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秦王是个美疯批

    阳春三月初一的上京城,沉浸在秦王大婚的热闹中。

    秦王府内,手执却扇的司浅浅,才入喜堂,前未婚夫便失声唤道:“浅浅!”

    少阳哥哥?

    司浅浅循声抬眸,果然瞧见了,竹马褚少阳。

    “嘶!”

    四方宾客,却因她这一抬眸,齐抽了一口气。

    美!

    好美!

    端得是——

    灵眸清如许,花容压朱翠。

    柔肤盛白雪,云鬓引人醉!

    ——反正全场宾客都看呆了。

    褚少阳更是懊悔莫及,“浅浅……”

    这一瞬间,他不禁在想,若是他坚持不退婚,那……

    不等他想完,一名伪装成来宾的刺客,已朝他拔刀大喊,“狗贼!纳命来!”

    “哗!”

    现场顿时一片惊乱!

    不少女宾更是被吓得连连尖叫!

    混乱中,有人还撞了司浅浅一下,让她恰好扑向了褚少阳。

    同一时刻!

    “唰!”

    刺客的刀,恰好刺到褚少阳跟前。

    然后……

    司浅浅什么都来不及想,她就朝褚少阳扑了上去,“少阳哥哥!”

    “嗤!”

    长剑刺入后背心的声音,断了司浅浅后续的话语,但她却感觉不到痛。

    她只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青梅竹马,旋即陷入一片黑暗。

    “浅浅!”

    褚少阳震惊痛呼!

    “浅浅!……”

    一声声呐喊,似真把司浅浅唤回魂了,她原本已经闭上的双眸,重新睁开,却透着不一样的清泠、透彻。

    ……

    痛!

    好痛!

    感觉胸口被插了一刀的司浅浅下意识低头,果然看到自己胸前血红一片?!

    司浅浅:“?”

    这是谁在背后插了她一刀?!

    怒由心生的司浅浅回过头,想看清楚是谁趁她睡觉要她命!

    可忽然涌上脑壳的痛,让她一下子失了神,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纷至沓来。

    然后……

    她好像穿书了!?

    穿的还是那本,昨晚被她吐槽得不行的、奇葩穿越文《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这个认知,让司浅浅就地晕死过去。

    至于被“绿”了头的秦王,他早已拂袖而去!

    ……

    “什么!秦王妃在喜堂上,替前未婚夫挡刀?”

    “你还敢叫秦王妃?肯定是要被休了啊!”

    “对对对,……”

    受到刺激的京城百姓,叭叭得那叫一个激动。

    就连秦王府内,都有不少下人在底议,且因无人管束,很是热闹了小半月。

    昏昏沉沉的司浅浅隐约听到了,意识逐渐清明起来。

    但她才动了一下,耳畔就有惊喜声响起,“王妃,您、您醒了?!”

    司浅浅没应,她正忙着给自己诊脉,待到确定伤势竟无大碍!?

    她才转眸,便瞧见一名约十六七岁的女婢,倒是通过原主记忆想起,婢女叫翠柳。

    与此同时,一名粉裙俏女子,已拎着一只食盒闯入,“二姐,你终于醒了!”

    “?”司浅浅楞了一下,才认出,这是她庶出的三妹——司碧碧,还顺带想起了,在原书剧情里,她这个三妹会来秦王府,是想找机会毒死女主!

    也就是说,司碧碧拎来的这个食盒里,装着一盅毒鸡汤!

    不过这会的司碧碧,似乎并不着急投毒。

    她先放下了食盒,假装关切的问:“二姐,你可还好?要我说啊,二姐你既然心里有褚少将军,当初为何不将就着给他当妾,现在这般……可如何是好?”

    司浅浅原本懒得搭理这渣妹,然而——

    窗外似乎有人靠近!?

    司浅浅灵机一动,顿时斥道,“可笑,谁说我心里有他?我替他挡剑,不过是因为他曾救过爹爹一命。

    爹爹当年为此将我许配给他,而后他虽不守信义,娶了旁人;我身为爹爹嫡女,却不能因此,不报他的救父之恩。”

    司碧碧当然不信这鬼话,“二姐别找借口了,谁都知道,你深爱着褚少将军!”

    “三妹慎言!”司浅浅有理有据的反驳道,“我若对他有情,我完全可以用婚约,让他娶我为平妻,何须自甘下贱的当妾!”

    “话好像是可以这样说,但不管如何,秦王现在肯定容不下二姐你了!你不如笼络好褚少将军,让他求了你去,也……”

    “王爷驾到——”

    忽从院外传入的尖细嗓音,把司碧碧后续的话打断了。

    接着,身穿四爪蟒袍的秦王,已跨入司浅浅屋内,有侍者立即将屏风移开。

    司浅浅便瞧见了,书中那又狗又疯的秦王,一时怔住,只觉其人艳灼入心,气华攫魂。

    有那么一瞬间……

    司浅浅觉得原穿越女主怕不是被屎糊了眼!竟放着如此绝色不要,去给什么褚少阳挡剑!?把一手烂牌打得更烂。

    那褚少阳,相较秦王,真的很一般啊!

    而同样被惊艳到的司碧碧,则是一颗芳心全乱了,声音甜得腻人,“碧儿拜见王爷,王爷万福。”

    有被腻到的司浅浅咽了咽口水,想冲淡喉间的腻味。

    秦王那双昳眸,却带着摄人心魄的锐光,攫住她心神,声似金玉相击,沉而磁浑,“你,并非心悦褚少阳?”

    “是。”司浅浅果断点头,决定先和这个狗秦王周旋一二,否则这狗秦王万一疯起来,现在就把她杀了怎么办?

    可一旁的司碧碧立马就拆台了:“二姐撒谎!你分明……”

    “放肆!”随侍在秦王身侧的一名公公,厉然怒斥,“王爷面前,岂容你无礼插嘴!”

    司碧碧连忙跪地,“王爷恕罪,碧儿只是见不得您被蒙蔽。二姐伤昏了头,许是忘了与褚少将军之间的浓情蜜意,可褚少将军没忘!他还托碧儿给二姐,送来滋补的参鸡汤呢!”

    “胡说八道!”怒然下榻的司浅浅,趁所有人不防,果断将食盒扫落。

    一只银镯还“顺势”从她腕间脱落,她整个人也弱不禁风的朝前一栽!

    “小姐!”翠柳吓得惊呼错了尊称,却来不及扶住人。

    然后——

    “砰!”

    “哐当!”

    本以为自己会“顺利”倒地,已经护好伤口的司浅浅,也不知道为什么?竟……

    就、就栽在了!

    秦王的裤裆前,被秦王俩只有力、隐忍的手,紧握着头、和肩膀。

    这个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