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本王绝不休妻!

    “?”

    司浅浅当时就傻眼了好吗!尽管她已通过记忆晓得,她这亲妈约等于后妈。可她却万万没想到,这还是个“猪”后妈?!

    前面半句话嘛,本能如她所愿,让她顺便自请被休什么的,可这后面半句就……这蠢妇居然自作聪明的,替人家狗秦王拿主意?

    司浅浅已经没眼看了,事实是人家秦王也已经应道,“照丞相夫人之言,本王合该立即写休书,将本王的王妃,成人之美的,送人?”

    这话……

    听在在场所有人耳中,都知道秦王怒了。

    可司柳氏楞是不知,“理当如此。”

    “呵!”萧律被气笑了,“本王没记错的话,被休弃女子,不可再为人妻。”

    “王爷没记错,确实不能,不过老身问过了,少阳那孩子愿意纳浅浅为贵妾,实数有心了。”司柳氏说着,还顺带叮嘱司浅浅,“浅浅啊,娘知道你心气高,可如今也只能这般了,你要认命。”

    司浅浅:“……”已经被气得胸口更痛的她,完全不想搭理这位猪后妈!这是真的脑子有恙吧!艹!艹!艹!

    不断在脑中口吐芬芳的司浅浅就不明白了,就算是后妈!也不该这么明目张胆的,上赶着让女儿去当妾吧!

    可司柳氏就是能!还颇为沾沾自喜,“你啊,也算是命好了,有那救命之恩在前,少阳那孩子,现在满心满眼都是你,已经到丞相府求了你爹多次。”

    “噗——”司浅浅吐血了,真吐血了,也不得不吐啊!是她错了,居然妄想依靠这位深井冰“后妈”,让自己成功被休?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吞回此前说出的、那句想母亲的话!嘤……

    下狠口、咬破嘴吐血的司浅浅悔不当初,原本已怒到极致的萧律,则被她吓到了,“府医何在?”

    “来了来了!”已经候在屋外的金德,赶紧将府医带入。

    府医眼看司浅浅吐了那么大一滩血,也是被吓得不轻,赶紧诊了脉,却发现,人还好啊?!搞得他有点自我怀疑的,再次细诊了许久。

    萧律因而脸色愈沉,以为司浅浅的情况很不好,“司柳氏,你听着,本王绝不会休妻!且浅浅今日若无事,便罢,若有事,你便去京兆府,与你那庶女作伴。”

    “这……”司柳氏懵了,她都不知道,她说的话,有哪里不对?再者!去京兆府和庶女作伴,又是怎么回事?

    萧律见她还在犯蠢,脸色愈青,已经能想象到,自家小王妃在丞相府过的是什么日子了!有如此蠢母,难怪小王妃做事糊涂,必是被这蠢妇带坏的!

    好在小王妃本性纯良,大是大非前,挺有自己的见地,就眼下看来,还没长歪,可前一世……怪他没早早盯着,楞是让这蠢妇,将小王妃带坏了!

    越想越怒的萧律,当即喝道:“来人,将丞相夫人‘请’去柴房!”

    司柳氏更懵了,“王爷,你这是做什么?老身可是长辈!”

    “你还知道你是长辈?”萧律冷笑,“你就是这么给浅浅当长辈的?盼着她被休,盼着她好好的王妃不当,去给人当妾?”

    “不是……”司柳氏很不明白,“您不是要休了浅浅么?你既然要休了她,老身这做母亲的,给她许别家,有何不妥?”

    “本王何时说过,要休浅浅?”萧律冷笑连连,只觉得自己的心口也痛了,他这小王妃,到底是在怎样的豺狼环境下长大?

    “您不休浅浅?”司柳氏震惊了,这显然真的不在她考虑范围内,“不是!您怎么可能不休浅浅?她可是当众给您带了绿帽子啊!就这,您还能留着她?”

    司柳氏完全想不通……

    司浅浅也完全想不通!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妇人?这位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看破不说破啊!

    “噗——”

    司浅浅只能继续吐血了,她怕一再被扎刀的狗秦王,迁怒到她身上,等会就把她和这个蠢妇,一起千刀万剐了!救命……

    好在怒极的萧律,并未迁怒,他只命人立即拿下司柳氏这蠢妇!先将其扣去柴房。

    而满头大汗的府医,就蛮紧张,他真是!没诊察出王妃有何恶化,会导致她频频吐血啊,“这……王爷,小人治不了,劳您赶紧请御医来吧!”

    “金德!速去宫里找御医来!”

    “是!”金德利索而去,他算是确定了,王爷啊!真的很吃丞相府这位二小姐那套,这位啊,也许真能坐稳王妃的位置。

    与此同时,蹙眉凝着吐血小王妃的萧律,已在安抚人儿,“你莫慌,本王不会休你。”

    “……”司浅浅很想说,求休!但是她现在不能说,她只能哭,还得假装很感动。

    萧律见她可怜极了,倒是从袖内取出一张纸来,剖白道:“本王原本确实想休了你,那是因为本王以为,你当真心悦褚少阳,如今既知你不是,嘶啦——”

    说话间,就将休书撕了的萧律,算是清晰、果断的表明了态度。

    司浅浅:“……”她真的哭了!

    眼看着,萧律撕碎的纸上,真有休书二字的她,当时就气急攻心的晕过去了。

    艹!

    她这算不算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对渣妹说,“对!姐姐我真的心悦褚少阳,你带我去找他私奔好不好!”哇——

    司浅浅真的!悔!不!当!初!

    ……

    司浅浅这一晕,自觉晕了许久,还梦见自己浑身金光外放,仿佛旁人在自己身边点根烟,就能烧出几颗“高僧”舍利来。

    吓得她赶紧从梦中醒来,生怕自己化身成“圣”!死了。

    好在她醒来后,看到的还是前一次醒来时,见到的床幔,让她稍稍放心,但她眼角的余光却扫见,耳侧有金光?

    “真有舍利!?”

    疑惑的司浅浅转过头,入目的就是一卷明黄卷轴?

    “难道是赐婚圣旨?”

    司浅浅在冒出这个猜测的同时,也伸手拿起了卷轴。

    “吧嗒。”一包东西随之掉落。

    司浅浅拿了起来,发现是个布包?再打开一看,全是……银针!?明显还是,用于针灸的银针?!

    前世专攻复古中医,擅针灸等古医术的她,确定自己绝没认错,这包针!就是极齐全的,包括长针、大针、圆针等九种针具在内的,好针!

    而且……

    更让司浅浅错愕的是,她打开的卷轴上写着:通过第一关生存考验,嘉奖针具一套。

    所以——

    这包针,是这卷轴给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