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我的朋友

    何依依纳闷地看着他,问:“你一个人来的?”

    “怎么,我就不能一个人来喝酒?”

    “你就不怕遇到狗仔或者粉丝,把你围堵到这里?唔——题目我替他们想好了:天王明景昕深夜酒吧买醉……”

    明景昕笑着摇了摇头,说:“你这样的标题可上不了热搜榜。我觉得他们会说:明景昕酒吧泡妹,初恋女友or秘密情人?”

    何依依挑了挑眉稍,忽而一笑,前倾了身子把胳膊压在明景昕的肩上:“哟,想不到你挺玩的开啊。连‘初恋’这样的词都想出来了,不去小媒体干策划真是可惜了。”

    明景昕轻笑着打量着何依依,眼神暖暖的还带着一点不清不楚的暧昧。

    “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吗?”何依依抬了抬下吧,眯起眼睛看着明景昕。这个男人一向洁身自好,上辈子到自己死都没听到过他的绯闻。想不到重生回来要重新认识他了。

    “你像是换了个人。”明景昕一双墨色的眸子像是千尺深潭一样清凉无波。

    何依依心中一紧,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异端。她眯起眼睛魅惑一笑刚要反唇相讥,便听见身后有一个女人低声责备:“景昕,你怎么不进去?”

    何依依有一种被抓包的心虚,默默地把放在明景昕肩上的手臂拿了回来。

    “你是谁?”杜悦皱眉看着何依依,像是看着一个偷偷拱了她家大白菜的猪。

    明景昕立刻替何依依解围:“悦姐,这是我朋友。”

    “朋友?”杜悦立刻朝着明景昕飞去一记眼刀,“你现在正在被某些人的脑残粉泼脏水呢,你是嫌事儿不够大?你就不能跟让我省点心嘛!”

    明景昕笑道:“放心,公司给您买了双重的健康保险。”

    “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杜悦转身立在明景昕跟何依依之间,若有所思地问:“我看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杜老师,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何依依对杜悦的反应并不生气,且很有礼貌的欠了欠身。

    “啊!是你!年前刚拿了一个什么网络新锐文学奖的美女作家!”杜悦一下子变得热情起来,“你那本书的版权卖出去了吗?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公司合作?”

    “不好意思杜老师,我的版权想要自己经营。如果可以跟贵公司合作我也很期待的。”何依依知道明景昕不属于任何娱乐公司,因为他自己就是天耀娱乐公司最大的股东。只是这个人一向傲慢不屑于应酬,从不在公众场合以天耀娱乐大股东的身份出现。

    杜悦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说:“那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吧,我很看好你的作品。”

    “杜姐。”明景昕打断了杜悦,“她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情我跟她谈就好了。”

    “景昕,在公司你是我老板,但在外面我是你的经纪人。关于公司做什么决策自然是我听你的,但在外面这种场合就应该你听我的。这是我们合作的前提条件,不是吗?”杜悦不愧是金牌经纪人,连老板都能怼上天。

    明景昕淡淡的扫了何依依一眼,说:“跟何小姐合作的事情是公司的决策之一。所以这件事情由我亲自谈。”

    杜悦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从没见你对那个姑娘这么上心啊!”

    “她是我朋友。”明景昕一脸认真。

    “我跟他不熟。”何依依挑眉嘲讽地看着明景昕。

    “?!”杜悦一脸见鬼的表情。

    明景昕一脸平静地催促道:“你不是约了晨煌的陈总和余导谈事情吗?快去吧,那两位都是圈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放人鸽子不好。”

    “这……不是说好咱们两个一起过去谈吗?”杜悦强忍着心里的崩溃质问明景昕,“你该不会想着要放他们两个的鸽子吧?跟他们的合作是公司已经会议通过的决策!”

    明景昕忽然脸色一变,抬手捂着肚子说:“刚我喝了一杯酒,这会儿胃好痛。你跟陈总和余导说一声,下次我做东,请他们打高尔夫。”

    “你……”杜悦想说你什么时候成戏精了?

    “你陪我去医院。”明景昕说着,伸手拉了何依依就往外走,还不忘回头叮嘱杜悦:“记得帮我们买单啊。”

    何依依晕晕忽忽的被明景昕拉着出了酒吧,被外面的冷风一吹,脑子立刻清醒过来。一甩手,不耐烦地问:“你干什么?”

    “上车。”明景昕把她推上车子的副驾。

    何依依在上车的瞬间敏感的回头,捕捉到一个托着相机的人。“有人偷拍。小心他们曝你酒后驾车。”她皱眉提醒道。

    “无所谓。”明景昕把车门关上,绕到另一侧驾驶座上车。

    何依依原本不想多事,只是出于好奇往那边暗处扫了一眼,重生以后特别敏感的听觉再次发挥作用,她清楚的听见了一个女孩痛苦的沉吟声,像是被人捂住了嘴,声音只能从鼻息间发出,让人倍觉痛心。何依依的脑门一热,便推开车门下了车。

    “你干嘛去?”明景昕不悦地问。

    何依依没有回答明景昕,只是拎着手里的包快步往停车场一角的暗处走过去。

    明景昕预感有些不妙,可他又不好跟出去,遂挫败地骂了一句脏话,拿出手机打电话找人。

    何依依尚未走进那片暗影,便听一声猥琐的笑:“小妞儿,乖乖地听哥哥的话,一会儿保证让你爽炸天……”

    “唔……唔……”是女孩儿愤怒的沉吟声,声音很闷,一听就是被捂住了嘴。

    “哟,小妞儿胆子挺大啊!敢一个人过来。”那个拿着相机的男人早就看见走过来的何依依,但却一点都不害怕。

    何依依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勾人的笑容:“几位,缠着一个没长开的毛丫头有什么意思?你们放开她,姐姐陪你们玩儿。”

    那个捏着少女肩膀的男人立刻笑了:“嗬!这姑娘对我的胃口。”

    拿相机的男人立刻提醒那人:“这妞儿怕是带刺的。刚我看见她跟明景昕一起从里面出来。”

    何依依扭头看着相机男,嫣然笑的:“我还以为你是专拍绯闻的马仔,想不到却是个有色心没色胆儿的傻瓜。”

    “嘿!你这一张小嘴还挺毒!”相机男把手里的相机收起来想要做点什么。