名,是下人言之凿凿的说,听到浅浅要和耀威将军私奔,还说要趁着父亲在议事,赶紧走来着!”

    “不错!”也算搞清楚了状况的褚少阳,咬牙道,“浅浅,我虽不知你为何突然反口,但念在你曾舍命相救的份上,我原谅你。”

    啧!

    还真是大渣男!

    司浅浅要吐了!这种时候,但凡有点良心的男人,都应该否认私奔,可这褚少阳却将锅都甩给她!?

    真不知道,原主怎么能看上这种渣男!还真的为他赔上一条命!

    默默为原主掬了一把辛酸泪的司浅浅,继续泪眼汪汪的望着人家秦王,“王爷……”话未尽,她就眼一翻!又装晕了。

    萧律脸色顿变:“金德!速请御医来!”

    ……

    而再次装晕装到入睡的司浅浅,她迷迷糊糊做了个梦。

    梦里,她去了陌生的侯府舅家,祭奠了刚过世的大表嫂,还听到有人说,“你这死孩子,果真是天煞孤星!克死了你曾祖父、祖父不说,如今把亲爹、生母也克死了!”

    “夫君,要我说,就该将人送去青天观,去去煞气!否则该把咱们也克死了。”

    “不好吧……”

    “就这么办!也别拖了,明天就送去!”

    “娘娘、娘娘?”

    司浅浅听到这里,不由皱眉,纳罕想着,怎么还有翠柳的声音?

    “娘娘醒了么?”

    “嗯?”迷糊醒来的司浅浅,一时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娘娘,可能起来先喝了药?”

    “哦。”听话起来的司浅浅,乖乖喝完苦药,才算清醒过来,下意识寻思起方才的梦。

    翠柳便以为她还迷糊着,又安置她躺下了,才退出屋去。

    那门才关上……

    司浅浅就感觉,自己手里凭空出现了什么,等她拿出来一看,果然是那卷轴。

    “还真是不能有外人在啊,不过怎么又出现了?”司浅浅一边疑惑嘀咕,一边已打开卷轴,发现上头多了一行字!

    “通过第二关生存考验,嘉奖梦境先知能力。”默念完的司浅浅,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梦境先知?难道说……”

    想到刚才那梦的司浅浅,就听见门扉又被推开了,翠柳急急喊道,“娘娘!”

    “怎么了?”司浅浅讶然应道。

    翠柳忙进来禀明,“娘娘,侯府来报丧了!”

    “什么!?”司浅浅震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