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请叫我天谴

    “还真是套贴心好奖!不过这生存考验,是几个意思?”对此有疑惑的司浅浅,却发现,她手里还没焐热的卷轴,就、就没了!?

    恰在此时,翠柳从屏风外走了进来,“王妃,您果然醒了。”

    司浅浅因而猜测,卷轴只有她能看,一旦有外人出现,它就会消失。

    而走近的翠柳,这会则已蹲下身来,一边温声细语的说了,司浅浅晕后发生的事;一边服侍司浅浅服药。

    此后几日,司浅浅都没见过萧律,她自己就在配合医治的同时,暗中给自己加针,伤势恢复得很快。

    于是乎,某日正在遛弯的司浅浅,就被“堵了”。

    直到乘上马车,司浅浅都不明白,狗秦王怎么说带她回门,就回门了?

    而同上了马车的萧律,倒是解释了一句,“下朝时,岳父与本王聊了几句,御医也说你恢复得挺好,该适当的出去走走。”

    司浅浅这才明白,是她那位丞相父亲,暗示狗秦王带她回门了,立即起身拜谢,“让王爷费心了,妾身惶恐。”

    “不必这般拘谨。”萧律觉得,他这小王妃应是个活泼性子,“想如何便如何。”

    司浅浅迟疑,“……真的?”

    “自然。”萧律肯定。

    司浅浅便试探道:“那妾身就、偶尔放肆了哦?”

    萧律瞧她这样儿,倏然一笑,“嗯。”

    司浅浅就被这忽然绽放的昳丽冶容,震了一下!又见这妖得过分的秦王,还朝她伸出了修长的、腿!?这……嗯??

    “不必偶尔,准你时常放肆。”萧律不希望再看到,小王妃长歪后,糊涂、木讷的模样,是以眼神里,已流露出鼓舞、宠溺之意。

    司浅浅就蛮尴尬,但是……

    既然狗秦王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

    那么——

    司浅浅就抱住了,朝她伸来的某大腿。

    萧律顿时:“……”小王妃果然很喜欢亲近自己。

    内心一叹的萧律,神色愈发柔和,一手也已抚上腿边人儿的发顶,轻揉了揉。

    司浅浅:……

    内心无比吐槽的她,倒是听到马车外,有急促的策马声掠过,“驾!驾——”

    萧律昳眸一凝,正若有所思,却见腿边人儿已伸手撩起了车帘子,好奇的朝外看去。

    一张苍白瘦削的脸,就此撞入司浅浅眼里,脸的主人还说了句奇怪的话,“王爷,是河内道。”

    萧律隐有所料,只能抱歉的、缓收回自己的大长腿,“浅浅,本王临时有事,你且去相府,待本王事毕,便来。”

    “好。”司浅浅乖乖点头,让萧律颇有些不舍的,又揉了揉小王妃发顶,声音柔得不可思议,“乖了。”

    司浅浅:……

    屡次被当傻二哈撸的她,只想说:快滚!

    只是,萧律这头才带人“滚”了,刚要爬回车厢的司浅浅就听到有人喊她,“司浅浅!”

    司浅浅纳闷的循声看去,倒是瞧见了个“熟人”。

    “还真的是你啊!”打马跑到司浅浅跟前的司纱纱,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司浅浅!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脸出门!”

    司浅浅:“……”这位二房堂妹,果然也是渣妹!鉴定完毕。

    “怎么不吱声了?”得不到回应的司纱纱,还来劲了,“果真是没脸吧!来啊来啊!走过路过的各位,可都快来看看吧!

    你们肯定不知道,本小姐跟前这位,可就是大名鼎鼎的!当众给秦王戴绿帽的、左相府二小姐——司浅浅吧!”

    “卧槽!”

    “不是吧!”

    “这位居然就是那位啊!还真没看出来啊!……”

    被司纱纱一声吆喝过来的看客,自然都对司浅浅一通指指点点。

    翠柳就怒了,“你——”

    “啪!”

    上手就特么给了司纱纱一巴掌的司浅浅本尊,不仅把司纱纱打懵了!也把翠柳打哑了,后者已经在呆滞的、看着她家小姐了。

    就是路人们,也是个个傻眼!

    毕竟司浅浅这一巴掌打得真真是响啊!而且打得也太快、太矫健了吧!

    路人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听错了?

    然而,司浅浅开腔“佐证”了自己确实打了人,“司纱纱,你该让二叔给你换个名,叫‘傻傻’得了!”

    “我……”

    “你什么你,本王妃的事,何时轮得到你一届贱民来说道?”

    “我……”

    “愚蠢如你,怕是不知道何为君权神授?本王妃现在可是皇族中人,代表的是圣上!是天颜!你这般当街辱骂本王妃,必遭天谴!”

    “我……”司纱纱傻了!这次是真的傻了!被司浅浅的话吓傻了!

    四周正在围观的看客,也跟着傻眼了!还下意识有点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大家就眼睁睁看着,打完人、训完人的司浅浅,施施然坐回车厢,并扬长而去……

    半晌后,围观群众还有点懵,“刚才这位,真是那位?”

    “咱也不清楚,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有道理,不如散了吧!”

    敏锐觉察出有点不对劲的好事者,正要做鸟兽散!

    “啪!”

    忽朝地上抽了一鞭子的司纱纱,两眼却都冒了火了,“好你个司浅浅!你居然敢打我!”

    围观群众:“呃……”感情您这才反应过来呢?

    而确实才察觉被打了的司纱纱,一鞭子又“啪”在了坐骑上,朝司浅浅一行追了上去,“司浅浅,你少唬我!本小姐可不怕你!你敢打我!看我打不死你!”

    火冒三丈的司纱纱一面策马横冲,一面已朝司浅浅的车厢抽去一鞭子,气势汹汹!虎虎生威!十分能耐!

    看得还没走开的看客,一颗心都悬了起来,“好鞭法!”

    然而——

    鞭子这才抽到半空,还没抽中目标。

    “咚!”

    司纱纱就坠马了。

    毫无前兆的坠马了!

    “卧槽!”

    围观看客都惊呆了!

    更可怕的是——

    “赤律律!”

    明显被惊的司纱纱坐骑!还惊嘶着,朝坠马的司纱纱踏了上去。

    然后……

    “咔擦!”

    司纱纱真被她自己的马,精准踩中了!

    “好家伙!”

    看客们爆发出了惊呼!都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

    然而,已从司纱纱腿上弥漫出来的血腥味,清晰的提醒着围观百姓们,就是这么巧!还巧得非常惨烈!

    这分明是印证了那句,“辱骂皇族,必遭天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