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娘娘她真飒

    可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呢?当然没有。

    这一切,都是司浅浅在打司纱纱时,就铺埋下的小心机。

    谁都没发现,那会的司浅浅,已在司纱纱的耳际!以及她那匹马的头上,分别扎了两(毒)针。

    “呵。”

    深藏功与名的司浅浅挥挥衣袖,根本没叫停马车。

    王府的车夫,自然也就处变不惊的,将马车驾向不远处的相府大门口。

    而这会的相府门口,可是聚集了一大帮人呢!

    除左相之外,得悉秦王会亲带司浅浅回门的,相府上下一干人等,都候在相府外,清晰见证了,方才发生的一切。

    “大姐姐,这、难道真有天谴?”年方十二的司朦朦,和周遭的相府下人一样,很无措,毕竟都在背后“议论”过司浅浅。

    曾被关过柴房的司柳氏,她更是腿软得不行,只能依着身畔的长女,“香香,你快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过浅浅的,都要遭天谴不成?可那不都是事实么!”

    “是啊,是啊!”司朦朦仰望着长姐,很是不明白。

    相府的下人们,也都在看着司珍香。

    “许是此番所传并非事实。”司珍香应道,“那日具体如何,无论是母亲,还是我,都不曾亲眼所见,大概另有内情?”

    “怎么可能?那耀威将军……”呼出口后,才惊觉不该的司朦朦赶紧捂住嘴,但该听明白的人,都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了。

    左相府下人谁不知道,耀威将军近来时常登门,据说是想求娶,已出嫁的二小姐呢!

    可是……

    这话现在谁都不敢宣之于口了,因为司纱纱的下场,太惨了!

    “难道真的有天谴?”有些人是怕真的有!有些人就算不信,此刻却都明白——司二小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秦王妃,惹不起!

    是以,当司浅浅从马车上下来时,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已经少了轻慢,只剩忌惮,“拜见秦王妃。”

    司珍香迎了上来,“浅浅,让你受惊了。”

    “长姐。”司浅浅点头见礼间,不得不暗叹,原主这位长姐,长得真好,肤白貌美,高挑丰满,宛若熟透的蜜桃,风仪亦佳。

    “浅浅,……”也上前来的司柳氏,却是欲言又止,多半又想说什么蠢话了,但司珍香及时阻止了她,“母亲,有什么话家去说吧。”

    “也好。”司柳氏点了头,就自个儿转身进府了。

    下人们对此见怪不怪,司珍香便抱歉的望向司浅浅,“浅浅见笑了。”

    “可不是见笑了么。”司浅浅最见不得假模假样的人,当即怼穿,“奈何这是我亲娘,儿不嫌母蠢。”

    “……”司珍香一时哑口。

    本已跨入院门的司柳氏,却回头怒瞪向司浅浅,“怎么跟你长姐说话呢?”

    “母亲……”司珍香想做和事佬。

    奈何司浅浅没给她机会,“母亲还想管我?”

    “怎么!我还管不了你了?”

    “柴房一日游,再了解一下?”

    “你……”司柳氏气噎!一手当即上扬!

    司浅浅却笑了,还走近前去,扬起脸道:“还想打我?”

    “你以为我不敢!?这可是相府!”司柳氏咬牙,已经被气得真要打下去了!

    然而——

    司浅浅却怼道,“我怎么会这么认为?作为生母,你可是无数次为了长姐,亲手打到我痛晕过去!哪怕发高烧,也不会为我请大夫!呵,不知道的,还以为长姐才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吧!”

    “啪!”

    气急的司柳氏,一巴掌真打下去了!

    “母亲!”司珍香惊了!

    司浅浅的手,则拦下了司柳氏打下的巴掌,“母亲,从你十三岁那年,将我打到痛晕、冻麻木在房里时,你就不配管教我了。”

    这话说罢,司浅浅直接甩开司柳氏的手,径自进了相府,去书房找她那个爹去了。

    “你……”司柳氏气到心梗,“孽女!”

    “母亲消消气。”司珍香忙上前劝解,眉头却几不可查的蹙了蹙,暗恨司柳氏这蠢妇一点就着,更气司浅浅吃错了药,发疯一样乱咬!

    搞得追上司浅浅的翠柳,都颇为担心,“王妃,这会不会、不太好?”

    “怎会?”司浅浅反问,“我被司纱纱辱骂、拦打的时候,全府的人都在围观也就罢了,可我到了门口,她司柳氏可问过我一句安好?没有。”

    这足以说明,司柳氏不仅蠢!她还真的、不在意亲生女儿的安危。

    再次印证了这一点的司浅浅,倒不觉得难过,只是替原主不值,因为原主在穿越前是个孤女,所以很想从司柳氏身上获得母爱。

    可惜,司柳氏作为继室,害怕旁人说她苛待继女,楞是将亲生女儿当草养!将继女当亲生。

    从小到大,但凡原主和司珍香有冲突,受罚的都是原主!

    司珍香更是利用原主作为现代人“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性格,将她自个衬托成、端庄大气的名门闺秀。

    将这些理得很清楚的司浅浅,是故意在门口惹怒司柳氏,也是故意让大家都知道,仁善完美的司珍香,是如何让继母对亲生女儿见死不救的。

    “想在我面前装女表,还差点火候。”司浅浅内心一嗤,并不将司珍香放在眼里,反而比较好奇,司丞相为何会让狗秦王带她回门?

    而这个问题……

    司浅浅马上得到了答案。

    因为她在跨入她爹前院时,遇到了褚少阳!

    最关键的是,褚少阳还一身戎装……

    这还不算!

    最最让司浅浅无语的是,褚少阳见到她就说:“浅浅,我是来带你去河内道的。”

    司浅浅:“?”千言万语,大概只有一个字,能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而已上前握住司浅浅手的褚少阳,则是拉着她就走,“马车和行装都准备好了,我们这就走。”

    “我爹同意、我和你、私奔?”司浅浅的声音很飘忽。

    “这怎么能算是私奔?”褚少阳皱眉,“岳母岳母都是同意的,岂能算是私奔?浅浅,你怎么了?”

    “艹!”司浅浅终于吐出满口芬芳,只恨自己的脑洞,没有原文那狗作者那么狗!这样、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