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不请自来的大佬

    今日,在水一方会所被何嘉庸包场,至上午十一点的时候,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

    何依依挽着祖父的手臂从休息室里缓缓地走到大厅,几十步的距离已经遇到四位音乐界大佬上前来打招呼。

    等她把何老送到宴会厅的半圆形小舞台上,回头一看,差点把自己吓一跳。

    宴会厅里不但云集了当前音乐界的大佬们,还有近二十年来歌坛活跃的殿堂级歌手。这些人平时多在电子屏幕上见到,但能有一两个凑在一起参加个节目都是难得,而如今一个个衣冠楚楚地站在眼前,若非何依依知道自己祖父的成就,肯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诸位,非常大家今日能来参加我父亲六十六岁大寿。”何嘉庸扬声打断了众人的私语,待大家安静下来之后,又向众人微微一躬身,说:“何某在此深表谢意。”

    “何总客气了!能来给何老祝寿是我们的荣幸。”一个四十岁左右留着大胡子的男子回了一句。

    站在大胡子旁边的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人也举了举手里的酒杯,笑道:“是啊,能来给老师祝寿是学生应该做的。”

    何嘉庸双手微微按了按,待大家安静下来,方说:“下面,请我的父亲给大家说几句。”

    大厅里立刻响起掌声。

    然而何岳亭老先生刚要说话,会所的老板徐舒急急忙忙的朝着何嘉庸走了过去。何岳亭感觉到有什么事情,便没有开口,沉默地看着徐舒。

    “何总,唐先生来了。一定要来给老爷子祝寿。但是他没有请帖,所以……”徐舒在这个城市也算是有点背景的人,否则她一个女子也难以支撑起这家私人会所。能让她倍感为难的“唐先生”除了那位手眼通天的唐泽九之外,何嘉庸想不出还有第二个人来。

    何嘉庸微微皱了眉头问:“唐泽九吗?”

    “是的。”徐舒为难的看着何嘉庸。

    “他来干什么?”何嘉庸的眉头皱的更深。

    “说是给老爷子祝寿的。”徐舒低声解释。

    何嘉庸的脸色阴沉如水,但还是保持着应有的风度,当然他也知道唐泽九这人是个只能为友不能为敌的人,于是点头说:“来者是客,请进来吧。”

    “好的。”徐舒微微欠身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怎么了?”明溪悄声问何嘉庸。

    “唐泽九来了。”

    一听到这个名字,明溪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皱眉说:“他怎么会来?”

    “不知道。”何嘉庸有点烦躁的拿起手边的酒杯浅浅的啜了一口。

    伴随着紧促的脚步声,一声爽朗的笑声从人群之外传来:“唐某来迟了,搅了大家的兴致,还请何老和诸位明星名流们多多见谅啊!”

    众人各自往两边散开,但见一个身材魁梧披着铁灰色呢子大衣的男子大步而来。身后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红裙少女。

    何嘉庸挺了挺腰板迎上去,客气而疏离地问:“唐总这样的大忙人今日怎么有空来参加家父的寿宴?”

    “哎呀,若不是令嫒昨晚出手救了小女,我一定会后悔终生啊!所以无论如何也得上门道一句谢。恰好今日是何老的寿辰,所以我就备了一点薄礼带着小女来给老爷子祝寿,顺便跟何先生说一声谢谢。你比我成功啊!养了个好女儿!”唐泽九说着,目光从何嘉庸的肩膀上往后瞟,直接锁定了何依依,叹道:“真像啊!”

    这一句“真像啊”顿时让何嘉庸脸黑。想当初唐泽九追求周熙云的时候那叫一个死缠烂打,何嘉庸至今想起来心里都别扭。于是他侧身挡住唐泽九的视线,皱眉说:“唐先生既然是来贺寿的,就请这边入座吧。今日是家父的寿宴,其他事情等寿宴结束之后再说吧。”

    “这位是?”何岳亭缓缓地走了过来打断了何嘉庸和唐泽九的对峙。

    “在下唐泽九,听说何老先生今日过寿,特意来讨一杯寿酒喝。请何老先生先收下唐某的贺礼。”唐泽九朝着何岳亭微微一躬身,又侧脸扫了唐小棠一眼。

    唐小棠从身后一个保镖的手里接过一个红木匣子,双手送到何嘉庸面前。唐泽九抬手把盒子打开,里面明黄色的丝绸衬托着一只碧玉雕琢的七寸短笛。玉质通透润泽,在华丽的顶灯下翻着柔和而剔透的光,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何岳亭懒懒地摆了一下手说:“你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一个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子可不能收。”

    “哟,何老先生这是嫌弃唐某?”

    唐小棠上前笑道:“何爷爷,您就收下吧。您不看我爸的面子,就看我跟依依姐的交情,也不要把我们拒之门外嘛。”

    “哦?”何岳亭看了一眼身边的何依依。

    何依依一直没说话,但心里知道唐家父女这次不请自来也没什么恶意,于是轻轻地摇了摇何老的手臂,小声说:“爷爷,不如先收下吧。”

    何老微微点头。何嘉庸看了一眼身边的明溪,明溪伸手接了盒子,说:“谢谢唐先生了,请入座吧。”

    虽然唐泽九送了一件很是珍贵的礼物,但何家父子对他的到来似乎并不欢迎,不过是维持着场面上的礼貌罢了。若说这仅仅是何家人自持文人不与唐泽九这样的人同流,倒不如说着其中藏着什么隐情。何依依猜不透,只好对这一切冷眼旁观。

    “依依姐!”唐小棠一把搂住何依依的胳膊,开心地问:“今天有草莓慕斯吗?”

    何依依打量了一下唐小棠脸上精致的妆容,摇头叹道:“今天是中餐宴会,不一定会有蛋糕的。”

    “那我要吃……虾仁饺子,有吗?”唐小棠又问。

    “应该有的。”何依依无奈的挑了挑眉梢,又问:“你们真的是来贺寿的?”

    “当然不是。”

    “……”何依依无语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我是来感谢你的——昨晚的事情,多谢你。至于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放心好了,老唐已经都搞定了。”唐小棠得意的笑着。

    “那就好。我带你去找吃的。”何依依拉了唐小棠躲开人群往旁边走。

    虽然这次寿宴宾客如云,但何岳亭却不是一个高调的人。在宴席开始之前他只在小舞台上简单地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便宣布宴会开始,还笑着说大家随意些不必拘束着。于是众人纷纷举杯先一起向何老敬酒祝寿,然后又单独上前去敬或者有私交的各自私底下互相碰杯交谈。

    何依依对这样的喧哗热闹有点不适应,便端着盘子去找了个角落坐下来慢慢地吃。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何依依想一个人安静的吃点东西,却没吃了两口就听见有人喊自己。

    “依依?依依呢?”这是李蕾的声音,何依依顿时皱起了眉头。

    对于周晴岚这一家人,何嘉庸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却一直维持着应有的面子,他不记得今日的寿宴给周家发了请帖,心里很是疑惑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李蕾来了?这位是……”明溪看着李蕾身边一脸阴柔之美的少年依稀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李蕾看了一眼身边俊俏的男子,笑道:“这是周涵呀。怎么明阿姨不认识他?依依可是很喜欢他的,今儿何爷爷寿宴,我特意带了他来给何爷爷拜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