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房本

    何依依进门,明景昕随后进来。

    “哟,居然是莫兰迪色。想不到你还挺有品位的。”何依依打量着屋里的蓝灰色调的英伦风布置,由衷的称赞着。莫兰迪色被称为世界上超温柔的颜色,起源于上世纪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家乔治莫兰迪的艺术美学。它像是给所有的颜色上蒙了一层灰色的薄纱,中和了原有的艳丽和厚重,寻得一种宁静而高贵的艺术平衡。

    这套房子以黑白灰的精准适配作为空间的主旋律,开启了高级灰的格调。木褐色的柜体,雾霾蓝是的吧椅,灰色的沙发等构成了莫兰迪体系的阵营。蓝色和灰色的调和,使得雾霾蓝包含内敛的气质,跟明景昕这个人很像。

    明景昕任凭何依依随意打量着自己的居室,径自进了卧房,没多会儿换了衣服出来又进了厨房。

    厨房是敞开式的,餐厅和厨房之间是一个料理台,纯白的石材台面上放着一瓶咖啡色的干花,凝固的时光被小心的珍藏在花瓣里,不让它逃离。何依依的指尖在花瓣上轻轻地拂过,叹道:“你的品位还不赖。”

    明景昕默默地把煮蛋器连上电源,又放了两个鸡蛋在里面。

    “这大晚上的你用鸡蛋做宵夜?”何依依伏在料理台上地问。

    明景昕依旧没说话,只是默默地去了书房。片刻后,他从书房拎着一个小药箱放在吧台上。

    何依依打开药箱翻找的时候,明景昕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直接按了免提。

    “祖宗!你没事吧?!!”杜悦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焦急。

    “有事说事,没事我要睡了。”明景昕冷声说。

    “你自己去网上看,这才不到一个小时,你已经上热搜了!英雄救美就算了!还一下救两个!你真是够爷们儿!”杜悦气急败坏的吼着。

    “知道了。”明景昕面无表情地敷衍了一声,修长手指一抬,直接把电话挂了。

    何依依忽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个传闻,忍不住幸灾乐祸的问:“你就不怕有一天杜悦把你炒了自立门户?”

    明景昕看了一眼医药箱,以眼神催促何依依快点给他擦药。

    算了,道破天机不是什么好事。况且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她才不会干呢。何依依摇了摇头,从医药箱里翻出一卷白纱布和一瓶碘伏药水,问:“这个行吗?”

    明景昕嫌弃地皱了皱眉头。何依依有点恶作剧地笑了笑,说:“不说话那就是可以了。”说着,她拧开碘伏药水瓶,用小镊子夹了一块棉球就往明景昕的嘴角上按。

    明景昕没有躲,这让何依依很是纳闷。一时间也不好再捉弄他,而是小心翼翼的把那块乌青擦试了一遍。

    一时间安静下来,厨房灶台上的锅里水开了,发出咕咕的声音。何依依忽然间有点恍惚,自己重生在他床上的场景再次浮现,让她多少有点不自在。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宁静。

    何依依忙收手,掩饰地转身去看锅里煮的鸡蛋。明景昕则转身背对着厨房接电话。

    “喂,何叔叔。”明景昕低沉的声线从背后传来,何依依捏着勺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景昕,你妈妈刚才随手刷微博看到了你打架的事情。她很担心你。”

    “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

    “你……”何嘉庸话没说完,手机被明溪拿了过去:“景昕,你怎么样?”

    “我没事,现在已经回了创世花园这边的公寓。”明景昕低声解释道。

    “我看到了他们偷拍的照片,那个上了你车子的女孩儿是不是依依?”

    “……”明景昕回头看了一眼何依依,低声应道:“是。”

    明溪立刻严声责备:“景昕,你怎么能带着妹妹去那种地方?还打架?!”

    “妈妈,已经十点半了,你再不睡觉的话,明天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儿可不好看哦!”明景昕的声音忽然变得特别低柔。

    “肉麻。”何依依搓了搓自己手臂上,把煮锅里的鸡蛋捞了出来。

    明景昕没听清楚何依依的话,挂掉电话之后转身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何依依把白水煮蛋装到碗里送到明景昕面前:“明总,热搜的事情你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天天有事情上热搜,我们这点事儿算什么?说不定一觉醒来就被别的事情给挤下来了。”

    “有道理,你说……我要不要把周涵跟宋沅在洗手间打架的录音给放出去?”

    “这么好的筹码你舍得在这个时候放出去?”

    “也是。我原本是留着它另有用处的。”

    “那不就得了。”明景昕拿起碗送到水龙头上用冷水冲起来。

    何依依看他一脸的冷漠,挑眉说:“没什么事我得走了,都这么晚了,若是爷爷发现我跑出来了就糟糕了。明天可是他老人家的寿宴,可不能惹他生气了。”

    “你还记得明天是爷爷的寿宴?”明景昕把鸡蛋在吧台上磕了几下,麻溜儿的把蛋壳剥掉,然后把鸡蛋放在自己的嘴角上来回的揉着。

    何依依这才明白他煮鸡蛋原来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那张脸。

    “你慢慢滚,我走了。拜拜。”何依依拎了自己的包就往外走。

    “等下。”明景昕说着,走到门口在一个电子屏侧面按了一下。

    屏幕打开,小区门口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何依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这么多人围在这里?这些人一看就是蹲点的行家里手,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吧?”

    “你这会儿如果出去,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了。”明景昕凉薄地扫了何依依一眼,转身回去懒懒地靠在了沙发上。

    “那怎么办?我……”何依依心想我总不能在这里过夜啊!

    “电视柜右边的抽屉里的东西,自己去拿。”明景昕仰着头靠在沙发背上,继续用鸡蛋滚着自己的伤处。

    何依依走过去拉开抽屉,看见一个印着创世花园房产标致的档案袋,她伸手拿起来举到明景昕面前:“喏,给你。”

    “给你的。打开看看吧。”

    “给我?”何依依诧异的看着明景昕,后者眼皮都没抬。

    何依依摇了摇头,把档案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除了购房合同,以及房屋验收证明以及水电燃气暖气等各种缴费单子之外,还有一本红彤彤的不动产证。翻开不动产证之后,何依依看见自己的大名赫然印在所有人那一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